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浮躁

打印 (被阅读 次)

浮躁好像是现代人的特征了,有种从众传染的样子,三十年前的普通老百姓生活水平低,似乎个个在修苦行僧,缝缝补补,不浪费。周日和素与Annie妈妈喝咖啡时,我说起上海人以前住房人均居住面积数字小,她们难以想象。仔细想一想,因为周围人群差不多,人反而少浮躁。

浮躁有点像是比较而产生的衍生物。而现在生活里阶层差别太大了,你少年时代好友,你大学同窗,你曾经的工作伙伴,他们的变化比你强几倍时,你如何安之若素?

去年夏天,我们入住上海新天地酒店几晚,我丈夫有次和以前的同事出去宵夜,我对他说,晚点没有关系。他十二点回来,洗澡之后,睡不着。他觉得人很难受,后来,他要我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身上,才安心,才能入睡。

第二天,他带我去看他们昨晚去过的意大利品牌Pizza店,还是一个比较大的店铺。我们看了菜单等。他说我都会的,这里的主厨是老外,但这个菜应该怎么弄更好,丈夫很有见解。他说因此昨晚浮躁,甚至身体很不舒服了。那种感觉可怕。

我丈夫感叹我厉害,因我一点都不会受到影响,我也和同学朋友同事见面。他好几次回国之后,回来总是有想法,浮躁着呢。但过一个月,平静了。

我觉得真好玩,像来一次浮躁的断奶期。

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浮躁应该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便坚持读书,抄写读书笔记,或如昨天,又开始缝补一条旧床单,针针线线里有踏实。

想减少浮躁,只有慢,哪怕慢慢地做一件简单机械枯燥的事。这像你看小时候邻居做家务,农民种田,工人做工,我们在重复的劳动里变得心平气和。

老和尚说一日不做一日不食。要减浮躁,是不是也是如此?慢慢地做事,慢慢地体会生活。不要被烟雾迷蒙了眼,不要被浮躁迷蒙了心。

你看,街上的每一幢房子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一个店铺都有自己的橱窗风格,每一家门口都有自己的暗语,我们做自己便好,不浮躁。

College上图书馆对面的房子,劵门和劵窗,多漂亮!路面上有街车轨道。

橱窗里用旧梯子做摆设架,上面有个玻璃瓶插花,我每次都会留意花的姿态,是不是像原来开放的样子。

一家本地艺术家联合寄卖物品的店铺,人行道上挂出二手衣,红裙子像彩旗,木椅子上的植物是我要特意看几眼的。

街头的转椅设计味足,这是新出现的,多伦多便是随意好客的城市。

mikeOZ 发表评论于
有一次去乡间一家台湾人开的自助餐馆。坐下来望向窗外,油然而生一种静寂的感觉。 虽然菜品普通未必比家里好吃却心情很愉悦。环境如果能起那么大作用大话, 可能我们的心还是浮躁的。

