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值得尊重的男人--每天一讲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说过,浑水我自己趟,有每天一讲专门写的为觉晓女士喝彩,对我竭尽谩骂之能事,多次让我脱光了洗澡,什么“下流” “猥琐”,“无耻”,都用在我身上了,我一笑了之,把那篇文章拿出来,比较一下,谁在网络欺凌?现在,伤害到无辜的人,我不能不发声。这个每天一讲,开始骂万金油,后来他说,万金油是个女的,接着,写了这篇文章:

 

打情骂俏:给上海万斤油小姐的私书(闲人勿读) 

来自上海的万斤油小姐,昨天承蒙你的厚爱,读完了我花了17分钟写的并没有什么文采的拙作,更感谢你在此后78个小时内留下的那么不少的发自内心的留言,使我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激动,心潮澎湃,难以入眠。自我今年二月初闲来无事跑到文城博客区后,从来就没有人,再说得通俗些从来就没有一个美眉对我如此的关心爱护体贴过,更何况美眉侬还是阿拉上海宁,这怎能让我不激动哈。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深厚情谊,我把美眉你对我的发自内心,或者说贴心贴肺地留言小心翼翼地,认认真真地剪切下来,翻帖到拙作的留言处,想必你也看到了,由于我为人向来有些马马虎虎,估计还有些漏网的留言没有翻贴出来,在此作揖请美眉见谅。

万小姐,其实我昨天的拙作对你的点评也是发自内心,贴心贴肺的。我对你在这次对觉晓女士的围歼战中所表现出来的捕捉战机的能力,瞒天过海的智谋,亲力亲为的作风和运筹帷幄的战略家风范佩服得几乎是五体投地,你所绽放出来的智慧之光熠熠生辉,夺人眼目,正如河北梆子花木兰的那句脍炙人口的唱词:谁说女子不如男,女子也顶半边天。

才女万小姐,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我敬慕你的高超指挥艺术,也叹服你在众多留言里运用不同方言的天赋,你的聪明才智让我折服,凭我多年的经验,我窃想有如此才智的女子,一定也是个相貌不俗的美眉。

亲爱的万美眉,据说:打是疼,骂是爱。你昨天的大胆而直白dide留言所表述出来的对我的深情厚意我深深地感激,在此我壮起色胆提出我也想和你好下去,你不会反对吧?

 

本来,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一直没意识到他说的是谁,直到有人说,我的马甲轮番上阵,如何,我才开始惊醒,想想,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居然有这样的卑鄙手段,明明万金油与我的互动,完全可以知道万金油与我的关系,还无中生有编造这样的谎言,了解我的一看就知道他说的是谁,我从不骂人,我只想说:你混蛋。

 

就是这样的浑蛋,被人誉为:一讲每周去教会做义工,为无家可归者服务。但了解这一点,这样的上海男人值得尊敬。够得上党代表。今天有人说,觉晓暴漏别人隐私,用的是春秋笔法,谁也看不出来,是的,外人看不出来,就不存在吗?你们可知被软刀子割到肉人的痛?

 

那些带着慈善家帽子,为觉晓受到伤害大声疾呼的人,是否也体谅一下,另一群被伤害的人,而且,这些人更善良,更无辜,她们经得起委屈,受到伤害还自省自己的不是,她们才是宽容的人,她们是强者,她们不会装弱者以博别人的同情,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尊重的。

 

