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不是什么神算(一)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打印 (被阅读 次)

网友问我是如何达到神算地步的,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有必要探讨一下的。对眼前的判断与对未来的预测,说到底是对人与对事物二者而言。看人,唯心主义要比唯物主义更能高屋建瓴;看事,唯物主义要比唯心主义更贴切于真实环境。然而,人,是与事物无法切割的;事物,是人干的才有预测价值。对于大自然比如地震海啸这些人本身不能左右的事物,其预测准确性完全依赖于科学技术的水平,不是靠某人的大脑单独完成的。

今天先从大家都习惯了的、易于接受的唯物主义角度讲解一下润涛阎对人对事物的判断与预测。既然是从唯物主义角度,那举例子就是必须的。现仅举三个具体的例子来逐一说明我的判断依据和判断推理过程。

第一个例子:为何润涛阎判断出莱温斯基与克林顿(口交不是性关系)闹剧是希拉里导演的?

凡是经过那个时代的人都清楚克林顿由于与莱温斯基在白宫发生十一次口交而导致进入国会弹劾程序的新闻。当独立检察官砍-死打(Kent Starr)和无数记者询问采访白宫工作人员时,他们给出的同样的答案是:莱温斯基每当看到克林顿时,两眼冒出的激情闪闪发光,与热恋中女孩见到自己心仪的男友或处于单相思时期的女孩见到心仪男人时的眼神一模一样。这包括白宫门外的保镖、室内的厨师,都能看出莱温斯基见了克林顿时的眼神非同寻常,难道精明如希拉里则看不出来莱温斯基在追求克林顿?套用北京人的一句话:如果连这个都相信的不是傻逼那谁是傻逼?

女人对女人在婚外情方面的注意力远不是男保镖所能比的。就算男保镖,都能看出莱温斯基见克林顿时的眼神,白宫里唯独克林顿的老婆看不出来?她用眼角一扫就知道莱温斯基要干什么。这就立刻给润涛阎一个疑问。记住润涛阎几十年的经历里发现的一个铁律:

任何人或事物,当一个极端不能解释某现象时,另一个相反的极端便是真理。这就是润涛阎第二十七定律。

根据润涛阎第二十七定律,莱温斯基与克林顿眉来眼去之事白宫里外人人都看得出来,唯独希拉里看不出来,这是极端不符合女人特征的现象,是极端到毫无可能是事实的现象,那另一个极端就是真理:这出闹剧(口交不是性关系)希拉里不仅仅知道,而且是她一手编剧和导演的。莱温斯基和克林顿只是男女演员。

设想:如果希拉里是个哪怕文盲农妇,她的女性本能就应该察觉到在白宫里哪位是对自己有威胁的小三,她就一定盯住她。而事实上,莱温斯基与克林顿十一次的口交事件中只有一次希拉里不在隔壁房间。哪怕希拉里是个文盲农妇,她都会把二人偷情逮个正着。一次逮不着,事不过三。何况大律师精明透顶的希拉里了,哪里需要三次才能去隔壁逮住?可事实是十次都没被希拉里逮住。任何有常识的男人,搞小三都不会在妻子隔壁,否则,哪里会有那么多人去旅馆开房?即使发生在家,那也是趁老婆外出。那时希拉里到处跑,可克林顿偏偏选择希拉里在隔壁房间时跟莱温斯基搞口交。

当媒体把这些报道出来的那一刻,润涛阎就推理出“口交不是性关系”的闹剧唯一的解释就是:它是希拉里编剧并导演的剧目。然后再找更多的报道,以最大努力推翻这一推论(注意:必须是自己千方百计推翻自己的结论),结果是:没有丝毫推翻此结论的可能性。(详细的推理过程,我写过两篇博文了,在此不赘述)。

那网友要问:为何全世界几十亿人,怎么就你润涛阎一个人推理出这奇谈怪论似的结论?答案很简单:当你看到匪夷所思的非常见事情发生,绝大多数人给出的结论一定是错的。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而多数情况下只掌握在一个人手中。

第二个例子:如何判断出习近平不会让胡春华在19 big 入常?也不会让王岐山连任?

