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梦则灵 ( 第三十三章)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三十三章

谢伊

离搬家最后期限还剩下仅有几天的时间,我要想方设法打包整理我的衣服和其他物品。 我很感激佛兰奇把最好的产品包装箱保留给我,这样我可以从咖啡店拿回几只纸箱子。携带这些纸箱子,我不太方便乘公交车。我打算徒步搬家,虽然走路扛着行李显得尴尬不方便,不过还好,那大概只有六个街区左右,路程不算远。 
星期六上午,下了班,我又拿了两只箱子回教堂。马克和他父亲在外面院子里干活, 看到我,他停下手中的活,目送我走回我的住处。
我含笑鼓励马克。
他和父亲说了些什么,然后朝我走来,“你要帮忙拿东西吗?”
“好啊。”我把一只稍小一点的纸箱子递给他。
“我不愿意你搬走。”马克把箱子横在肩上,说道。
“对呀,我也是。”
“你找到别的地方了吗?”他问。
“还没,不过我还在尽力。”我放下箱子,拿出公寓钥匙,打开门。
“你会搬到哪?”他声音担忧,问道。
我很诧异他父亲还没有透露给他我的近。“我找到住处之前,先在金凯德那里住一段时间。”
“哦。”
莎拉看到我们俩,穿过院子飞奔过来。“我也能帮忙吗?”她脸色放光,急切地问道。
“我们拿这个。”马克命令她妹妹。
“我没问你。”她对马克抱怨。然后转向我,问道。“我们一会可以烤点心吗?”
我本应该腾出时间包装箱子,可我又不愿意放弃和莎拉在一起的机会。我感激金凯德夫妇的慷慨相助,让我搬到他们那里。唯一不便之处是,他们住的地方离德鲁家和教堂有几英里远。我来来回回上下课有点折腾和麻烦。我不再可能搭别人的车,尤其是在深夜,乘公交车去他们街区也不太方便。我每天路上要多耽搁一个多小时时间。
“你要烤什么样的点心?”我问。
“我们这次可以做甜点心吗?”
“听你的。”
德鲁喊他女儿,她跑回她父亲那里。马克把箱子搬到地下室。
“谢谢你,马克。”
他放下箱子停住没走,前后左右扫视一圈公寓。他看到我整理好的,摞在一起准备搬走的物品。我看他深深咽口气,强惹着泪水。
我不确定他是否愿意接纳我拥抱他,但我此时此刻顾及不了那么多。我伸出双臂搂过他,靠近我,亲了一下他脑顶。“没事的。”我轻声说。
“你。。。你爱我们。”
“我爱你们。比任何事情都更爱,比我爱过的任何人更爱,甚至胜过我爱我弟弟。”
“有时候我在想,是妈妈把你送给我们。”
我泪珠在眼圈里打转,但我克制住自己。“未曾有人对我说过这么感人至深的话。谢谢你。”
他稚嫩的手臂饶过我胸襟,拥抱我,抽噎着说道。“即使长老们迫使你搬走,你也没说。” 
我抱紧他。“我发誓我不说,我不能食言。”
“你。。。你应该揭发我。” 
显而易见,他上个星期备受煎熬和折磨。“记得吗,你也跟我承诺过,你保证过你要改邪归正。”
“但是,我不能。”他肩膀颤抖,哭泣道。“我让你背黑锅。我。。。害怕。”
“我知道你怕。”我把眼泪咽到肚子里,低声说道。“我希望你向爸爸坦露实情,告诉他你为什么拿钱。”他没对我说过偷钱的原因,我也没逼迫他说出来。这副担子压在他这个年纪太沉重。
他抽开身,擦抹脸上的泪滴在脸颊留下泪痕。“他们还会打我。”他抽噎着鼻涕,说道。
“他们是谁?”我问。
“你见过的,记得吗?”
我判断得没错。马克来咖啡店的那个下午,我看到过那几个孩子,我当时还觉得奇怪。 马克那天根本不是来找我的,他是要躲避那几个霸凌欺负(译注bullie 以暴力,横行霸道之人)
“一开始他们只逼我给他们做作业,我服从他们,可是他们还不满足,然后他们抢走我的午餐钱。”
这和马克一放学就饿得饥肠辘辘的相吻合。
“你爸爸给你报名上散打课,你为什么放弃?”
马克用手背来回搓着鼻孔下面。“其中一个孩子也在那个班里,他取笑我。我体质弱,班里一个女孩和。。。”
“你不必再多说,我明白。”可怜的马克只能忍气吞声,左右为难。
门被打开,德鲁进来。他看到儿子毫不掩饰地哭泣,迟疑了一下。
“喂,你们俩个,这是。。。” 他话只问了一半。
马克挺直身体,眼瞧着父亲,又哭起来。我马上把他拉回怀里。
“马克。”德鲁皱起眉头,问道。儿子没吱声,他转向我。“谢伊。”