真是奇怪,有些人,并不看觉晓的文章,现在,连篇累牍来评论,既然她的文章写的好,你为什么不看?这不是虚伪吗?别人看到提一点感觉,怎么就一口断定就是在进行网络凌霸?人在做天在看,呜呼!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好人家' 的评论 : 黄先生买不买鹅,买的薄鹅,还是厚鹅,有没有给老婆买,关
那奇葩博主鸟事情?黄先生的行为没反映出来这个人如同是《围城》里李梅亭那样自私虚伪奸诈阴险的小人,需要一个邻居来花费钱锺书先生那样的反讽笔法来挞伐。再说,这博主有什么资格在网上公开嘲笑挖苦黄先生呢?
新好人家 发表评论于
我是偶然在文学城看到关于鹅的争论,认为里面的内容跟黄太太她家有关,才会在饭局上当面求证的。(那些说觉晓并没有爆人隐私的,如果您遇到了同样的事,会选择保持沉默吗?)我也是出于朋友义气才费了好大的劲儿在文学城注册成功,上来就为给黄太太他们说几句公道话。随着关注的深入我发现觉晓居然在两三年的时间里,多次提到黄先生一家,每次都是语带嘲讽,挖苦。而对黄先生一家对他们的帮助只字未提。我知道黄先生夫妇平时和华人同胞用微信,西人朋友用Facebook,几乎从不上中文网站。这想必觉晓也知道吧!背后说人坏话,真的好吗?也问一下说我传话挑事的朋友,当您发现您的朋友被别人暗地里无辜贬损时,您会怎么做?刚才趁感恩节视频,我忍不住又把我知道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重点提了告别餐的事。黄先生只表示确有其事,但没兴趣讨论;黄太太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难怪她婆婆想一起去,却遭到她大声呵斥让老人呆在家里呢!因为这样一来黄先生的车里就可以正好坐下他们一家,就可以去哪家西餐馆了。黄太太特别指出请觉晓他们吃的是多伦多西区一家很精致的日餐馆,并非普通的街边小店。不过这件事黄太太也觉得有点自责,说当时应该先主动问觉晓喜欢吃什么的。但是只是觉得那家店很有情调,适合亲友告别,就直接带他们去了。黄太太表示有机会一定补请一下觉晓的父母和哥嫂,顺便表扬一下觉晓给母亲,嫂子买鹅的事。说黄太太纠结于鹅的新旧是把自己拉到和觉晓一样low的朋友:我们在这里说的不是什么衣服,而是觉晓用撒谎的方式来抬高自己,贬低别人。这关乎人品道德。作为读者,谁也不会去欣赏一个不说实话的人写的文章吧?还有朋友说,人觉晓是实名上来的,你新好人家也实名呀!这可真是有点犯糊涂了。你被一个光着膀子的红人攻击,你也得先脱光了才能回击吗?
lumina 发表评论于
周末愉快!
万斤油 发表评论于
本人刚开博,也想谈谈此事,欢迎围观。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我想知道,她怎么知道人家情感没有受损,她怎么知道人家的收入?这都是不可能的事吗!现在Google哪里也搜不到她,怎么能睁眼说谎话!
万斤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好人家' 的评论 : 严重同意,想一想吧,谁愿意无缘无故地跟她纠缠不清?
新好人家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真与不真,首先我觉得觉晓的逻辑就很成问题。黄家夫妇的感情没有因为她的文章受损,她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吗?这如同你无缘无故把人打了一顿,但没有造成受害人身体上的损伤,你就可以逃脱舆论,良心的谴责,甚至法律的制裁了?这里我也想善意地提醒不明真相支持她的朋友:不知者不为过,请先尽量多地了解她是怎样的人再表态吧。我更要提请她身边的朋友,邻居,并请转告她的雇主注意,在网络安全人人重视,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她无知者无畏,居然实名上公共网站写文章,事无巨细公开自家的隐私,又全然不顾别人的隐私,这是很令人恐惧的。今天她可以无中生有,试图贬低黄家抬高自己,明天,她就会对你们做同样的事情的!而在如今的网络科技之下,她倒霉,你们也可能有池鱼之殃。再说人黄家还是对她有恩的,你们掂量掂量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吧!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老话真的不可不信。
万斤油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送你一首打油诗吧:
鹅,鹅,鹅,曲颈向天歌,白云趟浑水,赤脚踢浑球。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不是说讲真吗?请问,这是真的吗?
。。。。。。。。。。
每天一讲 2017-11-22 17:56:52 回复 觉晓作

又,黄先生一家早就搬离多伦多,四年前,去了一个不一定 穿任何品牌羽绒服,一件大衣都可以的城市,一讲,这样我更放心,他太太不会怕冷了。所以,一讲,你不用再去辩论,让别人再继续编故事吧。既然你喜欢我文章里的真。

谢谢你做了一次毫无意义的党代表,因为网络是虚的。
也希望你把义工坚持下去哦。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

祝你全家感恩节快乐!
我这两天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知道黄先生的“朋友”写出来黄先生夫妇没有因为这篇文章感情受损。连他年收入都知道啦,可惜他不知道我的。
我之前的博客名字龄龄妈妈,如果你想读,可以在文学城博客首页里搜查到,或直接谷歌。我是真正的醒悟,文学城非我城。

人家拿我的名字写文章都好像发了一笔“国难财”。
唯有你,这让我决定,多年以后,回上海,请你吃饭,不吃面了。我带酒,五粮液或其它都可以,硅谷付账,龄爸家属作陪。哈哈,硅谷一定同意。再带上猫,她很惨,每次被牵涉,你想,我一只老鼠,用马甲也不会用猫呀,自找冤家啊。
我们再回头想一想现在的经历,白头也要笑,好似现在是少年。
东方无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世事沧桑' 的评论 : 我记得这些旧事。那是那位“教育工作者”在2016年9月以前的旧博客里写的。
当时读了,看到她嘲讽得白血病的人,真是触目惊心。感觉和她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心向善”不太一样呀!更不明白的是还有人大赞特赞这种人品?
渔.鹭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蓝天大姐,虚怀若谷。眩晕中清醒,哭笑后坦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念佛者讲究顿悟,惩戒迷途羊儿只是手段,若令羊儿迷途知返,方是善意;若其执迷不悟,后果如何,亦有警示。太过于严厉,会影响无辜的羊羔儿成长,让一切随风去吧!行善者必有福报,快乐方是本心。

