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我是假洋鬼子(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段时间,都是两年回一次国。那一年,因为孩子年迈的爷爷身体一直不太平,又在电话里流露出对孙子的深深思念,我怕让老人家落下什么终身遗憾,所以孩子一放春假,就带着他回到了阔别了多年的故乡。

如果我一个人回去,是可以将就住在家里的,第一次回国就是住家里,因为屋里屋外一样冷,除了长冻疮,还不能天天洗澡,三天,是最大的极限,没有洗澡的第三天,感觉皮肤的肥沃程度,可以用来种点什么菌了。我知道儿子绝对忍受不了这个,所以回去前就跟家里商量好,在四星宾馆里订好了房间。

飞机到达上海已经是傍晚,再搭亲友的车回到家,已经晚间九、十点多钟了。匆忙地见了下父母和孩子的爷爷奶奶,就赶紧去了订好的宾馆。宾馆的装璜是一流的,可是一走进房间,就傻了眼,看上去七成新的地毯上,好多被烟头烫伤的斑点,而且地毯显然很不干净,儿子习惯了穿袜子在地毯上走来走去,结果我放好东西就发现他的白袜子已经灰掉了,我只好让他穿上那种纸质的拖鞋,谁知他穿着去了趟洗手间,打了个滑,虽然没有跌倒,但是脚扭了一下,这刚回到故土,他就负了轻伤了。没有办法,只好让他换上旅游鞋,他才能正常走路。才正常走了会儿,突然又喊,“ 妈妈,你看这个是什么?” 我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一看,原来是那种宣传,还有很暴露的俗媚图片和电话,好在儿子的中文还没有灵光到可以读懂那种儿童不易的宣传,我什么也不解释,就扔到了垃圾堆里。转过身去检查被子,发现一床很洁净, 另一床却有股淡淡的烟味,靠被头处还有几块污迹,这怎么行,万一有人睡过,万一什么人还儿童不宜地睡过,那太可怕了,不行,这床睡不下去。想到这里已经全身发痒,我要喊服务员给换一换。

跑到他们的值班室, 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再把家乡话一说,嘿嘿,那值班经理思考片刻就答应来看看,我回到房间里安静等待,十几分钟后她来了,看上去很认真地检查一翻后说,“ 这个没有人睡过,我们认识叠痕。” 说着她就要走,我不能前功尽弃啊,拉住她说,“你闻闻有烟味啊,而且这里都脏了一块了。”她底下头闻了下说:“ 哦,换了一段时间了,这个房间以前是一个人住的,他没有睡这张床,所以没有换,可能他坐过这里。”

坐过和睡过有很大区别么?

我再次请求她给我换一床被子, 因为闻着那来历不明的烟味,看着那团坐出来的污迹,对于想象力比较丰富的我是无法入睡的。

她居然还说,“ 家里也有烟味啊,我们是白色床单,所以容易显脏,家里的花被子,看不出脏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跟她解释 我刚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从加拿大来,真的不习惯房间里有这样的气味和污渍,请求给换床干净的,不然将一夜无眠。

她从上到下来回打量了我好几遍,又看了眼完全听傻了的儿子,答:“ 我不跟你急了,不跟你急了,我马上找人带你换,祝你旅行愉快!”

她转身出去了,我等了会没有来,出去看看,听见有人在值班室那头喊:“拜托啊,你去换一下805的床单,他什么的,这么晚了,来了两个假洋鬼子!”                     

被人称做假洋鬼子,的确不舒服,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跟人打口水仗也没有那个精神了,看她们给换了雪白崭新的一床被子,气也就消了。

其实从入境那会儿开始,从边境官员的眼中我就读到了那四个字了,虽然他们用英文问我问题,我也用英文回答他们问题,但是他们对我们这些 “假洋鬼子”的态度是有别于真洋鬼子的。 嘿, 人就是这样,你明明和他一样的皮肤一样的脸,却偏偏拿着外国护照,他的心里对我们肯定有些特殊的想法,或者还有几分不理解吧。

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我们似乎在哪儿都是客了。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共同的感触啊!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服务,只能呵呵了。说实话,我很怕住国内酒店,哪怕最高级别,都觉得不干净。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是的啊,大多数人都有洁癖,我家乡下婶婶来住,也要给她全新的被子,人家嘴上不讲,心里知道我们尊敬她!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经验之谈:))
cxyz 发表评论于
住过国内的四星五星, 感觉服务和清洁程度都不能让人完全放心。
Norstar 发表评论于
回国最好住总部在美国的酒店,一般服务和卫生差不道哪里去,实在不行还可以回来后找总部告状(这是国内分店不敢太差劲的原因之一)。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周末愉快!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都有同感!祝橄榄枝周末愉快!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asonkahn' 的评论 : 这个嘛,是你的看法咯:)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每座城市都有美的地方,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神迷' 的评论 : 这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jasonkahn 发表评论于
个人体会:在越是开放比较充分的城市,对国外客户的区别对待越是在减少。遇到服务质量问题,反映问题要求解决尽量就事论事,未必需要强调自己的国外身份,该解决的问题不论是国内客户还是国外客户都应该解决。其实国外呆久了不意味着适应性就差了,即使在美国加拿大也避免不了开车到半夜高速边上找个小MOTEL价格不菲也有烟味(或许大麻?)或不满意的地方,那时也得习惯不是?

其实上海常住的假洋鬼子也有几十万,过客更多。但常住的一般都知道其实那美国加拿大护照在中国除了少交点税没啥用,带不来其他啥优待:-)
南国铁树 发表评论于
我这次回去,也碰到一次烟味很大的房间。找到酒店前台,他们上来检查,马上给换了。最满意是在宜昌。
神迷 发表评论于
想来想去,中国的护照不能丢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裙绿意' 的评论 : 好人是大多数,我写得口罩那篇就是另外的感觉。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是的,我的孩子属于能够忍耐的,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人口太多,很多事儿就难办了!
红裙绿意 发表评论于
好像我还幸运,重庆人都热情友好,还有人会说,“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国外长大的”,问怎么讲,“看他们好老实嘛”。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哎,这类的事情在国内时常发生的,只能凑合将就将就,我们这一代人是到哪都是二类待遇啊。
主要是孩子很难适应,更没法将就的。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哎,这种酒店真是让人住得不放心。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我们到哪儿都是客了,除了自己的一亩三分田。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酒店同为四星差别可能会很大, 我们带儿子回国, 他也是诸多的不习惯。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可不就是嘛,还有更奇的呢!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拔根头发就能帮人,实际上是一个恩赐,但不是人人懂得!
晓青 发表评论于
真是啥人都有。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这种酒店是有些怕人。 我们有次在地铁里和女儿讲几句英文,那个时候女儿不爱讲中文,人也小,也被人家说。最主要的是她坐在我和女儿的中间,请她和我们换一下位置我可以和女儿在一起,她白白眼不肯,还故意打电话给她的朋友骂我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