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壮观天地间-Charles Stewart peak (buffalo point)

贝叶是一种可以在上面写上字的叶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Dec 03, 2017. Stoneworks and Charles Stewart peak (buffalo point). elevation 1473 m, 14.10 km. 7 hours. 这个星期天天气非常温暖,阳光灿烂。我们从Canmore镇旁一条干涸的溪流河床溯源而上,穿过奇异瑰丽的stoneworks岩洞,踏过无数积满冰雪的粼粼乱石,一直走到河床尽头的冰瀑布旁,再爬上两个丛林之间陡峭的碎石山坡。只见目标山峰近在咫尺,可惜通往顶端的路径白雪皑皑,寒气逼人。在这样日照短暂的冬日,我们最终失去了跟严酷冰雪较劲的勇气,只好望峰兴叹……不过,能穿越stoneworks岩洞欣赏石洞工艺之美,并登上雪山壮观天地间,已是值得欣慰。

我们8点多钟从家里出发,经过Canmore时错过了入口,只好在即将到达Banff前倒车回来,在靠近干涸河谷前的路旁停车,踏入河床开始进山。但见河床宽约10米,乱石遍布。灰白的大大小小鹅卵石之间怪石突起,从河边丛林倒下的大树不时地挡住脚下的路。石缝中冰雪未融,踩上去滑溜溜的,增加了行走的难度。走了20分钟左右便看见河床左边有一个路牌,画着附近爬山的路径,又见一个箭头状的木牌子写着 “stoneworks”,指着河床前方。天骏说:“我们应该沿着Jonny’s trail 一直走。”。于是我们循着清晰可见的路径走进丛林中。不久小径模糊不清,路旁有一些若有若无的脚印,却杂乱无章不知所踪。徘徊良久后,天骏说:在林中容易迷路,还是返回溪流河床在比较安全。只要一直沿着河床往前走,走到瀑布尽头就是了,虽然河床可能比较远比较难走,但肯定不会错。于是我们又从林中拐出来返回河床,继续往前走。

河床拾坡而上,渐行渐陡。身后的三姐妹山渐露全貌,在白雪装饰下冰清玉洁,庄严端丽。她们旁边的希望之巅(hope peak) 及其身边的一串雪山连绵起伏,交织成一幅绝美的雪壁群峰图,在蓝天白云令人炫目。脚下的积雪也越来越厚,我们套上冰爪,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走着。偶尔看到前人留下的脚印,或者是有心人用石头堆起的石堆,便会非常开心。因为知道有人这样走过,我们并不孤单啊!那样的感觉实在是非常好!不过,这一路上我们走得很孤寂,没有碰到任何人,除了天上偶尔?鸟儿飞过外,也没有遇见任何动物。有一次我听到了人声,回头看看却没有任何人迹。“可能是有人在林中小径走吧!右边林中的小路是通向Lady Macdonald mountain的. 但是那条路到不了我们要去的山。”天骏说。不久Lady Macdonald也在我们眼前袒露了她那绮丽的面貌。而她身旁有一座白色山峰,正好遮住我们想登上的水牛南峰。

在冰雪覆盖遍布乱石的河床上走了2个小时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一片悬崖峭壁。“我们无路可走了!必须从旁边爬上去!”天骏开玩笑地说。我却真的被吓了一跳,忙往绝壁旁边望去,只见两旁均是近乎垂直的悬崖。心惊胆战之际,却见天骏笑着朝石壁大步走过去。我跟着向前走了几步,便见一个葫芦状的巨大山洞赫然出现,洞内的石壁透着蓝光,与山洞两旁的灰岩相映成趣。“我们到了stoneworks了!”我狂喜地欢呼。石洞曲折回转穿山而过,如同人力凿成。但是那是什么时候又为了什么什么目的而凿出这样的山洞,我们却一无所知。在阳光照射下,洞内景色瑰丽,令人流连不已。我们停下来拍了很多照片,却无法捕捉到那些细腻多姿的天然石纹以及变幻莫测的光影之美。山洞旁有几个小山洞,我们猜想可能有熊在里面冬眠,却没有胆量走进去窥探一下。