周末愉快,阴霾在那头,蓝天在这头。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混战也:花生也,小保姆也,川普也,马林诺斯基也,民国大师非交通也,张爱玲王安忆也,鲁迅钱钟书也,鲁滨逊每周一讲也,会飞的大雁也,抱在怀里的鹅也,古今中外也,人类禽兽也,粉墨登场也,鹅毛满城飞也,目瞪口呆也,转移视线也,歪打正着也,哭哭笑笑也,虚头巴脑也,真真假假也,彻底眩晕也。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还“张爱玲王安忆”?以为把张爱玲挂在嘴上就成了张爱玲,把丁龙抬出来就成了丁龙? 看看张爱玲在《金锁记》里是怎么描述嘴碎势利的佣人的吧。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她的文章里写她和女儿进行女性私密聊天,女儿笑她胸小。她说胸大得乳腺癌的机率更大。所以她又赢了一局“优胜计略” ,这就是她的高贵?
luck86 发表评论于
七块直心快口。其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普通的道理,作为知识分子应该懂的。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那你看得还太少了。她回忆去年轻的时候单位组织去江西旅游,标题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她鄙薄“吃福利”的新移民,结论是人家的孩子最后得了血液病;别人写湖南人私奔,她说是没有读好近代史,因为上海人私奔才够牛逼,宋庆龄是和孙中山这个级别的人玩私奔的。连私奔都要比,恐怖不恐怖?她贬谁都肆无忌惮,别人一说她就发抖,发疯,发狂。“佣人” 有什么,佣人是一种职业,还不是她的本质。她的本质是流氓下三滥。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自恋也好,显摆也好。文笔是否好,内容是否有意义。这些都没问题。很讨厌她那种鄙薄讥诮别人的语气。我读了她一篇什么不期待的一餐。那种锱铢计较的心态实在恐怖。邻居搬家前请她夫妻吃饭,她期待可以吃到大餐。结果邻居只请她去简陋的小餐馆吃饭,她极度失望,因为她请人吃饭都是好酒好菜………·她描叙邻居的语言很是刻薄。我当时想,和连顿饭都计较的女人做邻居,太可怕了。一般人吧,我觉得就算人家请客,也不会想着宰人家一顿,倒是担心令主人破费………这篇文章,我印象深刻,读完直接弃博。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既然要如实纪录,把自己的生活和思想,全都公开于大庭广众之下,就得做好准备接受不同的评价。连托尔斯泰他老人家的战争与和平还被人诟病冗长枯燥呢!

文学城的网友已经算是温和的了上天涯试试。连默默姐那么温和善意的建议,那位博主都不屑一顾。

如果不是大战风波,我压根都不知道这博客。点进去,一读,大呼上当,真是没什么营养,没兴趣不读就算了。我认为一直到人家博客去纠缠批判,自然是过分。

但是,有因就有果,如果其中有人,正是她在博客鄙视嘲讽的邻居呢?人家是当事人,要踢博,那还能说什么。她要么就公开辩解,和人对质。要么就不理不睬。这位博主倒好,一哭二闹,摆出一副受了万般委屈的姿态,整个文学城都在欺负她一样。

有人刺了她一句,说她是用人。她就痛苦得发抖,还特意发个博说什么高贵。也是醉了,都不知道她是啥逻辑。这位博主是想说因为她从事的工作,被人看不上眼,她就和文中人物一样高贵吧?她能象人家那样做么,把她家的家底都捐给希望工程么?
Norstar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好人家' 的评论 : 分析到位。最后一句话太切中要害了: "物质生活不在一个层次,精神生活不在一个频道的人,不要说做朋友,就是互相之间的沟通,也会很有困难。" 大大的攒!
小黄鱼妈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好人家' 的评论 : 赞
稳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新好人家' 的评论 :
问题就在这里,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而认为自己是网络凌霸的受害者。
新好人家 发表评论于
借用贵地再说几句。对觉晓永久离开文学城,我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觉得有点遗憾。按照常理,走之前她至少要站出来做个说明。错了就认个错,道个歉。作为拥有百万以上点击的博主,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叫那些长期看好她,支持她,喜欢她的网友们情何以堪?真诚地认错道歉,一定会取得很多人的谅解,觉晓完全可以继续她的博主生活,娱己娱人。不过我也很理解她的离开。她太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提高自己了。就在她的告别信里,她又留下了两个笑柄。第一,她承认自己犯了一个常识错误,就是误把灰雁当成了鹅,并因此再次嘲讽读者“一个也没看出来”。却不知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就是那会飞的雁,在英文里,雁和鹅用的是同一个单字Goose(复数Geese)啊!第二,她在最后写道“文学城已经堕落!早已堕落!”她是想最后再贬损一下文学城里所有的人,还是想把所有的人都从文学城救走呢?觉晓再次告诉我们,物质生活不在一个层次,精神生活不在一个频道的人,不要说做朋友,就是互相之间的沟通,也会很有困难。谢谢博主。
Norstar 发表评论于
觉晓, 每天一讲和鲁滨逊漂流记都说走了, 但愿他们说到做到。这样一来, 以后在文学城少一些点了标题进去, 立刻被恶心,然后赶紧退出的时刻。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鲁滨逊漂流记很有意思,走就走呗,还臆想个故事,也找个借口,难道还能给她的悲情加分了?我才不相信真的就走了,换件衣服一样披挂上阵,不过她掐架的语气给人印象深刻,倒是容易识别。
蓝天节日快乐!还有挺蓝天的各位网友们!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兄弟,我是来告别的!