在18大刚开完时,润涛阎发博文提出从那时起习近平的一切工作的核心是为了争取19 大的话语权。就是说在19大时一切都不再听从老常委老老常委们的安排了,是习近平说了算。政治,历来是形式大于内容。从形式上来说,必须打破“不守规矩”的一切行为,即所谓的“潜规则”。也就是宣告一切潜规则都是“不守政治规矩”。一切政治规矩都是写在党章里的。而“隔代指定”和“七上八下”都不是党章里的内容,都是“不守政治规矩”的“潜规则”。这两点必须打破,否则,习近平过去的五年就是不成功的,也就拿不到19大的话语权。

打破“隔代指定”潜规则,其形式就是不能让孙政才胡春华二人入常。而打破“不守政治规矩”的另一潜规则“七上八下”,由于王岐山妻子那头在海航股权持有人被国外纷纷质疑和郭文贵爆料后,王岐山无法继续连任,打破七上八下潜规则的唯一可行办法就是习近平说服俞正声继续连任。有人说:润涛阎你预测失误了!俞正声没有连任。

这件事早晚会被曝光出来。历史是遮掩不住的。未来我们一定知道,习近平在王岐山无法连任后找了俞正声,而俞正声考虑到俞家名声,又害怕习近平想借此打破任期制,便以身体为借口拒绝了。到了他这个年龄,总能从医生那里找到点病。如果未来的曝光表明习近平没有劝说过俞正声留任以从形式上打破“不守政治规矩”的潜规则---七上八下,那润涛阎的名字倒着写。

事实上,胡春华并不是储君,而孙政才才是。在18大前,江泽民曾庆红以什么可以说得出口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习近平取代了李克强当上了总书记?就是一条硬性条件:习近平当过直辖市的第一把手,而李克强只当过省委书记。直辖市第一把手的地位高于省委书记。在18大时,胡锦涛没能让胡春华弄到一个直辖市市委书记,只能当省委书记,而孙政才弄到了直辖市市委书记。表明在18大时江泽民曾庆红外加温家宝就把孙政才安排在了胡春华之上的储君位置。然而,孙政才被抓后,在政治局里胡春华就没有了对手时,胡春华或者后来居上的陈敏尔任何一人入常,就在形式上算是立储君了。这就等于习近平没有打破“不守政治规矩”的提前立储君的潜规则,这潜规则也是党章里没有的规矩。

关于对王岐山的准确预测,润涛阎在19大前有两篇博文,在此不赘述。只是提一点:我是如何推理出来在19大前习近平不可能扳倒王岐山、19大时王岐山不可能留任的结论。

如果“倒王岐山”阵营在19大前能得逞:让王岐山在18届七次会议上被免职,那19大的话语权就轮不到习近平了。所以,在19大前,习近平即使动用军队动用武警,以保证王岐山不在19大前被打倒,他也绝不迟疑动用军队与武警。哪怕他恨死了王岐山,他为了自己的19大话语权,他都没选择。19大王岐山无法连任,那是明摆着的。王岐山是反腐第一干将,后院竟然出现了堰塞湖!既得利益集团往他老婆家族院里猛灌水,真金白银像流水般流入他的后院。他再也无法承担打虎干将的重任了。至于19大后,王岐山的结局,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时过境迁,他以后的结局与19大前习近平19大争话语权时期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了。

19大前“倒王”的那一派人,今天,都不希望王岐山被抓,因为他们现在属于同一战壕的随时都能被抓的潜在的难兄难弟了。他们从19大前“誓死也要倒王(至少王岐山不能连任)”变成现在和以后“誓死也要保王”阵营了。他们清楚:如果连王岐山都被习近平给抓了,那曾庆红贺国强贾庆林温家宝......就更别说了。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敌人和朋友随时随地都是互相转化的),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既得利益集团现在所做的与19大前刚好相反:保住王岐山不被抓是他们的首要任务。那些用时过境迁的眼光一根筋地判断以前“倒王”派会在王岐山下台后继续盼望着习近平抓捕王岐山的,都是永远都误判形势的芸芸众生。

第三个例子:我二哥刘君是如何跟我掰开面子的?

