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故乡上海(三)都市无处不在的滴滴小哥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打印 (被阅读 次)

回故乡上海(三)都市无处不在的滴滴小哥

 

(图片来自于网络)

那天我和专程从日本来沪会面的闺蜜交谈甚欢,很快就到了晚上聚会的时间。出了五星级宾馆,天空已经微暗,我俩等在门口招手出租车,酒店的门卫更是奔前跑后地帮我们拦车,整整30分钟竟没有一辆车为我们停下的。繁星闪烁的城市灯火下,看着拥挤的道路上一辆辆大大小小的出租空车顶着“停运”的亮灯飞驰而去,我们有种被城市抛弃的感觉。我和闺蜜的手机都没有滴滴打车app,我集中精力给已在饭店等候的上海同学打电话,赶快叫滴滴打车来接我们吧。被告知远水解不了近渴,用同学的手机滴滴只会到饭点去接他而不会上酒店来接我们。于是我和闺蜜只能踩着细高跟鞋改乘地铁,到饭店时同学们已经喝得有些醉意了。这是去年的事了。

每年回去都要学习几个沪上与交通有关的新名词。前几年是土豪车、代驾;近几年是滴滴打车、老司机;今年就是“滴滴小哥”了。就近送外卖、送货的小哥,顾名思义:就是滴滴小哥了!

踏上国土,真值皇帝放假,臣民大赦欢欣雀跃的国庆节。第二天跟着家人在不知道应该感激还是生气的汽车导航下兜了很大的圈子避开公路上大阻塞,到了阳澄湖比预定时间已晚了近二小时。八仙桌上又漂来大闸蟹的鲜咪道。今年的大闸蟹开捕是九月二十三日凌晨十二点,明显要比去年蟹黄凝蟹膏腻,主人小王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其中小王接到一个从杭州打过来的电话,要求在十月三日这天提供17桌筵席上的大闸蟹。小王听了不是高兴而是在发抖。节假日的高架桥上跑的都是滴滴小车和滴滴小哥,前几天刚有上海人要了几箱大闸蟹送到目的地已经是半夜了。送到杭州的蟹没有二天是到不了的,蟹在路上不是饿瘦也要闷煞,等对方拿到死蟹叫我陪,我自家就是兮蟹一只了(倒霉蛋),这种蚀本生意我是不做的。于是,老板又说:我就是守株待兔也不可以姜太公钓鱼啊。更何况阳澄湖名气响,每年的大闸蟹都是前吃后空的,不能与滴滴打交道。

当我又一次来到上海马戏城附近大宁店的釜山料理只想再回味一下韩国伴饭的咪道。这个烧烤店竟空空如也,连我们在内只不过三、四桌人和去年相比明显冷清。可这家料理店的门不断地被人推开,提着帽子进来的滴滴小哥,马上又拿着账单和打包盒出去了。大约45分钟内进进出出面孔不一的小哥就有七八个。我心生好奇烤肉店也能叫外卖?我妹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现在沒有什么滴滴小哥不送的。”

十月的沪城多愁善感,整天以泪洗面,秋雨淅沥。几天前,我和怀孕的外甥囡一起在老姐家蹭饭吃。外甥囡饭后嘴馋,突然想吃糖炒栗子。她在手机上一阵搜索后,居家附近就有“好好栗子”25元一斤,再加7元外送费,32元立即在网上结帐。约15分钟后门铃一响,粒粒饱满、甜甜糯糯、表皮油光带着桂花浓香味的栗子已经到了嘴边。再一看,滴滴小哥刚才站过的门口地上留下了一滩水。

以往每年回国逛城隍神买小礼品是必须的。今年回家,我妹把ipad往我面前一推:“现在大家都很忙没人陪你到城隍庙去了,你要买的东西全部放进购物车里吧。”

淘宝网上的商品琳琅满目,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吃的零食从小核桃肉、香扉子、青津果、考扁橄榄、陈皮梅、松子糖、大白兔奶糖、椰子奶糖,还有就是金冠牌黑糖话梅我同事的最爱,我妹不让我买说是网上不正宗。最后在上海食品公司买的黑糖话梅要36块钱一斤,网上可要便宜多了。小礼品从丝巾到挂件,指尖陀螺到钥匙圈都在淘宝一网打尽。接下来的几天就是我家的门铃一直响个不停,天天有滴滴小哥的几次拜访。尤其是在下午老人睡觉时门铃特别清脆。幸亏父亲耳背,母亲则对我说:外面的一声一响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住家的电梯也没有以前那么快了。走走停停的频率加大了许多,在这幢十八楼的房子里,似乎每一层都有滴滴小哥进进出出,搬上搬下的东西。想着,别人是否也和我一样什么东西都在网上买啊。

出父母家的小区一右拐,以前的水果摊今年已改成了“满意”快件收发公司。所有的布包裹、纸盒箱、塑料袋一地的满籍,很多滴滴小哥们戴着头盔,双手飞舞着在货物堆里拨弄着挑拣着包裹往自己的助动车上装。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操作的?也不知道是否能让客户满意?反正,我在网上订购的物品快的第二天,慢的二、三天都收到了,没有遗失过。

电视台正在播放游戏益智节目“开门大吉”。节目鼓励普通人通过游戏闯关的方式实现自己的家庭梦想,通过多种艺术手段挖掘、展现普通人的人性光辉,和观众进行情感共鸣。一个年轻人戴着滴滴小哥标志性的头盔非常开朗自信地站在舞台中央,他的梦想基金已经达到了一万元绝不放弃还要继续往下猜。是的,这个年轻人的工作就是送外卖的,他的梦想是做一个音乐人。送外卖有苦也有甜,由于交通的拥挤,一次他送的外卖晚了15分钟到,那个客户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把那份昂贵的食物踢翻在地,嘴里嘟囔着:“海鲜冷了还能吃吗?你为什么不长脑袋想一想。”这一次他被骂哭了,爬起来怒吼道:“有钱就拽你爹妈没教你穷人也是人啊!”还有一次,在一个漂泊大雨的夜晚,他把一份外卖送到一个很普通的住宅区,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小男孩。因为雨实在太大了,他就在等雨停的时候倒在楼梯口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有一个人过来轻轻地给他盖上一件衣服,那盖衣服的人就是刚才出来接外卖的小男孩。这次他被感动的哭了。人性不都是丑陋的,也有美好的。他还是喜欢这份工作,自由而随意,做一个快快乐乐的滴滴小哥。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沉浸在自己的音乐里。

这次回国我还去了一次医学院母校与同学们商议明年聚会的事。一踏进母校,亭亭玉立的新楼让人忍不住想要和她留念。大家还没站成队,后面“滴滴”已经有人在按喇叭了,刚想给别人照像还没摆成姿势,又是“滴滴”占路了。啊呀,无处不在的滴滴小哥。

都市繁荣的经济发展和繁忙的生活结构使整个城市就像钟表上拧紧的发条,没有一丝松懈的余地。今年回国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与你擦身而过几率最大的毫不夸张地说就是他们-滴滴小哥了。

滴滴小哥:都市有你们才倩丽!

 

由滴滴小哥送到家我带回美国的部分物品

是不是很像摆地摊的

回母校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