文学城城管小编都是容嬷嬷的人, 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横了吧?!有后台给她撑腰!!!现在凡挺觉晓的帖子都被从城头撤下来(除了阎立华的帖之外),而黑觉晓的帖子全都上了城头。 觉晓已被封网。

此地太黑,恶人当道。 我也走了,我的网我将关闭。兄弟,你多保重吧。后会有期!

鲁滨逊飘流记
小黄鱼妈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我也猜这个。 不过这一奖太low了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他是不是那个博主的老公啊?这么拼了命地维护那个博主。什么里子面子都不要了,成天阿拉阿拉的,搞得我还以为他是穆斯林。
Norstar 发表评论于
我只是说建议小编封臭流氓的ID, 没说谁是流氓,立刻就有"每天一讲"跳出来对我破口大骂,这足以证明谁是没有廉耻的流氓。真是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 臭流氓是觉晓的铁杆粉丝。
restlessheartusa 发表评论于
再说一句,别理他们了,生活中还有更重要的之前,好好过节。
restlessheartusa 发表评论于
不喜欢不看就得了。哎,那些骂人的人,自以为赢了,其实反映内心的虚弱。路见不平,以后我也不看这些了。真恶心。
restlessheartusa 发表评论于
楼主,别理骂人的小瘪三,就此打住吧,没必要跟这么低级的人争理,大家有脑子自有判断。
阳光之爱城 发表评论于
蓝天姐,才发现这里拉帮结派的,,圣经上讲世上没有一个义人,
"智慧人当谨守自己的口,要讲造就人的话".俗话讲,三分内容,七分态度,把劝导的话包装漂亮再送出去。另外以后看不惯的就换个台,以免招惹上不讲理的。
祝感恩节快乐!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本来就是我的,还要您老同意,您老也太搞笑了,不早了,阿拉去睡了,明日会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别一半了,二分之一,好像咱俩都二,都给你算了,省的我看那个吊人榜难受。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回复'蓝天白云915LQB':看到每天一讲傻瓜央求你把它丑态毕露的私照撤下来的样子,好多人都笑了。:)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你跟小编说,就说我同意。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当然急啊,我写的大作,被您老偷走了,你赶紧的让小编把一半的点击率让出来!知恩图报,懂不懂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别急,不会关,累了,歇歇再来,这篇你是主角,哪能让主角没台子呢?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黄鱼妈妈' 的评论 : 说你是油腻,冤枉你了吗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之肛,你这路货,还口口声声做读书笔记,还要不要脸,再到百度去批发些东西到你的狗屁不通的东东吧,嘿嘿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不许关!我的大作要永久保留!
小黄鱼妈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同意。。我就是个新人, 上次去觉晓那儿发了一句, 被一讲骂得狗血淋头。 不知道他们什么关系!太极端可怕????
小黄鱼妈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喜欢你的研究精神, 把受委屈的黄先生挖出来了。 他家真是躺枪。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蓝天,你做得对,就让每天一讲傻瓜表演尽兴,我们也好知道这个小男人的猥琐恶毒还有没有下限。他的污言秽语也只是脏了他自己的嘴,与被他攻击的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大家尽可以一起围观他上演的小丑剧。觉晓有他这个粉丝颜面也是无存了,觉晓老师不肯出来会不会也是因为看到他这么个忠实粉丝的表演太可耻了啊!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蓝天白云是关不住的。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蓝天姐,闭关一阵,休息一下再回来。
上回我那儿闹得历害,你教我别看跟帖,很明智的劝告,我转回给你。
你很坚强,但这闹得真没意思。
拥抱,祝好!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蓝天,你也封顶吧。你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我就直说吧,有些人本来就是不要脸的,就是那种我是流氓我怕谁,阳痿了的男人比太监还可怕,没有必要赌这个气。把你的帖子保留一份,然后删了这个帖子,气死他们。

翻页吧,快过节了,把院子打扫干净好过年。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之肛,象你这种没文化的人还会做读书笔记,蒙谁啊!再从百度里搬点东西过来,下一次吹牛吹得象些,你的明白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你称你自己傻瓜,我也开始称呼你每天一讲傻瓜了,你还在蓝天这里喊鲁冰逊漂流记兄弟,她恐怕不乐意,她不会傻到和傻瓜称兄道弟,并列成文学城的“傻瓜兄弟”。哈哈。。。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滨逊飘流记' 的评论 : 兄弟,你搞错了,这是阿拉的地方,我的大作不在这迎风招展哈。在美国偷了阿拉的大作,小编居然也不管,是不是他想吃官司哈
鲁滨逊飘流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兄弟,大作拜读!!!钦佩!!! 有话咱回你的地方说,呆在容嬷嬷这儿我心里总不踏实,不定她老人家还出什么妖蛾子。

