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减税方案对美国大学的负面或正面影响

打印 (被阅读 次)

不少朋友问我这次美国减税对美国大学特别是大学学费的影响,我就此议题写过两篇文章,这次统一回答那些进展性的信息,就我所知道的,但愿准确。众议院和参议院现在还在合议最后的减税法案,耶鲁已经动员在DC的势力游说美国国会。

众议院和参议院同时对美国高校的税收措施是:对美国平均每位学生有50万捐赠基金的大学(众议院可能低些)的Endowment的纯收入课以1.4%的税率;抹去美国民众向大学捐赠免税的条款。这势必抑制美国富人的捐赠热情,让美国失去有别于欧洲的特色,耶鲁捐赠基金管理教皇式人物David Swensen已经著文公开反对。众议院的方案更是令人失望,这个条款在参议院里没有:研究生不能拿到手的学费必须作为收入交税,所以耶鲁研究生的税率会涨三倍。这个涉及面会很广,参院又没有,所以我的直觉是实施的可能性不大,不然美国的研究生院真是读不起了。众议院的法案还抹去了研究生或职业学院学生的贷款利息抵税的条款,真是雪上加霜。对我们孩子免学费的5.1万美元的福利征税在众议院里有,参议院不清楚,这个因为涉及的人数少而没有游说的力度,可能会通过,所以未来三年我们会多交4.5万美元左右的税款。这些已经说明美国共和党人对科学与教育不感兴趣的实质,川普也从巴黎协定退出而成为地球的敌人。那就好了,让他们天天去读圣经。

如果美国国会对学费征税的条款真能实施,唯一我可以想到的对美国大学的正面影响,就是会迫使美国大学学费的巨大泡沫早日破掉。这个原始诱发点可能来自国会对研究生学费的征税,既然美国研究型大学长期对研究生的学费豁免,为什么他们不能说研究生学费为0而必须说是每年的4万美元学费全免了?这是美国大学为了公共关系的面子的需要,可以对经费来源机构或美国大众说自己多么慷慨。其实事实并不尽然,美国科学的很多重大的发现是研究生们亲手做出的,而他们当时是拿着比他们的同龄人低很多的收入。

我至少十年前就说过美国学费的泡沫比房子的泡沫还要严重,迟早会破的。依照这种涨势,现在出生的孩子将来需要花费70-100万美元读完耶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预测泡沫而获得诺贝尔奖的Bob Shiller不愿谈学费泡沫,那是因为他自己在大学(耶鲁)当教授。美国私立大学每年5-6万的学费(加上生活费近7万)很多美国人付不起,哈佛耶鲁必须给至少一半的家庭助学金才行,现在的发展是部分美国医学院都按需发放助学金。所以美国巨额的大学学费对美国人是虚的,同级著名大学因为竞争关系不可能自动降学费。20多年前,圣路易斯华大医学院降过学费,但是外界以为学校出了问题而致使申请人数减少,富有的Caltech根本不需要通过对只有300左右的本科生收学费而运转。美国大学的本科学费巨贵更是苦了外国学生,因为他们很少得到助学金,但是前几天我的国内学生家长告诉我:他们也得到了爱荷华大学的2.8万美元的总资助。

川普的减税方案肥了富人和生意人,这是肯定的,但是从总统到国会议员在外面都说是为了普通老百姓,这就是美国的政客,左和右派都一样。美国黑石集团总裁苏世民(Schwarzman)是川普总统的人无疑,他曾拿出一亿美元在清华办苏世民学院,朋友说这次减税他会收益至少1B(10亿美元), 那可以多办几个苏世民学院了。苏世民还是具有捐赠精神的富人,他在耶鲁、北京和纽约公立图书馆都有捐赠的大手笔,哪位能在宾大找到以川普名字命名的楼或讲座教授?