这个话题我还没在我的博文里提到过。但它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

我们上大学时一开始学校的宿舍楼还被外单位占据着,我们住在平房里,后来才搬入宿舍楼。在住平房时,我们的那个房间只能装下三个单人床。都是单层木板床,外加一个大桌子三人共用。按年龄,我是三弟。大哥梁兄,二哥刘兄,也都是农村出身的。算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反正当时是自己找自己喜欢的人做室友,学校乱糟糟的,没人管这些。记得是大哥找的我。那是开学后三个月左右调整室友,一开始报到时是学校随机安排的,三个月后有人提出调整,系里答应自己组合。剩下没人找的,就只好住在一起了。

大哥梁兄毕业后从政,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这都是我的原因,我秉承“君子之交淡如水”原则,就跟哥们们早就“失联”了。只是到有了网络时查到梁兄从政了。他自幼丧父,在大山沟里长大,县高中毕业后赶上张铁生“白卷英雄事件”断送了恢复高考梦想后不得不回村当了农民。他跟习近平是同一年当上大队党支部书记的,而且都是在山沟里。只是一个在陕西,一个在太行山山区。梁家河多大我没查,梁兄的大队有一千多口人。高中毕业很快就混到一千人的大村党支部书记第一把手,而且自幼丧父,无人帮忙,实在不容易。他没有后台,只能靠自己努力,从小队长到大队长到大队党支部书记,一共用了三年时间。他大学毕业后就申请回老家,他漂亮的高中同学未婚妻没能考上大学,他就决定回去结婚,为改变当地农村面貌出力。从镇长到县长到县委书记。说起来也巧,在习近平当上总书记后,有报道说栗战书在石家庄地区当县太爷时习近平也是邻县的县太爷,他们常常一起开石家庄地区会议。我当即查了百度搜索,发现梁兄也是那时的石家庄地区的县太爷,跟习近平栗战书两个县太爷都算是邻县。也就是说,按照新闻报道的说法推测,习近平栗战书当年绝对跟梁兄“一起开会。一起吃饭”的。梁兄长得一表人才,工作非常能吃苦。后来梁兄在石家庄一个单位当主任的任上可能就退休了,再也没往上升。原因不清楚。

二哥刘兄毕业后从干业务到当领导,退下来前是一国企的总经理。当年我们哥仨说是桃园三结义也不为过。真正的无话不谈的亲兄弟一般的朋友。只因我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原则与二位兄长分别后就彻底相忘于江湖了。

我们的故事很多。今天就讲一件事(与今天的话题有关):二哥掰开面子,火冒三丈,骂了三弟。

那是一个周末,我们哥仨吃完晚饭开始聊天。大哥说:“邓小平复出后不当总理,那他下一步要干什么?”二哥在用镊子照着小镜子拔胡子,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说他现在忙着呢,你先说吧。我就开始说了:“邓小平在忙着夺叶剑英的军权呢!”大哥用眼睛瞪着我,然后问:“夺叶剑英的军权干什么?他一样是辅佐华主席,干这种令人民不满的恩将仇报的事对他有什么好处?那他下一步干什么?”我立刻回答:“他先得给刘少奇平反!文革时叶剑英是毛泽东打倒刘少奇的参与者之一。能给刘少奇平反,就等于彻底推倒了具有潜力压垮邓小平的大山。否则,“刘邓路线”就是时刻压在邓小平心理的无形大石头。邓小平绝对要扳倒这块无形大石头,不论文革前刘邓是否真的是一条心,历史已经在形式上认同了刘邓路线......。”

我的话还没说完,二哥就火了。“操!”他把小镜子和镊子往桌子上一摔,脸色通红,当即打破我们哥仨从不红脸的习惯:“润涛你聪明过人,竟然走到胡说八道地步了!你平时目空一切我们不说你,毕竟你考试到目前为止门门都是一百分。但你走向了极端地步,这就让我们无法忍受了。忍受是有极限的,这道理你应该懂得!”

大哥听后不以为然,当即和稀泥:“别吵啊!随便聊天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来,老弟别在意,你接着说,邓小平真的会给刘少奇平反吗?”