容嬷嬷,祝感恩节快乐! 单独一人过节也有单独一人过节的幸福和快乐啊。对不起,打扰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滨逊飘流记' 的评论 : 好注意,还要感谢她老人家,让我们在此相遇,机缘哈,读了我新的大贴了吗,里面也有你老哥。
鲁滨逊飘流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兄弟,不能叫她赤脚大仙。赤脚大仙积了很多功德的。叫她容嬷嬷好了吧,听着多熟悉,多亲切。
鲁滨逊飘流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兄弟,你转战到这儿了,算了,感恩节了,万斤油和艾柯都和咱们交上朋友了。咱们也休兵吧。
老话讲:"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她这样整天骂来骂去,谁还会帮她。咱们走吧, 别理她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你是什么东西, 未经允许偷人家东西放到自己的大字报,居然没人管,小编是不是要吃官司哈!
Norstar 发表评论于
有些人简直就是在无耻地耍流氓。强烈建议博主向小编举报, 封臭流氓们的ID。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滨逊飘流记' 的评论 : 阿拉来出运费,我们一起给赤脚大仙拜年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滨逊飘流记' 的评论 : 白云容嬷嬷, 你说觉晓是三无人员:没手机,没车,没体面的职业。 那么你呢? 你是另类三无人员: 无夫无孩无德。 你是另类三无人员: 无夫无孩无德。

哈哈,鲁宾逊,说话要有证据,否则赤脚大仙到你家跳大绳。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佩服!!!哈哈哈哈
鲁滨逊飘流记 发表评论于
白云容嬷嬷, 你说觉晓是三无人员:没手机,没车,没体面的职业。 那么你呢? 你是另类三无人员: 无夫无孩无德。

有人劝我,下手轻点,不要把容嬷嬷老脸打歪了。我说,没准歪打正着,在把她脸打歪同时,能把她心眼打正过来呢。

你说你父母右派,你那时根本没资格当红卫兵带红袖章,这我们都能理解,从此这个没带过红袖章的遗憾在您老的心里落下了病根子, 你这癫痫风隔三差五时不时地发作一回,把文学城搞得两年就一个血雨腥风。白云容嬷嬷,不怕不怕,赶明儿我给你邮寄一个红袖章过去,让你老当益壮,继续打砸抢,继续过一把当红卫兵的瘾。 邮寄地址烦请给我一下。另外还给你邮寄两斤咱法国农庄出的 "无污染无添加无农药无化肥绿色有机纯天然的容嬷嬷牌臭鸡蛋"供你享用。
雲淡風清-18 发表评论于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2017-11-20 20:55:02
妈呀,几天不见都出续集了。你老不回国做编剧都可惜了。美加两地有闲人呀。