恋恋不舍地离开stoneworks岩洞后,我们又在石头河床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在下午一点钟左右终于走到了尽头,看到从雪峰下的冰瀑布。那时我们大约走了6公里的鹅卵石路,爬高600多米了。那之后我们又一鼓作气从瀑布左边的碎石山上继续攀登了一个小时,在两点钟时停在了两个丛林之间半山腰。从那里环顾四周均是皑皑雪峰,前方的三姐妹山看起来遥远而渺小。朝通往Charles Stewart peak看去,只见一片白雪茫茫。“如果我们可以登顶,就能看到Canmore上面有三个像阶梯一样连叠着的蓝湖,还能看到从雪山流下来的雪水怎么样流进湖里。可惜今天我们爬不上去了!现在4点多钟天就会黑了,我们得尽快往回走,才能在天黑前回到车里。登顶的事等到明年4月份以后吧!“天骏不无遗憾地说。

下山的路比想象的要更加艰难,主要是因为我们穿的冬靴走在雪上是非常好,但是在碎石上却容易打滑,所以我们只好一步步非常小心缓慢地往下挪动,非常担心一不小心就跌下百丈悬崖。走在面前为我探路的天骏尤其辛苦,不仅要一步步为我踏出扎实的脚印,还要口口声声地叮咛我千万小心。这样颤微微地走到河床下面时,已经又耗去了一个小时,时近下午3点了。下午的天气渐冷,石缝间的雪冰冻了,显得又硬又滑,穿着高统靴子踩上去时感觉滑溜溜的。因此虽然是下山,却比往时慢了很多。后来我感觉小腿的肌肉也酸痛起来,为了分散注意力,也为了自我安慰,我便说:听说日本人喜欢在庭院内铺一条鹅卵石路,每天赤脚在上面走十几分钟,据说对健康很有好处。效果就跟脚底按摩一样。天骏答道:可是人家只是走一会儿呀,不像我们连续走大半天。走太久不知道会不会对人体有损伤?我说:不会不会,肯定不会!他又说:人的身体很奇妙啊!比如我们现在是第一次走鹅卵石路走得很辛苦,感觉也很惊险。不过如果继续走几次就会感觉很容易了。而且身体有经验后就会自动避开危险。还有就像我们现在走在山上不认得路对吧?但是在山上走多了的人,就会自动地能辨认出方向来,也会灵敏地感觉出朝哪里走比较安全。是不是很神奇?我便问:是不是也能很灵敏地嗅出哪里有熊?他说:对。肌体学会的东西跟大脑学会的不一样。脑子里的记忆会消失,肌体的记忆却终生不忘。

回程虽然开心,脚下的路却仿佛无比漫长。而且在山里天黑得快,到了4点钟左右天色便暗沉起来。好在我们知道:只要一直沿着河床往回走,就肯定能回到车上。这样的信念能让人信心倍增。因此,尽管脚下步步维艰,我们依然感觉非常轻松。不过,在离车子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我们还是犯了一个错误。那时看见有个路牌便误以为是来时看见过的,为了避开滑溜溜的石头,我们决定沿着路牌边的小径走回去,没想到小径不久便渐渐模糊不清。我们在密林中跟着一条分叉溪流走,在朦胧的夜色中有时偶尔能看到人们在树上扎的彩条,却不知引向何处。我越走越心惊,还好天骏果断决定在天全黑之前找到原路返回河床,否则可能要在密林深处迷路了。

安全地回到河床之后,不久便能看到前方Canmore与卡城的高速公路旁的灯光,天骏愉快地讲了一个女人与狗在林中迷路的故事:有个女人带着一条狗去爬山,结果在林中迷路了两天两夜。在密林中她能看得见来寻找她的直升飞机,却没办法让飞机看见她。后来她发不出声音了,是狗不断地叫引来援救人员的注意才获救的。“要是她把狗放开,狗会带着她找到原路回家的。狗在这个方面比人强多了!但是人在恐惧之下是不愿独处的,所以她一直死死地紧抱着她的狗。”他说。我望着越来越阴森黑黝的丛林,却突然害怕起来。

大山的确是可怕的,暗藏的危险无处不在。但是大山的魅力更是无穷的。若非勇敢前行,像李白所描绘的壮观天地景色,又何以能够真正体验呢!

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su5 发表评论于
哪个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