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依风行 楔子 (七)

随遇而安
没有期待,没有失望
打印 (被阅读 次)

茄米拉一回头,迎面一张宛若鬼魅恐怖脸,正中两个黑窟窿。茄米拉地啊一声惊叫,窜进了杨白露的怀里。杨白露道:“你别怕,他不会害你,他是好人。”

那人呆了呆,仰天大笑:“好人?哈哈,我是好人!”长啸如风一般掠去。

茄米拉缩在杨白露怀里,听得啸声远去依旧不敢回头,只是道:“他走了么?”

杨白露道:“他走了。”茄米拉这才回过头,已不见那人的踪影。茄米拉尤自心惊胆颤,对杨白露道:“他是鬼么?怎么会没有鼻子?”杨白露道:“我、我不知道。”一张白白胖胖的脸已涨得通红。茄米拉这才留意自己还紧紧地抱着他,啊一声松开手,退后一步,羞红了脸跺脚恼羞道:“杨白露,你欺负我占我便宜!我去告诉夫人!”

杨白露脸涨得更红,道:“我、我没有啊?”

茄米拉看他窘迫之态不忍再欺负这个老实人,便笑道:“我逗你呢,傻瓜!就你这胆子才不敢欺负我呢!告诉我,他到底是谁?”想到那人脸上两个黑洞尤自心悸有余。

杨白露道是十天前一个晚上他到观秋潭,看见这人受了重伤晕倒在潭边,便打算背他回大院请人施救。这人醒了过来,要他去拿些食物,逼他发誓绝不可让任何人知道。杨白露回去厨房里找了些食物给他,以后每天都会来一次给他带食物。他怕府里人察觉,所以在外购买。茄米拉瞪大了眼奇道:“你不害怕他那张脸?”

杨白露道:“第一眼看见时有点害怕,后来也就习惯了。”

茄米拉凝视着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时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居然会不害怕,自己是绝对不想也不敢第二次再见到那张恐怖的面孔,见杨白露被她看得不自在,心里一动道:“你为什么一个人那么晚了走这么远到观秋潭?”

杨白露避开她的目光道:“我、我睡不着,就想走走,便到观秋潭来了。”茄米拉快人快语道:“是不是因为杨贤高中府试第一胜过你,心里不快?”杨白露道:“我与杨贤亲如兄弟。他能高中第一,我只会为他高兴。怎会因此而不快?”茄米拉道:“你平日读书都胜他一筹,偏偏府试输了,所以不快啊!”自以为猜中杨白露心思,很是得意。杨白露依然否认。茄米拉道:“那你为何近来郁郁寡欢?”

杨白露否认没有。茄米拉性子急,拉住他的手道:“你瞒不过我。老实告诉我,为什么你不开心?你若不告诉我实话我便再不理你!”杨白露凝望着眼前弯弯长睫下一双美丽的双眸,犹豫半响,终于道:“米拉,还记得你第一次到杨府的日子吗?还有两个月便是新年。七年之约将近。你的父兄便会来接你走了。”

茄米拉俏皮道:“等我父兄接我回波斯,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我欺负你了,岂非好事?”说罢,亲昵地伸手拧拧他柔软的脸颊。杨白露天生肌肤细腻白嫩,加上胆小。杨贤和茄米拉无外人在时有时拧杨白露的脸蛋取笑他比女子还要细嫩。茄米拉尤其喜欢这个动作。杨白露怔怔望着她不知如何回答。

杨白露眼里的忧戚不舍打动了茄米拉。茄米拉道:“我爹临走前虽定下七年之约,却是世间不如意事常八九。倘若他真的有心带我走,何必非等七年?七年之约,不过一语罢了。”想到父兄怕被拖累抛下她独自回波斯,心中尤自有怨意,捡起地上一块小石头狠狠地扔进水里。

杨白露道:“若是你父兄真的不负约定来接你,你会走吗?”

茄米拉道:“他们来接,当然走啊。怎么,你舍不得我走?”唇角边盈盈含笑,微偏了头望着他,故意挑逗这个老实人。

杨白露涨红了脸,犹豫半响,终于点点头。茄米拉道:“那你就跟我一起到波斯去吧。只是听说西域戈壁沙漠,飞沙走石,寸草不生,就怕你这么虚的身子骨受不了呢?”说罢,忍不住又抬手捏捏他那比女孩子还细腻柔软的脸蛋,咯咯咯扔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向庄里跑去,跑了好远回头望去,杨白露依然怔怔望向这边。

这些年杨庄上下除了老夫人严肃不易亲近,所有人对茄米拉都疼爱敬重有加,地位仿佛杨府小姐。茄米拉如鱼得水。父兄一去多年,音讯了无,自己差不多把七年之约忘了,只是偶尔闲暇时才能想起,不想杨白露还把此事这么郑重其事地放在心上。自己常和杨贤一起戏弄杨白露,有时事后想来自己都觉得太过放肆,他不仅从不记恨,居然还这么忧戚不舍自己离去?想着想着,觉得好笑,再想想,想起平时杨白露对自己种种的好,竟然心里有了丝丝的感动。这个胖胖傻乎乎的少爷平时不声不响,竟如此有心。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