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美国华裔的中产阶级还为富人获大利的减税欢呼?标准抵税确实翻了倍,小孩的Credits也增了几百,但是Exemptions和州税抵联邦税全没有了,最多只是一个平手。至于减税可以刺激经济?芝大Booth商学院的压倒性经济学家和美国大公司总裁的大多数都不这样认为。

苏世民(Schwarzman, 左)和耶鲁校长在未来的耶鲁Schwarzman Center前。苏世民为此捐了一亿五千万。

耶鲁大学的总投资官David Swensen。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谢谢留言,保守派经济学家写得啰:)
Rosaline 发表评论于
Lingzi68 真是引用了一个太好的故事!解释了疑团!
四则旧舍 发表评论于
>> lingzi68 发表评论于 2017-12-06 17:34:26

Excellent!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同意版主。
少交几百刀的税,多交几千甚至几万刀的费,
这应该就是大多数华人得到的税改后果。
lingzi68 发表评论于
【转发】美国关于税收的段子:波多黎各破产了。 这个曾经如此繁华的美国殖民地,因为政府不断膨胀,税负不断增加,人口不断减少,即使众多华尔街大鳄几番输血, 最后还是不支倒地了。

去年, 我们新泽西州第一纳税大户亿万富翁David Tepper 搬到了没有州税的佛罗里达州,马上就造成了新州的财政预算危机, 我们的汽油税随之就不得不增加了。? 富有的康州目前也面临着极大的财政危机。 原来,像加州,纽约州,新泽西州,康纳狄格州和马里兰州这些民主党的重镇,收入最高的百分之一富翁所交的税占了州财政收入的1/3以上。

于是我想起了以前读过的一个喝啤酒的故事。? 它的作者是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

故事如下:

有十个人每天出去喝啤酒,而每次所花的费用总共是 100美元。 他们支付帐单的方式,先是采纳AA制, 每人支付一样的钱额。 但这样就有四位经济条件差的“弱势群体”(穷人)无法参与享受喝酒的欢乐了。 于是他们采用一种支付方式,具体跟我们的税收制度是一样设计的, 也即大家喝一样量的啤酒,但支付的钱额却是按照各自的财产来分配的。 那么:

*前四个(最穷)的人将不需支付任何费用。
*第五人将支付1美元。
*第六人将支付3美元。
*第七人支付7美元。
*第八人将付12美元。
*第九人支付18美元。
*第十个(最富的)人将支付59美元。

这十个人每天在酒吧喝酒,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支付安排,直到有一天,酒吧主人给他们出了一道难题。

“既然大家都是这么好的客户”, 他说,“我要从你们每天喝啤酒的钱中减掉20元”。

现在十个人喝酒总共只需支付80美元了。

大家决定仍然要按现有税制方式来支付帐单,并保证前四个人则不受影响仍然喝免费啤酒。但对于其他需要支付钱额的六人人 ,应该怎么才能“公平地”分掉这20美元的意外收获呢(减税)?

他们意识到,20美元除以6是3.33美元。但是,如果从原先需支付才能喝啤酒的六个人的每一个中扣除同样的3.33美元的份额,那么第五人和第六人不但白喝啤酒还额外拿到别人支付的钱了(也即,第五人能拿回2.33美元;第六人能拿回0.33美元)。因此,精明的酒吧老板说,“公平的做法是从每个人的原先支付费用里按比例扣减相应的金额,而不是扣减一样的数额”。于是,他便算出了每人现在应交的金额:

*第五人现在如前四位穷人一样,可以喝酒而不需支付分文(原先支付$1美元,现在全免除了。省掉100%)。
*第六人现在只须支付$2美元,而不再是$ 3美元(省掉33%)
*第七人现在只须支付$5美元,而不再是$ 7美元(省掉28%)
*第八人现在只须支付$9美元,而不是$ 12美元(省掉25%)
*第九人现在只须支付$14美元,而不再是$ 18美元(省掉22%)
*第十人现在只须支付$49美元,而不再是$ 59美元(省掉16%)

这样的安排似乎很不错:六个人中的每一个都比以前少支付了钱,而前面四个人还可以继续喝免费啤酒。同时,前面六个人的扣减百分比例也逐渐递减,最富的人扣减最少,完全符合公平原则及照顾弱势的精神。

但是,一走出酒吧,大家便开始比较自己的得失了。

“我从这20美元里只得到1美元”,第六个人说。然后他指着第十个人:“但他却居然得了10美元!”

