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冲面对面

打印 (被阅读 次)

谢谢老天!在干旱了不少日子后,这个周末一直在下雨。

雨天不出门,翻找旧物,找出一本旧相簿,里面有一张陈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写真照片。

这张照片,是当年我和年轻的陈冲面对面时、我那个做摄影记者的长辈拍的。

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当年陈冲主演的电影《小花》获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红遍全中国的时候,我还没有看过《小花》,虽然电影广告己经让我知道了陈冲的名字。那个时候,我和几个爱好画画的同学在一起,常常背着个画夹往公园跑,我们当时只对公园里打牌、下棋的人感兴趣,因为这些人长时间在专注一件事,所以他们是学画画的最好免费模特(我的绘画童子功就是在那个时候练的)。

一天长辈对我说:两天前上海交响乐团来广州演出,陈冲也随团来,傍晚我去采访他们,你想见陈冲就跟我去吧。见真人陈冲?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答应了。

凭着长辈的记者证,我就很容易地跟随她进入了广州的一级剧场 中山纪念堂的后台化粧间。

很忙啊!化粧间里灯亮刺眼、人影晃动,我根本认不出谁是谁。我问长辈:谁是陈冲?”“那个就是、你等一下!眼快的长辈对我说完就向前走去。站在房间一角的我顺着长辈的后背往前看一个女生在和别人闲聊,因为背光,看不清楚她的脸。不一会,见长辈转回来,陈冲跟着她后面,长辈对我说:这里人多光线不对,我们到外面去!

在中山纪念堂背面的空地里,在大叶葵树下只有长辈、我和年轻的陈冲三人,面对面站着。

经长辈的介绍后,陈冲向我伸出手、握手问好,我也回礼了,但不知道要跟她说些什么好,只好站在那里看着她俩。陈冲毕竟是出过大场面的人,看上去她不紧张。她双手手指互捏着放在前面,面向长辈,安静地在等待长辈的问题。很快,她俩开始了对话,陈冲回答问题声音很清晰,不说话时,就呡着嘴微笑,还带有一点乖巧的样子。期间她的眼光也转向我,好象也准备好了回答我的问题。当时的陈冲穿着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流行的绿军装,扎着两条小发辨,稍为烫过的发梢衬托着一张可爱的脸,她的肤色很好,白里透红,就像一个高中女生,让人感觉很舒服

长辈问陈冲一句,她回答一句,那情景有点像学生在回答老师的问话,我站在旁边看着,我忘了当时她俩说的是什么。其实,我就没心听她俩在说,在胡思乱想还有点后悔应该把速写画本带来,给她画张速写;又想着回家后一定要去看电影《小花》,还猜想面前这个真人陈冲在电影里是怎么表演的。

大约十多分钟后,长辈拿起相机,把镜头对着陈冲,说要给她拍照,她很配合地看着镜头,微笑。拍完了,她又看了看我,又回看长辈,好象在问完了吗?

