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遗憾

随便写写......
算是为踱过的岁月添些标点符号吧......
打印 (被阅读 次)

    有种遗憾—憾自己从未把情比作风筝,所以没有飘逝后能够挽住的断线,有的只是一双空空的手,能够挽住的, 着实只有风。。。随着节气, 和着色彩的韵味,有温有凉地继续着,只是不再有去细品的借口啦。。。全然拱手给了风, 任了它去。。。任凭自己就如此地继续下去。。。累了,也不知什么是停,因为停不下来,注定奔波在自己里。。。错过的并不是风景,错过的是自己曾经视为山雾一般厚重的涟漪。。。不惜在有意中拱交出了阳光,所以, 所以, 所以阴郁中的灿烂别有一番味道。

    所有的缘—是因为隔世的姻,所有今世里的姻缘—都源于隔世的原因。。。唯一提醒呼吸的是那陌生的感觉—仿佛在隔世里就已经与“你”擦肩而过,今生里的定位,连‘陌生人’这个词都有种勉强的味道。‘我们’所轮回的不过是重复啦别人的又一遭。。。如别人一样笑过之后哭,如别人一样哭过之后对着无色的空气勉强地浮出淡淡的微笑。。。自嘲一般,没有什么两样。。。这种苟同让生命延绵成皱纹里的沧桑,留在海边的过往,咸咸的,和着海的味道,被另一代重又轮回的青春毫不珍视地再践踏一遍。。。等号之后,便是句号啦吧。。。异样的是,自己仍在路上,所以只能留下省略号。。。能够继续的只是任秀发随着风,梳理那已然退了色的过往。。。偶然间,如果有刺痛脚趾的贝壳,仍旧会弯下腰来,将它拾起—收藏也好,随手掷去也罢。。。我想自己仍旧会弯下腰来,将它拾起。。。作为一个念想和着一切,散乱着,芬芳着, 继续着。。。

    天堂鸟,在回眸的瞬间,将光阴划了界限,所以有洁白的羽翅化作的云,有飘落的逝去了阳光的阴雨。。。天堂鸟没有洁与白的注释, 有的只是逝去后淡淡的微风一般的叹嘘。。。

    终于,不习惯再被撩起的弦,终止一般地断落在自己的手上。。。

   于是,能够激情的一切,化作迟疑。。。血的色显得苍白,模糊了涌动的意义。

    在静静的无波澜的日子里,数着看不见的星,那片属于自己的夜空中,仍旧布满着浮云,飘渺着。

    借助幽暗,对着自己的影子细语,回盼的瞬间,一不留神,迟疑的一脚重又踱入了你。。。

    我的日子被自己涂了鸦,抽象得只能让人欣赏却具体不到他们所熟知的意向。于是在一望无际的视野逛着,游着,只要不停下来。。。每一部分都是那么的既明晰又模糊,存在着,随着呼吸存在着。。。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意义吧,有些黯然,但却是只属于自己的。

    倘若非要哲究生命的意义—那么, 生命的意义是经历。

    凝视过日出日落的双眼有种可以自慰的平静。人—总是要尝过一些之后,才会有真正的味觉的,否则,只不过是乏味的飘渺过,无味而没有痕迹的。

    茫然,是真正开始思考的前提。

    没有踏过泥泞的双脚又如何在平坦的路面上径直地有所方向呢?

    阳光是为经历过黑暗的人们而存在的。否则,阳光不会明亮得耀眼,只能是隔离两界的一处无人地;令芳草不会有浓郁的芳香,有的只是灰的境地,没有生命。泥泞让人更加有力,有继续的欲望,因为渴望走近平坦的境遇。而欲望是一处竞技地,被黑暗与阳光拉扯着,置于其间,必须有所选择地蜕变;所以,迎着阳光时我们看不到自己的影子;躲在黑暗处,有的又只是自己营造的窒息。。。所以得学着独立在阳光与黑暗之间判断,判断自己,判断别人,判断最终本该随缘的一切—回到始初的自己,融到对自己全然陌生而又熟悉的境界里。。。活出理解自己的一世,因为明白自己活过,所以,精神是永存延续的。。。每个人,都是赢家,如当初唯一成活的精子一样, 化作生命,然后延续下来,然后再承传给自己的延续。。。这便是活过的意义吧。大家都一样。。。不同的经历注释了每一个个体存在过的意义。所以,一切都是值得的,有价值的。。。留在宇宙里,存在于延续的血液里。。。有意义地一代又一代的延绵着,在释怀中夹杂着遗憾,在遗憾里释怀。。。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