二哥脸色还是通红,怒气难消地说:“操!刘少奇被全国人民批了10年,臭不可闻!邓小平要是胆敢给刘少奇平反,那他就得第四次被打倒!邓小平会跟你一样如此疯狂?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邓小平想给刘少奇平反,那华主席会让他干这事?”

大哥看着我,开始皱起眉头思考二哥的话。我看着大哥回复二哥的话:“邓小平干掉华国锋是迟早的事,哪怕华国锋同意给刘少奇平反。”

此话彻底激怒了二哥,他气得起身想出去。大哥立刻劝他息怒。听听老弟的话哪怕是胡言乱语也无妨。就当笑话听有何不好呢?

其实我理解二哥的怒气,那时家家都挂着英明领袖华主席的画像呢。二哥坐下来说了一句:“润涛你竟然那么喜欢刘少奇!你又不是资本家出身!简直令人不可思议。”然后斜躺在床上假装睡去了。其实那是他反抗我胡说八道的举动,毕竟我们是亲兄弟一样的朋友,不给我面子了,那也得给大哥面子。他没离开,躺下就是不想听我信口开河了。我呢?反正是惹毛了二哥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话讲完。我清楚我们三人都是有道德的,绝不会因为观点不同而出卖弟兄。所以,我们三人的谈话内容历来都不会出我们的宿舍。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其他人即使今天都不知道我们当年说了什么。我就跟大哥说:“先给刘少奇平反,然后他就没有干掉华主席的心理压力了。不给刘少奇平反,那等于承认‘刘邓路线’依然是错的,他就不能扳倒华主席。”

大哥立刻问:“你说邓小平会在干掉华主席后自己当主席?那有没有可能会导致社会动乱?华主席可是毛主席亲自指定的接班人,是能一举粉碎四人帮的英明领袖,是全国人民拥护和爱戴的领袖,有民意在,他会束手就擒?”

我说:“现在我说这些都无法令人认为我不是信口开河,这个话题就不谈了。不过,我推理出来的结论是:邓小平和胡耀邦是第三次被打倒前的战友,现在胡耀邦是组织部长,大搞拨乱反正,这才是邓小平急于需要的人。而华国锋搞抓纲治国,抓纲的纲是什么?是阶级斗争。邓小平最恨的就是这玩意。所以,邓小平不可能辅佐华国锋。即使华国锋想当邓小平的傀儡邓小平也不想要他。如果邓小平想要傀儡的话,那他宁肯要拨乱反正的胡耀邦。”

二哥噌地从床上坐起,问我:“胡耀邦是谁?”大哥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俩看来,我说的这也太离谱了。然后我就停止了这类话题,而且从此很久三人都不谈政治。只是在后来给刘少奇平反给刘少奇开追悼大会人人必须参加的时刻,我拒绝参加(后来据说叶剑英也拒绝参加了),我因为胃病原因请假了。这至少告诉人们我不是喜欢刘少奇才预测到邓小平会给刘少奇平反的。给不给刘少奇平反、干掉不干掉华主席、要不要让胡耀邦代替华主席,都与三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也跟其他人包括一位老乡谈论过邓小平会给刘少奇平反的事。说我神算的,也不符合事实,我只是根据唯物主义原理推理未来的发展、以唯心主义高屋建瓴预测未来的几种可能性。

猜测大哥二哥都退下来了在国内养老说不定也翻墙看三弟的文章?我们当年经历的那些故事以后我说不定都写出来。也希望知道二位兄长这么多年打拼的经历。只是三弟秉承“君子之交淡如水”而阻挡了哥们们之间的交流。其他室友、同事、同学们,也都一样。你们没人得罪过我,没必要多想。如果不能相信真的有人会认同“君子之交淡如水”,那就算我太懒了好吧?敬请原谅。下世我还是你们的室友、同学、同事,我们还会谈笑风生,纵论人生百态,分别后还是沓无音讯,相忘于江湖,然而,在心里总是留着大家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随时想起来就跟刚发生的一样。

后记:这类用唯物主义逻辑推理判断人与事的例子太多了,我旧作里写出来的不少。下篇讲唯心主义高屋建瓴判断人与事。

RoseBuilder 发表评论于
胡耀邦是谁?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对中国的走向,我的看法是:
孙中山再世才有可能走向民主。或者润涛闫回国当了总统。。
为什么这样说?
你看俄罗斯的改革是从彼得大帝开始的,而他是在西欧学了很多年以后,知道了西方的好处。