新好人家 2017-11-20 20:01:34 回复 对觉晓说几句:你好!说来也巧,你的前邻居“黄先生”我认识。他事业有成,工资收入应该是一位保姆的十倍以上吧。他一直跟当地人混,我记得他很早就穿鹅,还参加过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 2010年关于鹅牌羽绒服的讨论,应该不会从你那听到这个牌子吧?最近我在一饭局上提了你的那篇博文,并特地向他求证。他听后一笑了之,说没意思。但是当我提到你在文章中就此臆测他就知道自己保暖,而让他太太受冻时,在坐的他太太怒了。她说明明是你先看见她先生穿鹅,等了一两年才买的啊。她让我转告你,她可以把她先生的那件鹅拍照片上传,你也把你的那件上传,让大家看看哪件旧,哪件新。以上是传话。我也是偶然看到你的博客,我觉得用世俗的眼光看,你是属于那种“无汽车,无手机,无正职”的“三无移民”,没有人能比你更失败,更low了。然而,你却不仅活出了自己的特色,还乐于分享逆境中的快乐,娱人自娱,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希望你继续写下去,继续为人们励志。谢谢。
好整以暇 发表评论于
看了下面人的回复,现在有点儿明白了 --- 觉晓的文字显然不是我的菜,以后不会看。她的人品我不了解,但你连续针对她发这些东西,攻击她“三无”什么的,实在是有伤忠厚。我不能说你是个小人,坏人,但至少在这件事上你露出了裤衩下面的小来。以后看见你的博客绝壁绕道走
好整以暇 发表评论于
你这都写的神马玩意儿呀?你的东西我只看了前面那篇和这一篇,只看明白一件事,就是觉晓有个前身,叫龄妈,她叫龄妈的时候你和她不睦,现在她变成觉晓了,你仍然讨厌她。然后就是你写文章臭她,其他ID跑来骂你。
觉晓的文章我只在你的引文里面看过,真心难看,不知肿么就老是上头条
然后你写的东西也是真心莫名其妙。还好,没肿么上过头条
都特么洗洗睡八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rederickj' 的评论 : 这不是蓝天白云说的,不要把什么都扣到蓝天白云头上。看看比起有些人的低级谩骂侮辱人格,这个评论也不为过。我们都双方面反省一下,不希望在有任何无意义的争论了,留些精力干点有意义的事。谢谢这位网友。
frederickj 发表评论于
首先声明我不是觉晓的粉丝啊。蓝天: 即使觉晓不对,你也不至于叫人家三无人员吧,嘲笑人家没手机,没车,没体面的职业,显得你自己太LOW了。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我们终于见到亮光了,谎言就是谎言。恶人骂我们说明我们没有他恶,如果恶人赞扬我们说明我们比他还恶,我说的没错。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新好人家 2017-11-20 20:01:34 回复 对觉晓说几句:你好!说来也巧,你的前邻居“黄先生”我认识。他事业有成,工资收入应该是一位保姆的十倍以上吧。他一直跟当地人混,我记得他很早就穿鹅,还参加过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 2010年关于鹅牌羽绒服的讨论,应该不会从你那听到这个牌子吧?最近我在一饭局上提了你的那篇博文,并特地向他求证。他听后一笑了之,说没意思。但是当我提到你在文章中就此臆测他就知道自己保暖,而让他太太受冻时,在坐的他太太怒了。她说明明是你先看见她先生穿鹅,等了一两年才买的啊。她让我转告你,她可以把她先生的那件鹅拍照片上传,你也把你的那件上传,让大家看看哪件旧,哪件新。以上是传话。我也是偶然看到你的博客,我觉得用世俗的眼光看,你是属于那种“无汽车,无手机,无正职”的“三无移民”,没有人能比你更失败,更low了。然而,你却不仅活出了自己的特色,还乐于分享逆境中的快乐,娱人自娱,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希望你继续写下去,继续为人们励志。谢谢。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ldentate1' 的评论 : 谢谢,你总是那么睿智,听了你的话,我和蓝天白云也释怀了,谢谢你的指点迷津,要不然我还总会走不出别人给挖的坑,蓝天白云把所有污蔑你的话都算成污蔑我的话,我给你道歉,保重。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嗯,耍流氓的遇上了拼命的。不过这样的人,如果他骂你,说明你还正常。如果他给你献媚,你大概也应该关了博客了。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我很欣慰,一个与文学城无关的网站,对这场风波作出的评论,应该是客观的,前无恩怨,无所谓嫉妒,此时无声胜有声,无需多说。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http://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234529&forumpage=1
文学城为了一只鹅吵得很厉害
文学城的博主写了篇文章,有关鹅的羽绒服,其实作者文笔还不错。炒的厉害是因为博主有关黄先生的评论,这评论是有些不恰当。

转帖:

