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年审美(续)

人到中年从九里到厦门再到南太平洋,终于停止流浪并栖息Auckland,小孩的故乡由此固定。边走边唱,现在开始记录因不想遗忘,被遗忘。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天的文章未码完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349/201711/575.html),光谈了我对胖子不可救药的喜爱(因为自己并不富态,更不玉树临风)便有人喜欢。心中窃喜,想来文学城里定有知音可觅,任重道远啊。不喜欢上篇文章标题中那不清爽的四个字,怕污了文学城的页面,接下来谈谈如何做个体面知性的中年男人。女同胞不在此列,为自己家人为男人付出太多的她们已经很伟大了,顶多也就是大家与小家之别。

从一个男人的品味出发,心中真的有时想年轻的时候都是异性相吸,中年了就应该多找几个同性的朋友才是大度。无论男女,若有这么一二知己,人生足矣(知音难觅啊)。这样的友情与荷尔蒙没有任何关系,是才华与智慧,相同世界观和接近的人生境界的碰撞。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就是这样的写照。这样的中年男人一定体面,魅力挡不住。

故人胖瘦与有没有魅力,体不体面无关,只可能与健康或贫富高低有关。但这第二怕不修边幅确为中年男人大忌讳。财务容许,投资一下自己的形象设计,让自己内外一致,省得自己金玉其内,败絮其表有误导之累。外在美与心灵美同样重要,就如同一篇好文章要入人法眼,不管寓意多深刻,构思多奇巧,文字必须先优美。若有粗俗气,就不能算上等作品。即使求得流行一时,终难持久一世。王朔与老舍的区别摆在这儿呢。因北京话不是我母语,故汪曾祺更易入我心。(汪是我家乡人的骄傲,比驾旧时秦少游)读他的文章我完全可以用家乡话一气呵成,那家伙就叫个通畅无阻。他回顾自己毕生的使命就是要用最平凡最熟悉的文字宣传真善美,传播人间的友爱。在他的文学作品里,无论高矮胖瘦,痴傻聋瞎,都可以被白描得亲切随和,就像你身边每天的普通人和简单事,但都非常美好感人。比起早期批评过他说他写文章就像两个聪明脑袋在打架的老师沈从文,学生的行文更显积极更健康向上些。

人的外部形象也是他内心的折射。一到中年,审美观应趋平实庄重。不再需要用奇装异服花里胡哨来宣扬个性,更不该有扫天下而不屑扫斗屋的借口。条件许可,买一些高品质的品牌服装,洒些许香水未尝不可。但要适量,否则有炫富招摇撞骗之嫌。终究大家都不是新闻人物和节目招牌人,那样的装扮会让你的家人和周围的朋友失去安全感。个个花枝招展地争走红毯秀其实不亚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更何况孔雀开屏的背面难免会吸引太多不该有的注意力。。。

谦谦君子一般能求同存异,不过于张扬自己的个性。偶尔万不得已,小露峥嵘,也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尊重自己的同时尊重别人而赢得尊重。同理,三怕(不是冯梦龙的三言二拍)之最后,就怕太自以为是。如太在意自己昔日辉煌,便人前人后太多地回忆自己的过去尤不可取。人近五十,真有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的共鸣。日感世风日下,常常感时花溅泪而恨别鸟惊心。旧人旧事,故国故土都会开始魂牵梦绕,朝思暮想。偶尔情绪不把控,一不小心在某个聚会场合就真能涕泗横流。其实真情流露无可厚非,大可不必自惭形秽。众人皆醉我独醒,一脸的城府,装模作样再高高在上的伪君子实为真猥琐男。中央电视台出现的每每忏悔道歉,无论是发自内心或由于胁迫,总有那种叫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寓意。

面对飞逝的青春和高速前进的外面世界,能够执着地维护昔日的尊贵,追求一下自己的存在感,适当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意见(否则谁还在意你呢)是我辈的自由和骄傲。我思故我在,若我不说何人知我思? 但把在家一言九鼎的习惯随身携带确易招人讨厌。我辈中年人士要醍醐灌顶,立马打住。真想表现自己,不如码码字在自己的虚幻世界指点江山也不失为良策。如此想来,爱玩电脑游戏的也是殊途同归。平日光读他人文章,拿来主义的东西也该搬出来晒晒太阳去去油腻。把情感引导宣泄在白纸黑字里,君子之风采便会不知不觉中悄然显现。越是投入,越知自己能力不足,文字贫乏和才源的枯竭。读书而写字,写字更要读书。爱读书写字的男人就算是李敖也可魅力无边。

九九归一,言归正传。反反复复,滴滴答答。我的中年审美观就是: 肥瘦无碍,读书写字一定有助去油腻,何来猥琐?

 

喝白开水健康 发表评论于
经常看看你们的好文章,也是我们中老年好去处,也是一种不同的审美!
鬓微霜又何妨 发表评论于
好文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