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研究所

打印 (被阅读 次)

青蛙研究所

 

  1. 报到

到青蛙研究所报到那天,正是北京七月流火的日子。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太阳特别地毒。顾爱疆穿着当时哈尔滨最流行的白色连衣超短裙,蓝色牛仔布面,棉麻编织坡底露脚趾头的凉鞋,双手推着一个带轮子的大旅行袋,斜背着挎包。因为五十二路公共汽车只停靠陶然亭公园站,距离研究所还很远,她一路上走走停停出了一头大汗,来到研究所大门口的时候,烫过的长发已经差不多全湿透了。发卷贴在她的额头上挡住眼睛,因为腾不出手来,所以她一边走,一边用嘴吹开刘海好看清眼前的路。

那里正拥着一堆穿工作服的男男女女,一个大高个小眼睛、瘪瘪嘴,长得有点像倭瓜的看见她,冲着人群喊了一嗓子:“诶诶!都来看嗨!”,与此同时人群里传出尖锐的唿哨,是那种把手指含在嘴里才能打出来的响声。

顾爱疆没有办法绕开这些人,因为她得到传达室登记,这些人此时正簇在传达室的门前,把路堵得严严实实的。她朝着人群走过去,心里有一点点不舒服,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在学校,她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是那种眼神是不同的,有爱慕,有欣赏,也有嫉妒怨恨,但是没有这种眼睛,这种眼神似乎可以剥去她的衣服。她很不自然地微笑了一下,希望这些人能够让出一条路来让她过去,可是她想错了,没有人让开。人群乱哄哄地发出各种声音,嗡嗡嗡,嗡嗡嗡,顾爱疆一直自以为是大胆的女孩,现在她的脸有点红了,心怦怦地跳。

“你们这些人赶紧躲开,好狗不挡道!”一个三十多岁戴眼镜的人不知道从哪里走过来推开众人,又冲着顾爱疆笑呵呵地说:“来!过来!你别怕他们,没听说过吗,爱叫的狗不咬人!”此时人群里有传出各种嬉笑怒骂的嗡嗡嗡,是冲着那个戴眼镜的。

顾爱疆感激地冲这个人点了点头,朝他走过去。他自我介绍说叫金炼,也在研究所工作。听说顾爱疆是来报道到的,也没有去传达室登记,就带着她直接上了办公楼的二楼,走到人事处门口,他说:“她们说什么你就听着好了,不用往心里去。”然后推开门冲里面说:“新来的大学生报到!”就走开了。她再转过头看时,金炼已经腾腾腾地下楼去了,只记得他戴眼镜,好像五官都是圆的,一张娃娃脸。胡爱疆当即在心里给了他“纽扣”的别称,在学校,顾爱疆最擅长给别人取外号,她取的外号,一经出口必然流传,而且也都是当事人不反对的。

办公室是个套间,有点像后来很火热一阵子的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里的那个办公室,外间有四张桌子,两两对面,坐着四个中年人,确切地说是四名中年妇女。爱疆镇定了一下刚才的情绪,朝着几个人一笑,说自己是来报到的,并报了姓名和学校的名字。几位女人看她的眼神虽然不似外面那群人,但是也并不让爱疆舒服。她们上上下下打量她,互相交换着眼色,谁也不说话。其中一个向里面那间屋子指了指,同时用纯正的京片子喊了一声:“刘主任!”,那个刘字说的,听上去介乎柳、了和搂之间,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爱疆来到里面的办公室,那里坐着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子,应该就是刘主任。她赶紧从挎包里拿出自己的各种证件递过去,一边问刘主任好,又把刚才在外间屋子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办公室并不大,又敞着门,她刚才说的,里面应该听的一清二楚。

刘主任并不抬头看爱疆,只接过介绍信什么的低头看着,正好给了爱疆审视她的机会。她的头顶别着一枚褐色带金色条纹的玻璃发夹,绑住高高的马尾发辫,皮肤不算白,但是很细腻,脸上放着光,一条眉毛高高地挑着,典型的丹凤眼,小鼻子很漂亮,嘴唇很薄涂了淡淡的口红。真美!爱疆心里这么想。

 

谢谢关注,版权归董兰丫所有。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