八月末陪龄龄去北面商场“加拿大鹅”的旗舰店买冬衣,比去年十月我买时好,不用排长队。店里华人多,几乎是回国的感觉。买完后,在无印良品逛,龄龄拍了一张合影放入微信。第二天,我同学回复,买“鹅”啦。
龄龄问我,她怎么知道我买什么衣服呢?我们仔细研究照片,哇,原来拎的购物袋,上面的字不算大,被国内火眼金星扫一扫,纤毫毕现。
Canada Goose牌子的冬衣可见有多出名。回想一下,浮现一笔秋后账,我也扫一扫。
十年前,我在室内设计师家工作,她的那件黑羽绒服穿了多年,有次拉坏了衣袖,圣诞节前买了一件新衣。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鹅”,看上去毛领子不同凡响,暖和。后来乘地铁注意到有人穿,不算多。
龄龄读八年级时,她说同学小艾买了一件短款的,在教室里都不肯脱下,年级里只有小艾穿,最时髦嘛。小艾是女同志家的女儿。
龄龄那时真没有一件好冬衣,穿一件厚绒衣加大衣。我们一直想买一件新羽绒服给她。这次我与龄爸决定给她也买一件,女孩子,穿的暖,我们父母放心。
也是八月,一家人去央街与劳伦斯街那边的体育用品专卖店买,“鹅”的旗舰店没有出来。那么慎重其事一起去,税后花了将近八百。她只想要短款的,女孩子的流行。八月的太阳很热,我心想,长大后,龄龄不会挑剔父母小气吧,甚至回忆起来,会不会感动一下呢。不过这种小心思很快被她看穿。
九年级的龄龄是年级里的“公主”,成绩优,父母疼,老师夸,家长赞,公主病。她说好些女孩羡慕她的一身,有“鹅”,Lululemon的黑色瑜伽裤,Blundstone的短靴,加起来超过千金,真是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是,我是觉得这些衣物质量保证,花钱值得。与其买几样,不如买一样。
我的前邻居黄先生夫妇一直在我们家显摆去哪里吃饭的,自从去Whole Food买有机食品,在我们面前好似高人一等。其实Whole Food还是我告诉他们的。看见龄龄有“鹅”,黄先生才知道这个牌子,他是不愿落后于人的,赶紧买了一件薄的五百多,说自己开车不用厚的。为什么不给上下班坐地铁的妻子买呢,她抱怨多伦多冷,穿一件美国牌子的,看上去很薄。我难受,忍住,说出来多不好意思。Lululenmon的牌子也是从我家知道的,然后黄先生查股价,七十多元一股。他们一直说我们家不舍得花钱,好像之后,不多唠叨了。
今年二月我回国,我的“鹅”伴我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南京航空烈士陵园,苏州平江府的老城。我见到以前多伦多公寓大楼的邻居玲,她的家在人民公园附近的高层公寓,离我工作过的学校很近。坐在有地暖的客厅沙发上,她一眼看着我的“鹅”说,你还真想的开,这件要一千多。。我笑,我每天上下班走路,怎么也需要一件好冬衣。
玲是真节俭,她在上海除了这一套,还有三套房子,多伦多也有一套。她自己一直工作,哪怕是坐移民监的时候。现在五十出头,在国内有将近三千的退休金,外面在民企做办公室文员,压力不算大。但是玲至今穿国产的皮鞋,一件薄薄的羽绒服才几百人民币。而她儿子在多大读三年级时,一辆车五万。儿子也有“鹅”。
这几年,“鹅”已经是变成多大的华人学生校服,然后是高中生。很多人已经换另一个更贵的牌子。它的毛领子因为毛皮的真被动物保护组织抵制。
电话里问妈,要不要给我嫂子买一件。妈问过之后,嫂子说不要,她衣服多。我其实希望爱买便宜衣服的嫂子去掉一些,穿的少而精。我想给我妈买一件,她说不要,家里有几件羽绒服。如果我买了,我妈把它当作做客的衣服穿,她是不舍得把千金加元的衣服买菜做家务时穿,上海没有暖气,家里都穿厚厚的。那“鹅”反而变成鸡肋了。
我仍然选择它,加拿大成为国家的历史渊源就是从做皮帽子生意开始。“鹅”的帽子设计非常合理,挡风,我不需要戴其它高帽子。八月给龄龄买一件中长的,为的是她承认我的那件比她短款的暖和。
昨晚,读到七十年代魁北克有独立倾向诗人的诗句,一语双关,我的国家不是一个国家,它是冬季。
加拿大即多大,又多冷,我被国民冬衣“鹅”拥抱在怀里。上周五晚上散步,经过一个足球场,灯光下的草坪依旧绿茵茵,足球栏框一侧,十三只加拿大鹅悠闲地踱步,低头寻找什么。
我们又在生活里寻找什么呢?天空在夜晚依然深蓝深蓝,那是加拿大鹅飞过的天空。
最后编辑weili22 最后编辑于 2017-11-20 14:54:40
顶着锅盖说一下这是穷了几辈子积累下来的怨气才能写出这样的东西呀。
一个人玩儿 发表于 11/20/2017 2:44:50 PM
佩服你还耐心看完了,我就看了2行
”我难受,忍住,说出来多不好意思。”我真心替原作者难受:快说吧,快点光明正大地鄙视别人吧,不然人家还蒙在鼓里跟你做朋友,还要这样被网上八卦。
哈哈, 我也没看, 叽叽歪歪的负能量。
Beerking 发表评论于
不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所以不好就事论事地评论。能让一个剽悍的铁杆川粉委屈得像小媳妇一样,可以想见对方能量一定很大。怎么就不见别的川粉出来仗义执言两句,更别提英雄救美了?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哎哟喂!都几点了,大字报怎么还没有上头条哈,大仙您老就自摸10万8千个,保证又是全世界第一。好了,不早了,阿拉洗洗困高了,明日老时间再见,嘿嘿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也有人要禁止我们说话,说我们不善,我不知道他们的善和我们的善一样否?都什么标准的善?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那些带着“慈善家”帽子,为觉晓受到伤害大声疾呼的人,是否也体谅一下,另一群被伤害的人,而且,这些人更善良,更无辜,她们经得起委屈,受到伤害还自省自己的不是,她们才是宽容的人,她们是强者,她们不会装弱者以博别人的同情,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尊重的。
-----------------------------
+1!我觉得现在在蓝天这里留言都需要勇气,WS男看见了又要狂喷,希望蓝天看见了删除吧,太污染你的园子了,也让我们少受一点霸凌。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我没您老这么多花花肠子,还跑去我的博客挖料。我可没这闲工夫。我的博客,我媳妇天天上。您老就别伤脑筋了想着搞这套文化大革命的把戏了。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哎,说你都听不懂,真是砀脑筋。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这是咋回事吗?战事何其多!才两天没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总算这个城里还有几个知道明辨是非的人,你就是一个,谢谢。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好的,不会了,我也有很多错,谢谢你善意的提醒,这次这的听你的。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感恩节快到了,阿拉上海阿姐昨天还跟我说很期待看阿拉的大贴,来惊艳惊艳这个是非不分,又都说“公道自在人心”的地方,我说尽力而为之,现在材料基本完成,就看阿拉什么时候有空来发了。

