月下萧声

爱到深处,才明白“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打印 (被阅读 次)

杜离是个身材纤细,柔软的长发扎成马尾,不笑的时候,墨黑的眼眸星光内敛,隐隐的透出和她年纪不相符合的忧郁。但是这忧郁也是吸引人的,于是男学生大都知道,学校里有一个林黛玉一样的美人。她是中国音乐学院的学生。专修古筝,但酷爱吹箫。

  其实杜离只能称为美女,那是因为她有一个美丽的妈妈。爸爸的老朋友常伯伯提到妈妈说:“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懂么?”杜离想着已故去的妈妈,黯然神伤。。

  窗外,清风阵阵,点点杏花随风吹入屋中,淡淡的娇媚,落入杜离的眼中,仿佛回到了一些年前,在那开得热热闹闹的杏花树下,正安稳的站着一个男子,清风拂过,片片的花瓣在空中盘旋交织,如一场春日的细雨,更如同一个瑰丽的梦境。

  不用闭上眼睛去回味,那树下的男子,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发丝,衬着如同初雪一般洁白得耀眼的衣衫,在风中偶然的回顾,所有的前情往事,早已深深的刻入了她记忆的深处。

  看向前方,那里是玫瑰与百合的天堂,有乐队在奏响婚礼进行曲,不远处还整齐的支起一排太阳伞,伞下有铺着雪白桌布的自助餐台。。。。杜离的梦想婚礼就是这样的。。。新郎就是杏花树下的男子关若凡。 她不能忘记那男子的笑容,那是三月里最美的太阳,光芒流转间,冰雪消融,万物复苏,那也是四月里最温柔的太阳,光芒抚照大地,让绿叶伸展,桃花盛开。可是那天终究是没来 。 

  回首半生匆匆恍如一梦,你像风来了又走,我心满满有空。。如果能够永远这样,远离生死爱恨,每天一个人在海边,看潮起潮落,然后赤着脚,用最贴近大地的姿态走过每一条街路,该……多么幸福。

  她是一个真正出尘的女子,肌肤莹白如玉,眼神清凉如水,一笑起来,唇畔梨涡隐显。那真是什么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了。

  在那似水的年华,又到了花开的时候了,窗外风吹过花影摇曳,梨花似雪,月色如水,映在窗纱之上花枝横斜,欹然生姿。每年这个时候,总是喜欢在一片片山花中静坐,这样觉得自己的心很平静,人也变得通透。一沉吟,便竖起长箫,吹了一套《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那些听的人只觉箫调清冷哀婉,曲折动人。静夜里听来,如泣如诉,那箫声百折千迥,萦绕不绝,如回风流月,清丽难言。一套箫曲吹完,屋中依旧鸦静无声。

*《小重山》借助古人篇

  远处忽响起古琴之音。倒似有意跟她唱和似的。”此番弹奏的却是一套《月出》。那琴乐中霸气犹存,并无辞曲中的凄楚悲叹之意,反倒有着三分从容。只听那琴曲将一套《月出》吹毕,久久不闻再奏,又从头吹遍。杜离终忍不住竖箫相和,一箫一琴,遥相奏和,居然丝丝入扣,一曲方罢,琴声收音干脆清峻,箫声收音低迥绵长。

  后来关若凡来找她了。他说:“好找!”到处打听,才知道,这才女竟然是本院管弦系的“林黛玉”。从此他们认识了。相爱了。。。这合弦是唯一的爱情见证。

  然而,就在他们结婚前,关若凡去了美国参加滑雪,一去未归,魂断雪山下。。。从那起,她再也没与任何一个人和弦。

  这一天,又来到了花海中独自徜徉,虽然还是早春,灿烂的山花还是引来了许多的蜜蜂、蝴蝶。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一些小的鸟雀也嬉戏其间。

  爱,是一种思念,一种渴望,一种期许,在生命的某个时段的不可缺失的依赖。走过岁月最光鲜地韶华,开始茫然混沌,是否真的有一种称之为“爱情”的情愫,那一种彼此吸引的魔力,让相恋的彼此执着与彼此,再也顾不得其他......   梦见花时雨,一段情,二十年的回忆,懵懂无知时的相遇来不及思忖太多,已经分别。待到清醒时,那人已离自己的世界那样遥远,那样的不可触及的距离,连思念都只剩下的种种假设。

 她走在那堤上,整个堤上都是杏花与杨柳,杏花如云如霞,杨柳碧玉妆成,举头望去只能看见红的杏花与绿的柳丝遮住天空,就像是仙境一样。

  而她早已明白,梦可以让她沉迷,却永远无法让她忘记。有时会觉得人生犹如一次旅行,在每一个站点有些人上来,有些人自然要下去,都不过是彼此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不必太执着,太认真.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月下,她拿起了萧,再一次吹起《小重山》,却再没有琴曲和弦。。。

lilac_北美7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二哥李白' 的评论 : 问候小儿哥李白,谢谢支持!周末开心!
小二哥李白 发表评论于
唯美的箫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