这事不该我多嘴,我沉默不语。
渐渐地马克离开我,撑起肩膀,直对着父亲。“爸爸,”他企图要说,又好像话音卡在嗓子眼。“我拿了钱,不是谢伊拿的。她知道,她找过我,我们谈过。我知道我错了, 可我不想让她透露给你。我说我会自己坦白。她守口如瓶没和任何人说。”他使劲咽口气,接着说。“我答应她我向你如实说出真相,后来我没有,再后来我听说谢伊要搬走,我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德鲁目瞪口呆,哑口无言,不知从何谈起。“为什么?儿子,你为什么偷钱?”
马克靠向他父亲,德鲁立刻搂住儿子,紧紧地把他拥在怀里安慰他。显而易见,上周,内疚和痛苦撕裂了这个少年。他的抽噎声在房间里回荡。过了好一会,德鲁抬起头,眼睛盯视我。
“你不对我儿子背信弃义。”他仿佛不得其解,说道
我再次点头。“我说过我信任该负责任的人。马克也跟我发誓过,我知道他最后会自己解开心结。更重要的是,我想让他跟我们讲明白,他为什么绝望到偷钱的地步,我和你都清楚,马克不是小偷。一定是有绝对的理由,他才会这么做。”我凑过去,拍拍马克的背。“你现在可以告诉你爸爸。”
“你可以解释吗,儿子?”德鲁问道。
我本想提议我们大家坐下来,我烧点茶。可又不凑巧,茶杯和茶叶都已经打包在箱子里。 “我向谢伊坦诚过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会向你坦白。”
他们回家谈应该更易于交心交底,他们俩走向门口。 
“让莎拉过来。”我清楚马克不愿意让他妹妹窥听到他和父亲的谈话。我在德鲁背后喊道 “转告她,我要她过来帮忙整理打包。”
德鲁眼愣着,看我好大一会。“你意思是说,拆开。你现在不能搬,我要亲自处理这事。”
“把莎拉送我这来。”我不想把问题捅破,说道。我不愿意让德鲁处于尴尬的境遇,违背长老们,推翻他们的决定。如果我必须要腾空公寓,那我就搬。
德鲁手搂着儿子,回过头,干嘎嘣嘴不出声,说道。“谢谢你。”
没几分钟,莎拉就跑过来“爸爸让我过来。”她气喘吁吁地说道。
这孩子一点不笨。她立刻就察觉到有啥不对头。“马克做坏事了吗?”
“你为啥这么问?”我回避她的问题,问道。
“因为。”仿佛我应该猜到。她说。“爸爸带马克去他的房间。如果我们做错了事,他有严厉的谈话才那样做。一般情况下,我们要受罚。爸爸带我们进卧室就意味事情严重。”
“如果你一定想知道。。。”
“我想。”莎拉迫不及待地说。
“我可以告诉你,你哥哥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他真的?”她瞪大眼睛,仿佛难以置信。
我收起笑容,“马克最近在学校遭遇了很多不幸。”
莎拉皱起头,好似在回味过去几周发生的事情。“他被人家取笑已经好长时间了。”
“他会变得更好。”我不清楚德鲁会如何处理这起校园暴力事件,但我完全信任他会认真负责到底。
宛如圣灵赋予了她智慧,莎拉叹气道。“我猜他心里有什么事。马克一直以来内向不爱说话,你知道人家怎么说不爱说话的孩子吗?”她不等我回答,接着说。“他们的品行不端。”她眯缝着眼睛想要从我嘴里套出点信息。“你会透露给我,他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能。”
她嘟????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星期天早上,在教堂礼拜开始前,德鲁和长老们会晤。那是一件多么难堪的事,一个少年站在教堂长老面前坦白自己犯过的错。
会上说的我并不知情,但我看到德鲁面带微笑走出来。从他看我的眼神,我就猜到一切顺利。管乐响起后,马克悄悄溜进教堂座椅挨我坐下。莎拉和马克分别坐在我两侧。
我心情激动。德鲁步入讲台,温柔、爱怜的眼神聚交在我们三个人身上。我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爱,我把手放在心口抑制我的冲动,保持住我无以言表的心情。