各位看官,千万不要误会,此贴和赤脚大仙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本来我还没有想好题目,看了大仙的半张大字报,题目有了,这个题目就是专门要恶心恶心大仙和它的狗子们,大家稍安勿躁,等我有空就整理贴出。嘿嘿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忙了大半天刚刚回到办公室,就读到了您老今天为阿拉贴的大字报,真是笑死我了,我笑得就向您老的LOGO里那个小沙弥一般。这是阿拉掏心掏肺的话,毫无诳语。

阿拉实在是佩服您老目光如炬,慧眼识文,居然把阿拉这几天写的最为得意的两篇,运用乾坤大挪移之法搬到了您老的狗屁不通的破烂里头,又居然的都上了公博,而且第一篇还得了个全世界第一,并且至今还在文城里花枝招展的广而告之着。哈哈哈哈,的确有些意思。您老是不是也应该送1/2的点给阿拉哈

俗话说富人要和富人比富,和穷人比富的富人,一定是个瘪三。
同样的道理,有文化的要和有文化的比,如果和大字不识几个的人去比,真是掉价了。哇大西哇,我的话的你的听明白的干活 ,贷死内?哈哈哈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说句公道话,没看到你的善良,真诚与宽容,尽看到你在挑事了!

我不是觉晓的粉丝,只是文学城里的一名最最普通的读者,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少来这一套。我又没发个博客哀悼纪念谁。还真是只准你们放火啊,
馨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七块!你太没礼貌了!我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 这次风暴有你的功劳。 你想想你都做了什么?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h我媳妇说:为老不尊的人,该骂,我都还没骂你呢,是你自己自轻自贱,说自己脱光了没人看。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着问你应该很熟悉吧;唉,媳妇不在,我就这么无聊。真想她,要隔三个星期,她才能回来。早上视频的时候,看到她的脸色不好,应该是时差没倒回来。
原来你是个有媳妇的人啊,那就让你媳妇也来看看你都放了什么料来着。
MZ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柯' 的评论 : 爱磕真的是爱磕,你是不是打着基督教的名声来黑基督教的啊?!!!
馨沁 发表评论于
爱磕同学,你这几天忘了吃药吧? 好洗洗睡了!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柯' 的评论 : 你知道人家挖坑,就别再往里跳了呀,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那你就让人脱光试试呗!年纪大了,不代表没有尊严。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黄鱼妈妈' 的评论 : 你体会到侮辱的感觉,谢谢你的理解。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好的听你的,但是她的粉,到处蛊惑,污蔑侮辱人,什么风气,不就是不同的意见么?我们不是没完没了,我都让她删了我的评论,她不删,我也没办法,被他们逼的。
小黄鱼妈妈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一讲是觉晓的什么人? 我上次刚刚在觉晓博客留言, 就被他当成地沟油狠狠骂了一顿。
bl 发表评论于
真心看不懂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实言之,我们也都是走过一个甲子的人,是奔七的人了,就是真脱光了,
也没人看啊,说脏话撂脏字,真的太没劲了。。。。。。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柯' 的评论 : 都和你们说了,干脆别理了。她叨她的,她写她的……。不认同,说两句就算了。越纠缠越来劲,这一哭二闹三上吊,更加轰轰烈烈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艾柯' 的评论 : 都和你们干脆别理了。她叨她的,她写她的……。不认同,说两句就算了。越纠缠越来劲,这一哭二闹三上吊,更加轰轰烈烈了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真不懂了,什么时候社会习气变得黑白颠倒了,骂人的反成了幽默,自己试试被他幽默一下,悲哀。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常有梦' 的评论 : 谁在纠缠,谁心里明白?
艾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谁知文革是个什么东东,动不动就给人扣上文革的大帽子。
时常有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蓝姐姐,别再纠缠了。越纠缠;越来劲,我们上网;是为了开心????。还是找些有价值的好文章读读。
如果真是这样也不会有这场大战。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苏七块' 的评论 : 说我什么都可以,不能伤害无辜。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蓝姐姐,别再纠缠了。越纠缠;越来劲,我们上网;是为了开心????。还是找些有价值的好文章读读。
苏七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文采???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我父亲是右派,文革全家挨整,我从没带过红袖标,你少和我谈文革。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馨沁' 的评论 : 我清楚得很。
馨沁 发表评论于
您老搞错了,每天一讲已明确跟您说了,万金油是个女的上海人。您老被万金油小姐利用了,至今还蒙在鼓了,您该醒醒了。每天一讲写得很幽默,有文采。您老学学吧,别老是在城里贴大字报,文革早结束了!您那一套不吃香了。
磨不开 发表评论于
吵架是件很私人的事情。
菜籽花花黄了 发表评论于
12小时没有上来 没想到血雨腥风 发生了什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