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周文自传长篇连载第三十章:桃花劫三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三十章     桃花劫 三

   “你今天是怎么了?打了鸡血的呀!不停地讲王凤霞。”荣荣责怪地,显然很不高兴。

    是啊!在一个女人前赞另一个女人,她能高兴吗?

    晚歺,文军兴奋地多喝了几杯洒,荣荣知道打从文山出事以来没有今晚这么高兴,因此就依着他,让他喝了一瓶白酒。酒醉话多,他把王凤霞的什么事全都讲出来了,也不管荣荣是否想听,一直讲到今天相遇和委托。

    有王凤霞当律师,这个官司基本嬴了一半,至少她的姨父徐法医那里她完全可以摆平,再利用徐法医在法院的口碑,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确切地讲,狱中捞人几乎无悬念。

    荣荣又冷冰冰地:“还是个高材生,不要脸,睡了两个男人都不是男朋友。”

    文军:“你在骂谁呀,怎么了?谁惹着你了吗?”

    荣荣:“我讲的是实话,她的同学男朋友,她在学校就睡了是不?”

    文军:“是的,是那个男同学在广东法院被领导女儿看中的,也是男同学不是对吧。”

   “你还护着她是吧,那与一个有妇之夫姚幸年睡了又是为什么呢?”

    这要怪文军今晚确实喝多了,怎么把王凤霞的底子全讲了。

    有一次文军与袁泉去姚幸年处做客而认识王凤霞的。

    那天是为《人民文学》的付主编叶文夫来武汉接风。叶文夫是文军很喜欢的诗人,他的《将军不要这样》被入狱,也是轰动一时的文坛三剑客之一。

    叶文夫、姚幸年、袁泉都是拜谢冰心为师的好朋友,三人分别获过诗、散文大奖,获奖后又一起进了进修班,谢冰心给他们授了几节课,因此就成了恩师。当时全国流行拜名家为师,特别是相声、戏曲界。

诗人从古至今流行酒文化,貌似无酒不能诗。大诗人的名气与酒量成正比。

诗人闹酒别有一番风格,以酒吟诗,输者自罚,几乎三女罚多赢少,又来个对对联,王凤霞自知不敌,她们的强项是唱歌,提议唱歌接龙,马上得到了另两女的支持,毫无悬念让男士们罚酒多了。最后疯到怎么样,谁也记不清楚,总之醉到谁也认不清谁。

因此那天四男三女喝了五瓶白酒十瓶啤酒。个个零酊大醉。

    第二天天不亮,文军年轻,身体棒则先醒,他与袁泉躺在大厅。一个文学青年鄂西女孩子躺在袁泉大腿上,袁泉的一只手还在撸着她。

    另一个房间的床上叶文夫与一个四川大学大一女孩躺在一起,几乎半裸,双方相拥而眠。

    还有个房间是王凤霞与姚幸年全裸而眠,文军不敢往下看了,酒醉乱性,反正都还没有醒,他就偷偷地离开这个不堪入目的文学基地。

    姚幸年他很有经济头脑,趁全国青年个个想当作家诗人的大潮中,开了个中国文学诗歌散文小说大奖赛文化工作室,租了一栋四层楼办文化基地,通过他在国家的报刊、文艺杂志编辑部的人脉,将大量的文学青年的来稿和信息弄到了手,然后组织人编辑分类,再转入邮寄车间,以邮寄信函的方式发“**大奖赛邀请函”。

    又通过各报纸、杂志发广告启示,又是一波如雪片的函件飞向他的工作室。

    作者不仅有作品,而且还附留言及生活照,他又从中择扰找出有文采的美女,就约谈修改稿件。文人有文人儒雅的调情方式。

    几乎每个作者都能出版自已的作品,写得不好不要紧,改也会改好出版。事实上是他自已在一楼买了一套印刷设备,每天在不停的印书,而印的书又由作者自已买走,每位作者必须买100本书,每本书20元,100本就是2000元。成本每本不到10元,而一本书多则500名作者,每次每本几乎需要印5万册,可见它的利润多大。稿费他也付。每个作者不到100元。当然有贫困作者,只能买10本书作纪念。就这么计算的利润也不小。因此有钱之后他就着重培养年轻貌美的美女作者。

    王凤霞和四川大学的林芳芳,就是他很辛苦地从人海文学青年中优选出来的。

    本来叶文夫、姚幸年的名气就大,特别是有些知识的女学生更是崇拜,通过两次面授亲自指导,她俩的写作水平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一举拿下本月最新时髦标题一等奖1000元,因此俩人分别拜两位大师为师。今天是举办她俩的庆贺宴而一醉方休。

    自古才子都风流。风流才子无须承担责任才称之风流。

    所以做了个“错了也不悔过”的千古奇传。

    叶公就直接叫林芳芳辍学与他一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

姚的夫人盯得太紧,只有委屈王凤霞,每次秘谈写作与体会......

在后王凤霞也不怪姚,只怪月亮惹的禍。刚好是那天她的同学男朋友与广东高法院领导女儿结婚,所以她需要酒精的麻醉,只是不清楚是在报复还是解脱。总之,至少她没有哭,是疯疯的笑,无论是放纵还是掩饰,她整夜在笑。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