“说的没错”,第五名喊道: “我也只省了1美元! 这太不公平了,他居然拿到比我多10倍的钱!”

“对啊!”第七个人喊道: “为什么他得到10美元而我只得到两美元?有钱人占尽了所有便宜!”

“等等”,前面那四个免费喝啤酒的男子齐声叫道: “我们没有得到任何东西。这真TMD是个剥削穷人的社会!”

于是,前面九个人一起动手把第十个人痛打了一顿。

第二天晚上喝啤酒时分,第十名男子没再露面。 所以九个人就坐了下来继续喝他们的啤酒。但是,当准备付账时,他们发现凑齐了各人的钱额,全都加起来还不够支付账单的一半!

各位父老乡亲,这,就是我们税制的设计及运作。 那些支付税赋最高份额的富人自然应从减税中得到最大的获益。 若给他们赋以重税并攻击他们,他们就可能不再露面。他们可能就会到别的优待他们的好地方喝酒去了。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所有NIH RO1s都沒有学生学费的预算。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那也只能说你看到那个grant里没有学费。不能代表其他学校,也不能代表其他funding agencies.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2017-12-06 13:15:53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NIH Grants的预算里面,没有给研究生的4-5万学费的预算。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C11' 的评论 : 多谢了,没有想到哈佛就是这样算的。我刚跟另一位教授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也直接这样说,算在你女儿身上最好,华大作为官方恐怕不敢这样做,自己这样做。因为虽然我们家长是受惠人,但是学费是女儿的学费。这个华大已经号召大家对国会议案抗议,真正实施时我们也会反映的[Shake][Fight]
XC11 发表评论于
关于哈佛的助学金,因为算作学生的收入,用你的孩子的税率算,5.1万减去1.2万,剩下的交12%,大约4800 一年,没有你说的那么多。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C11' 的评论 : 你用4万左右的学费试试。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laynice' 的评论 : NIH Grants的预算里面,没有给研究生的4-5万学费的预算。
XC11 发表评论于
救算研究生学费算为收入,扣掉个人减免,只有12%的税,2000 dollars 左右一年,不至于上不起。
狮子羔羊 发表评论于
there is a promise about the education in the US: nobody is too poor to go to college.
that is the american dream in my mind, there is the hope for the youth rich or poor. Trump broke the promise.
四则旧舍 发表评论于
文章不错。但是第一张照片正中心的人物,捧着一张UAW的牌子。UAW(United Auto Workers)是个吸血鬼的工会组织。以这种极端组织的照片作为您的题图照,可能会减少您文章的说服力。

“州税抵联邦税全没有了” - 这是故意的,惩罚高州税的州如加州。州税抵联邦税本来是联邦给州税的补贴。取消这个补贴,可以让通过增加州税更困难。未尝不是好事。
playnice 发表评论于
大学没有给研究生免学费。都是从研究基金上走的。作为家长和/或学生看不到这笔开支,并不能说明是免费。
Danning1 发表评论于
美国2院2党, 越玩越不象话
老农民说两句 发表评论于
很好,可以剔除那些混在学校7,8年学一些百无一用的垃圾专业的低端博士生。这些垃圾专业专门培养白左。
stem这样的实用专业,毕业很快的,出来拿高工资
另类思考者 发表评论于
给富人减税,给学生增税,很混蛋的税改。
tellmey 发表评论于
美国大学搞一言堂, 太左了,走向病态,直到吃苦头才会醒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