这次布道辞是德鲁布道辞中最好的一次。他主讲忏悔和它的含意。我仿佛感觉我被他们认同,一位曾从监狱高墙被放出来的女人,一位与过去完全不同脱胎换骨面貌一新的女人。而这一切就始于一年多前,源于这里、这座教堂。
最后一曲圣歌唱起,会众们纷纷离开座椅。长老委员会主席亚历克斯向我这边招手,我呆在座位没动等他。
“你有几分钟吗?我们可以谈谈。”
“没问题。”我说。
我交代马克和莎拉如何摆放桌子准备午餐,然后让他们先回家。
孩子们走后,亚历克斯坐在我旁边低头看着手,仿佛在默念他要说的话。“谢伊,我欠你个抱歉,我一开始就对你有成见。”
这出人意外,我不知如何是好。
“无论什么样的借口,说一千道一万,我错了。我希望你从心底里原谅我。”
“当然,亚历克斯。我理解。我们每个人都有弱点,圣经诗篇里不是说过吗?”
亚历克斯咧开嘴笑道。“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在这个世界里有许多目光短浅的人, 现在我是多么的渺小。”
我也笑道。“你也太苛求你自己了。”
“我不值得你宽厚大度第原谅。”亚历克斯继续说道。
我拍拍他的手。“我们扯平了,亚历克斯。”
另一位长老走近我们,我知道亚历克斯责任繁重,我们拥抱后他离开。 
我离开座椅,看到琳达站在一侧等我。
“劳埃德身体康复得怎么样?”我很高兴见到她,说道。在我找到新住处之前,她愿意收留我充分说明了一切。我不会轻易忘记她相信我,信任我。
“他在借机消费我,但这也没啥,谁让我愿意宠他。”她开始变得严肃,笑容从脸上消失。“我听说。”她把声音降低,悄声继续说道,“你根本不用搬家。我得说,我还真有点失望。我期待你来我家做客。”
在教堂里不宜高声大笑,可我还是忍不住自己。“如果我是你,我就叫她幸运大逃亡。”
琳达也大笑起来,但是她幽默顿失,又绷起脸。“凯蒂去世后,我就担心德鲁和孩子们会变成什么样。我祈祷上帝赐给他一位特殊的女人,一位能把快乐重新带给他的生活的女人,一位爱护他和凯蒂孩子的女人。我得坦率地说,你以前不是我心目中想像的那个女人。”
我又大笑。“我也不是德鲁期待的那个人。”
“这点我不苟同。对德鲁和那俩孩子,你是最恰当不过的女人。你开阔了我和其他人的的眼见。德鲁是个聪明人。他爱你,你值得他爱,也值得我爱。”
对我这就是一座金矿,我情不自禁地拥抱琳达,感谢她。“你快感动哭我了。”我悄声说道。
“嗨,你们在这干什么?”德鲁凑过来,问道。
“爱情盛宴。”我和琳达笑着,她回答道。
德鲁把胳膊搂在我肩上。“你准备回家吗?”他问道。
“你结束了吗?”
“是的。看来你得找人帮你拆箱子,再整理好房间。”
从和长老们开完会后他高兴的脸庞,我期望如此。琳达说,确实如此。
我们步行回家的路上,我问德鲁。“马克还好吗。”站在教堂长老委员会面前,坦白自己犯过的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做得很棒。我为他骄傲。他告诉我们你做的,让你承受指责他很难受。我还没太想清楚如何处理校园暴力这件事。我要尽快和学校预约讨论这件事。”
“良好的开端。”
“对我儿子的骚扰必须停止,现在就该结束。”
孩子们在家里等我们,德鲁搂着我朝家里走。“谢谢你为马克做的一切。”他轻声说道。
我头靠着他的肩膀,品味他的夸奖、他的宠爱。
“谢谢你对我和孩子们的爱。”他吻着我的头顶,低声道。
“这只是我们共同旅程的开始。我按耐不住要知道上帝为我们安排的下一步。”
我回味他的话,感触到他心底极大的喜乐。回顾我在希望中心时,莉莉曾问过我,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当时一个也想不起来。那时我茫然不知我内心的渴求。参加希望中心培训,我又找回了梦想。今天,我看到现实远远超越我的期待。莉莉曾告诉我,任何梦想都有可能成为现实。我有一大堆梦想,每一个都梦想成真。

 

注:Any Dream Will Do 是美国女作家黛比·马康伯  Debbie Macomber 最新之作,纽约时报2017八月第四周最佳畅销书。

自嗨习译,学习之用,仅供参考。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