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我的职场人生——之祖国篇(六)

用眼睛捕捉生活中美丽的浪花,用心灵体会生命中动人的真情。做一个温暖自己也温暖他人的平凡人是我不懈的追求。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研究所工作期间,除了每天过得超乎寻常的充实外,也和一帮实诚、热情的同事们结下了杠杠的友谊。

    仍然记得,孩子刚出生几天,付工代表课题组买了一堆礼品来看我,一一传达大家的问候。临走时,一再说:等出了满月,抱去组里给大家瞧瞧,他们可盼着呢。一句“可盼着呢”把我本就热乎的心融化了,怎么都有点亲人的感觉。

    我常常回想那段岁月和那里的每个人。回想初加入时周围陌生而简陋的环境,和一张张陌生脸上挂着的疑惑,也回想那个小小集体里映射出的各种各样的性格特点。人无完人,且性情千差万别,但,只要具备诚实、善良、正直的品质,就一定是可交之人——这是我完全融入这个课题组之后,也是我在职场里摸爬滚打几年之后,给自己做出的第一个人生总结。时隔几十年,我不知道,在他们的记忆里是否还有我的一丝痕迹,如果有,希望也是一抹温暖的颜色。

    孩子一岁多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又一次换了工作。这一次,我去的是“一入侯门深似海”的XX部直属局,从事局长办公室的文字撰写工作。为什么说是“一入侯门深似海”呢?因为,刚进局里的头几个月里,不仅周围同事的出身背景不断刷新我的认知,我还发现:司局长夫人大都谋个处室轻松管文书的闲差,有个一官半职的要么是朝廷有人,要么是社会名流之戚属。各处室之间的权力纷争、利益瓜葛七缠八绕。像我这种既没出身背景、又无过硬技术的外来人员突然闯进这里,很有点转向的感觉。这里的气氛和从前的研究院、后来的中科院研究所大不相同,令我有点高处不胜寒的胆怯。但既然慕名来了,既然明白自己“先天”不足,就只有凭着认真干活、虚心请教、不计较得失来后天弥补。

    局长办公室主任H,个子不高,我们的第一面是在人事处见的。经人事处长简短介绍,H主任笑容生风地表示欢迎我加入他的团队。他接着强调地讲了一下我即将从事的这份工作的神圣性和重要性,至今记得他说的:从我们这里对外发布的所有文件加盖的是国徽章,其严肃性非同小可;我起草的其他文字材料要站在局领导和行业系统的高度,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适应工作的前半年里,我除了大量了解并熟悉我所在的行业,兢兢业业完成本职工作,就是忙着给自己充电:各种办公室公文写作指南、国家行政机关公文写作规范、以及本部委内部相关公文格式要求。 慢慢地,我适应了新的岗位转变,也逐渐感觉到工作起来顺手,甚至得心应手。

    尽管如此,周围的工作环境和人文气氛还是让我有点置身其外的感觉,或者说,不是很习惯。这里的人们普遍比较悠闲,人多事少,不好打发时间,因此就得有消遣的话题,就得有可寄托的事业。于是,只要大领导不在场,办公室就成了各种八卦、秘闻盛产的场所。有时候,锲而不舍的人们能把某个同事的出身背景、社会关系、甚至两口子吵嘴闹矛盾的细节都扒得一丝不挂,也不管当事人难堪不难堪的,只图一乐。还有许多升迁的利害关系、招婿入赘的爆炸新闻也是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我常常听着听着突然感觉到一丝惊悸:会不会一转身我就成了另一个八卦话题?!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因为短短几年中,我对局里上上下下广泛而又详尽的了解很大一部分来自这些长长短短的议论和小道消息。在这里,一切信息共享,没有隐私,且消息灵通,可靠度高。

    然而,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我第一次因为工作的事情和领导剧烈冲突也是发生在这个办公室里。

    一天,部里因为某项法令的颁布,需要我们局和另一相关局联合发布一个公文。虽然到这里工作已经一年有余,但两部门联合发文对我来讲还是第一次经手,因此比较谨慎。我当时有两个疑问:一是文件起草由哪个局承担?再是发文格式,包括:文件抬头以及用章先后有没有规定?查阅现有的工具书,里面并没有这方面的详细规定。我去请示H主任,他正在和某位外地进京朝见大领导的地方官员眉飞色舞地闲侃,对我的疑问全不在意,嘻嘻哈哈一句“好像技术处XX人曾经发过一个联合公文,你问问他吧”就把我打发了。我依照他的意思去咨询XX,不料人家一脸嘲讽:你们办公室发公文不知道格式?亏你们H大主任还记得我们“解放前”发过的公文,......。 听这口气,我估摸着除了碰一鼻子灰,是不会有答案了。回到办公室,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不怪人家讥讽,我确实应该具备这方面的知识。

    我正在想着是否应该请教部委办公室,或是与联合发文单位商讨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时,H主任匆匆进来了。我简单说出自己的想法并征求他的意见。不料,他极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不是让你去问XX吗?

    我解释道:“我去问过XX,他说那是很多年前发的技术性文件,性质不一样。关于联合公文格式,请教部委办公室是不是更权威一点?毕竟那是我们的上级主管。况且我们发的是法规性文件,是要通过政策逐级执行的法令,不敢出任何纰漏。” 我以为,H主任会意识到我们作为全局公文的管理部门去请教技术处有关公文格式确实不妥,从而会支持我的提议,然而他没有。他接下来近乎粗暴的口吻让我彻底傻了:不就一个联合发文吗?不就是几行字吗?你不会自己去找那个文件吗?你怎么这么拎不清!

    等我缓过神来,只觉满脑子的辩驳理由,满心的愤怒委屈,可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办公室门口一个身影晃动,H主任眼尖,一个箭步上去,柔软的腰瞬间拉成一张满弓,一个娴熟而漂亮的鞠躬之后,随着人影有说有笑地走了。

    我第一次知道,盖国徽章的红头文件也可以这么儿戏!但一直不敢相信。后来,我又经历了几次比这性质严重得多,有的还涉及到国际声誉的事情后,我终于淡定并相信了——我们的政府衙门就有这么牛!

 

 

DKmom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你的经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