至今还记得最后我们互相说再见时,她微笑的神态,可爱,友好,就好像是在那里碰到一个认识、但不是很熟落的大同学。

后来,长辈复印了一张陈冲的黑白照片给我,还说她当时忙于工作,忘了让我和陈冲合照一张。我说,等我看了她的电影后,你再把她叫来拍照吧,我就可以有话和她聊了。长辈看了我一眼叫陈冲来?有你说得那么容易吗?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陈冲本人。电视上,有时会见到她的名字和照片。虽然我没有看过她所有的电影,但是她在其中的两部电影、所扮演的角色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一部是《小花》,一部是在澳洲拍的《家乡的故事》。两个不同世界、不同年代、不同年龄的角色,她都演得很好,很漂亮。但在我的记忆里,还有与陈冲面对面的印象:她站在那里双手放在前面,扎着两条小辨子,有点乖巧、纯真的微笑。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游士还是想再看着陈冲D,我面对她只能拍到的是她了。祝你新一周愉快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把自己的照片加进去;)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天地之1和' 的评论 :
总算听到一位男士对青年陈冲的美言 — 来赞她的都是女士。: )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 荔枝100 ' 'erdong ' 小声音 ' 的评论 :
问好三位!听到的都是女士们喜欢年青的陈冲。但不知男士们的看法如何?
我也不看好她的《末代皇帝》,但她在《家乡的故事》表演不错。
路边群众 发表评论于
退孩子 一事太差劲了
天地之1和 发表评论于
这么漂亮清纯的女孩,第一次给了谁呢?谁有这福分?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比较喜欢年轻时的陈冲,质朴可爱。她去好莱坞后我只看过“末代皇帝”,不怎么好。
erdong 发表评论于
少女时代的陈冲挺纯洁可爱的。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很喜欢小花里的陈冲,纯美,质朴,有灵气,就像这张pp:))
问好南岛!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 田野maomao ' 的评论 : 小花的形象是那个时候纯美的Logo?! — 问好田野!
回复 '泥中隐士' 的评论 : 你只看题目没看内容啊!
回复 '要吃龙利鱼' 的评论 : 说说你做班长时是如何管陈冲的。 : )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水鸟好!好喜欢她在小花里清纯甜美的模样。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跟人家面对面,你是在想干啥?那时候外语系的女生眼睛大概只看老外。你注定是没戏的。
wumiao 发表评论于
以前挺喜欢她,当她还清纯的时候。后来她在国外拍的东西真心不好,而且知道她转手养女的事情,还有那个天浴,都不好。
xueyuanlin 发表评论于
很喜欢她.
Bounty 发表评论于
觉得她来美国后随着年龄增长,没年轻时好看了,长得也不善良了。
要吃龙利鱼 发表评论于
当年和陈冲一届上外英语系学生。做过她的体育班长,he'he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卷毛小花猫' 的评论 :
谢谢来访,这是老新闻了,明白你的感受。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illyZ' 的评论 :
我没看她这部电影,听说原作者和陈冲都没有对“文革”的亲身经历而拍出了这部获了很多奖的作品,而那些发奖者可能也没有经历过。很多没有经历过文革或者经历过的人都去看,或给予赞赏或者批评,可能因为这样它就有了存在的价值。
卷毛小花猫 发表评论于
自从知道她把领养的孩子退回去之后,就觉得这个人整个一个道貌岸然
BillyZ 发表评论于
谈厌这个为出名而污蔑知青的东西。她导演的《天浴》是知青都可以出来作证,她以极其荒唐,低级,淫荡的手法描写了一个被侮辱的下乡女知青。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 chongqingguy ' 的评论 : 是的。即使现在看来,当时她比很多演员都演得好。

回复 ' Dictator' 的评论 : 听起来你对陈冲了解多些,写出来给咱们认识下。

回复 ' 吃出健康 ' 的评论 : 问好!这只是一个机遇。你看过她别的电影吗?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 ' 加拿大乡下人 ' ' yy56 ' ' hz82000 ' 的评论 :

当时陈冲自然的本色演出,大众欢迊就好。谢谢大家留言!

chongqingguy 发表评论于
那时候的陈
冲是少女纯洁
象征。
Dictator 发表评论于
在旧金山看到过陈冲和她的家人几次。她的教养、修养和素质都很高。
吃出健康 发表评论于
水鸟好幸运,还与陈冲见过面。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 流云朵朵 ' 的评论 : 谢分享!那个时候的国人还没知道脸上的原蛋白是何物吧。

回复 ' czhz ' 的评论 : 十多岁女孩演戏能红自有她自己的本领。谢谢留言!

回复 ' help10' 的评论 : 各花有各眼,咱觉得当时的她是自然美。

回复 ' 每天一讲 ' 的评论 : 你知道很多她的故事呢。谢谢!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 彩烟游士' ' 多伦多橄榄树' ' 为写而写' '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你们!要是放上我的照片喧宾夺主了。在那个年代那个时候的人都喜欢陈冲和她的电影,后来我连看两次小花就是想比较电影中的她和真实的她。大家周末愉快!: )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小花里的陈冲真的很可爱,质朴,单纯,秀美,透着一股灵气。
加拿大乡下人 发表评论于
这张满脸胶原蛋白的样子漂亮可爱。
yy56 发表评论于
很青葱的样子。
hz82000 发表评论于
见过无数次,很漂亮
流云朵朵 发表评论于
漂亮可爱,一脸胶原蛋白,真好
czhz 发表评论于
电影《小花》无论影片本身,还是演员表演,导演水准都惨不忍睹,能红完全是因为那个特殊年代的关系。
help10 发表评论于
这张照片里的陈冲真丑,大饼脸、脖子短还缩着,窝着胸。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陈冲先是读肇加浜路上共青中学的,后来到外语学院附中读书,她家就住在医学院路上上医公房,她父母外公都是上海第一医学院教授。那个弄堂我也去过几次,就是从来没有碰到过她。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就是啊,水鸟,给看看照片好不好。
周末愉快!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赶紧起床,发一张你和陈冲的合照,不然去你梦里敲锣打鼓,把你吵醒:)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我非常非常喜欢陈冲,非常喜欢!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我非常非常喜欢陈冲,非常喜欢!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啊,水鸟还有这样的经历呢。那个年代的人真是有不同的精神面貌。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哇,照得真好!我想看你:)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你早上好!我这要去梦游了。桌上就是这张片片啊。你的日子过得精彩啊,没电没车难不到你!: )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很喜欢原来的她,水鸟好福气啊!片片给看一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