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吃猫问题”所衍生的问题(图)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打印 (被阅读 次)

“文革小报”寻根又二十三篇。

“吃猫”,很敏感的问题。对爱猫一族而言,这基本上是不可饶恕的邪恶。但是,谁要是批判“吃猫”,很快就会有维护“文化特色”的上来说,“我有一只宠物牛,你吃‘烧烤汉堡’基本上是不可饶恕的邪恶”。本老汉不沾这个,猫可不可以吃,不是要议的问题。

本老汉要说的文革“吃猫”,不是一般的“吃猫”问题,而是吃了不幸丧生的“己养”宠物猫的问题。

上“小报”:

取自1967年初夏,昆明的“轻工战报”。

这是文革中云南昆明的两个对立“派别”,“八.二三”与“炮兵团”在武斗的间隙“文斗”的一个微小事件。吃,不是重点。不过,顺便带出来的信息是,供销社仓库自己养的猫,被压死了之后,养猫的人(有可能多人共养)把不幸牺牲的自家猫给吃了。

吃自养的“宠物猫”,残忍。放在此刻,在咱国的大多数地方,此猫不会被猫主人吃。

文革中发生此类事(并且平淡的在小报上讲出来),两个可能,文革人就是“残忍”,或者文革中“革命群众”真的缺肉吃。

也许两者是关联的。

先说缺肉吃。

文革中,太祖忙着斗争,顾不上“革命群众”的“肉欲”。他爱吃的那种“红烧肉”,对大部分国人来说,是一年能有一两次的超级奢侈品。当时许多城市中市民享受大约每人每月半斤肉的“供应”。半斤,250克。按每天三餐算,平均一餐能得2.8克肉。吃过“肉末干煸四季豆”吗? 其中的“一粒”肉,在没被加工前,大约有2.8克重。文革中的“肉量”。

“革命群众”真的很缺肉吃。

老祖宗曾总结出经验“温饱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老祖宗做笔记还是满精准的。不论与“己养”宠物的情感联系,还是对“自己”作为人的一个“道德标准”,都应该抑制烹食那只死猫的冲动。但是,作为“食肉动物”的人,2.8克,太折磨了,“缺肉起吃心”。于是…….

再说另一个可能,文革人的“残忍”。

当时把“己养”的宠物,在不幸死亡后吃掉,就是残忍。同一个人,在今天吃肉不太受限的条件下,应该不会再去吃掉“己养”的宠物。残忍确实是以文革为条件的残忍。类似文革中的其他“残忍”,这个残忍,是文革的结果,但并非太祖直接号召大家要对自己的宠物残忍,而是一环套一环,斗争了、不干正事儿了、肉少了、起吃心了、残忍了。

对“自己”作为人的一个“道德标准”,在文革中,许多人,都变形了。这种变形,有许多因素在起推手作用。

每个月半斤肉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如果当时有每月一斤肉?二斤肉?五斤肉?

对“宠物猫”的残忍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少了一克肉,又少了一克肉……

其他的也一样。

对自己的个人权利,献出了一点点,又献出了一点点……

对“伟大”,先是“万岁”,又加了一个“万岁”,又捎上个“万万岁”……

最后想说,对能导致“邪恶”的“残忍”,要防微杜渐。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