谢谢文章, 现在有一点点体会木心的《慢》了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艾,所以我没有写我是个不浮躁的女人。所以我的题目是减呀。
艾柯 发表评论于
不浮躁,哪里需要减。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maomaocao,好久不见。
mamacao 发表评论于
楼主心好静!赞!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川晔,我走路多,跑步体会没有。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川晔好,普普通通的人生只要知足常乐。谢谢来访。你的留言特别踏实认真,城里不多。
又,我也喜欢村上春树的散文多于小说。
.川晔 发表评论于
说到村上春树,很坦白地说,对他的小说我还没有能到心醉神迷的程度,即使是看挪威的森林也是跳着看。但是我很喜欢他的随笔,像《在跑步的时候我谈些什么》,还有《远方的鼓声》我都读了几遍。
为什么我不是很喜欢他的小说呢?估计是我自己的水平还没有办法欣赏的缘故。但是我相信他是个很棒的作家,我想再过几年会去重读那些小说。
.川晔 发表评论于
最好的跑步方法据说是变速跑。变速跑10分钟等于慢跑1个小时:) 心脏极度紧张之后的放松是真正的放松。真正放松之后身体会分泌出幸福素,所有的烦恼都会一扫而光的。哈哈!
.川晔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被外界刺激时内心一点也不波动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清楚地认识到:凡事都有代价,有所得必有所失。有丰裕财产的人也要付出管理财产的精力和风险。如果已经不缺吃穿,每天从事的工作能保证家人过上舒适的生活而又不至于辛苦到伤害自己的健康,工作之余有足够充裕的时间给自己做喜欢的事情,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完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其实是很真确的人生道理。如果因为跟更富裕的人比较而烦恼,还不如想想世界上还有多少人比自己糟糕得多呢。
现在拥有健康和安宁生活的人就应该保持愉快的心境。等到某一天突然生病了或者遇到什么灾祸,就会知道目前这样的日子是多么的幸福了。所以正在享受着好日子的时候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
觉晓 发表评论于
硅谷,说的有道理。我在上海时,好朋友总劝我跳槽,还是朋友妈妈理解我,觉得我是在学校环境好。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飞烟好,或者这个周末你就会开始写毛笔字呢。我少女时,想写日记,从来坚持不了,上班之后,坚持了。
硅谷2590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浮躁和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北美的环境让我收起浮躁,拥有一颗平常心。但要在浮躁的环境中有定力,不为之所动,那才是真正平常心。
飞烟 发表评论于
真羡慕觉晓,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能有这么淡定的心境。我常常觉得自己心浮气躁,试着读佛经,用处不大。想着练练毛笔字,笔墨纸砚都买了,确是一个字都没写出来。“慢慢地做事,慢慢地体会生活。”也许该这样的,学会善待自己比学会善待别人要难。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不是,是羡慕, 我也想成仙儿啊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别,边姐,这是笑话我吗?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荔枝,文科女生的看家本领来了,小结好。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你这是要成仙儿的节奏啊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静、慢、少、简。
觉晓 发表评论于
猫,少挣扎,只要想一想,你年青时,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拥有已经很多很多了,纵向看待,你肯定安之若素。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田野,一点点感想。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莲莲好,我们处于消费型社会,科技社会了。我记得有本英文书里写到,作者发现选择手洗碗,慢,因此得到不一样的心境。
快慢可以培养的,除非自己主观上不肯改变。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山里人家,是,与自然界接触。我们常常去公园散步。我昨天去商场,特意走对面公园小径,看看两边的树。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川晔,是不是慢跑更好,不为名次,重在参与,像村上春树,去参加马拉松,只是跑步,坚持着。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川晔,你的留言很认真,比我文章都写得深入。我读到文章有讲卡夫卡的话,大意是有的人有一件旧衬衫都觉得富有,有的人纵使有千万家产也是贫穷的。财富暗示着对于被拥有财富的依赖性,因此有的人为获取新财富越陷越深。
那么如何内心平和?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子乔,为什么要和我比呢,哈哈,第一句,不好,连心境都不要与人比较。每个人生活节奏工作环境不一样,你在大公司做压力也不一样。有些浮躁也是很正常,接纳自己,才减浮躁。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晓青,你这次回北京,写的很好,照片里安安静静。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豆腐干,读你这段有意思。你让我觉得平常心是灵,钱是肉,而人在灵与肉之间摇摆。钱当然重要,一定的保障,我完全赞成。比如我工作十年,开口提出加薪三次,这都是与工作量增加工龄渐长有关。我们生活在一个契约社会,不必委屈自己,争取一定的利益,是一种良性的平等。
之外,我愿意躲避,如果有送我手机,最新款,我都不要,不要微信,不要被打扰。除了写博客之外。
穿高跟鞋的猫 发表评论于
安之若素,能做到是很难呀,我也有时和自己挣扎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有道理!赞!
.川晔 发表评论于
不一定凡事都要慢,快跑也可以减少烦躁呢!:)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想减少泘躁,只有慢。哪怕慢慢地做一件简单机械枯燥的事……”同感。周末我们通常还会去一处僻静的公园,坐在长椅上发呆,从高点观看远处的游人慢慢地来往,放空脑子,....不需太长的时间,就会发现自己变得宁静详和...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浮躁是让外界因素主宰内心沉浮,不一定和生活节奏的快慢有很大关系,但和人的性格有关。
浮躁是现代人的特征,因为我们已远离了农耕自给自足的年代, 社会环境对日常生活影响很大。减浮躁必须减少外界躁音,有自己生活目标,认真去做,努力了就可以安心而且满足。生活的快慢,适合自己就好。
.川晔 发表评论于
我自己的体会:我们大学同学微信群中有一个据说是最有钱的,大家都叫他x总,说他已经跻身于北京的小于10%之内的富人圈。不过,我看了他的照片觉得他没有一点优雅从容的气质,反而多有鄙陋,所以我真的一点也没有羡慕的感觉。哎!我承认也许我太注重外表了,但是一个人的内在其实总是会在外表反映出来的呢。
.川晔 发表评论于
赞作者的不浮躁。浮躁是因为没有能够真正明白人生中幸福的真义。因为身外之物比如财产,地位和名声而烦恼是愚蠢的。人值得骄傲的是属于自身的东西: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灵。真正的幸福也只是来源于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灵。金钱最大的功能除了能为我们提供必需的食品和衣物住处之外,就是能带作为抵挡灾祸的保障和提供比较自由舒适的生活。但是如果用健康去换取则不值得。有一个能欣赏大自然和人类杰作的美的心灵是最主要的幸福之源。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跟觉晓比,自己觉得很浮躁。可是如果就像豆腐干说的那样,避在自己的花园里,不看外面的世界,我又做不到。怎么办呢?外面有风景也有垃圾,如何取舍呢?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觉晓说得对,慢下来就会减少浮躁。
豆腐干 发表评论于
平常心很难,很难。钱总是一个干扰。若是没钱,你说我不在乎钱,说服力也不大。钱总是要有点的,这是平常心的基础。至少我们华人是这样。拉美,菲律宾人似乎不同。钱的作用是让日子安稳,做成一个螺蛳壳,人生活在自己的壳里,自成天地。到了这时平常心就有了家,你可以manage你的平常心,展示它,欣赏它,感激它。平常心实际上是一种躲避,reclusion , 躲避风浪,躲避对人性的考验,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多半通不过,于是找一个小港湾,无风无浪过一生。所以,关键的关键是躲避,不要去看外面的世界,想都不要想。就这样在自己的花园里默默地过一生。这样挺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