日本的的那个皇帝?聪明绝顶,一心要当亚洲的英国,才有了日本的今天。
习近平绝对是一个黑厚绝顶的高手,是站在毛泽东肩膀上的人,。但是对西方的民主制度非常陌生,你怎么能指望这样的人去搞民主改革呢?

webyoung 发表评论于
阎老师真是神算,可比孔明了!
yunong2012 发表评论于
这个系列看来很长
guitarmanzw 发表评论于
期待老阎新作!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历史的发展有其自己的轨迹,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以后我肯定要写一篇文章,等我把这个系列写完。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阎先生提出的或预测的习“组阁制”已经实现。
从这里,习会把中国带到哪里呢?
习会被某些媒体“捧杀”或“棒杀”了呢? 还是习要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呢?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似曾相识。但还是蛮震撼的。 这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必须经历的一部份吗?
------------------------------------------------
“跟着你就是跟着那太阳 (图/视频)“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11/17/6747338.html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入怀' 的评论 : 不知润涛先生的唯心主义是怎样的? 难道润涛先生认为人死了灵魂还在?"

记得阎先生说过几次, "一命,二运, 三风水, 四积阴德, 五读书" (大概是这样). 似乎与"灵魂"有关.
洞庭人家 发表评论于
【任何人或事物,当一个极端不能解释某现象时,另一个相反的极端便是真理。】
现在中国的房价和美国的股价应该符合另一个相反的极端。因为实在看不出来美国的经济比2009好了三倍。
入怀 发表评论于
不知润涛先生的唯心主义是怎样的? 难道润涛先生认为人死了灵魂还在?
old-dream 发表评论于
好戏大戏不远啦?!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阎先生以前有类似的文章, 记得是说, 根据S曲线, 是2019年发生"大事".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益生菌' 的评论 :
阎先生以前有类似的文章, 记得是说, 根据S曲线, 是2019年发生"大事".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我小时候, 我们家养蜜蜂, 大人都说被蜜蜂蛰了,蜂毒对身体有好处. 我看到我父亲手和胳膊同时被几只蜜蜂蛰了, 我父亲跟没事一样.

对蜜蜂NICE的人, 蜜蜂很乖. 我二哥对蜜蜂很温柔, 他在打开的蜂箱附近时, 蜜蜂很安静.
我当时小, 对蜜蜂有点怕, 紧张, 似乎蜜蜂知道. 我接近时它们就快速煽动翅膀,做出要攻击的姿势和样子.

益生菌 发表评论于
你能推断一下中国的房地产?
最近耶鲁的陈志武说,中国房地产泡沫十年内破裂的概率是99%。
yunong2012 发表评论于
期待下篇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我一不吃甜点二不喝咖啡。主要是因为我一喝酒就睡不着,喝越多越失眠。喝多少都没醉过,因为一喝多立刻呕吐出来。我喝咖啡就睁不开眼。睡几分钟后就没事了,可以继续开车很久都不会困。但刚喝完必须睡一会才行,否则困得睁不开眼。咖啡喝越多,越困,需要睡的时间越长。所以,我不喝咖啡。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人种分为:蒙古人种、高加索人种、非洲黑人、毛利人(棕色人种)四大人种。混血是混血。

人种分类不仅仅是看肤色。包括骨骼、毛发等特征。你去搜索一下就知道了。
流云飞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现代人都属于智人,是一个人种。人类内部的基因差异不应该看肤色,按照肤色区分种族是不科学的。不同肤色混合的后代算什么人种?如果要按比例来算那就有无数人种。父系传承Y染色体当然可以一直追溯,母系也可以通过线粒体DNA追溯,但和人种有什么关系?
建筑游戏 发表评论于
润大师,马蜂是闻到了甜味才飞到你身上的,你有没有刚吃过甜点或者喝过咖啡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usgaroo' 的评论 :

上周发现的。我在高梯子上干活,两手都不能扶梯子,拿着电锯在干活时一个马蜂落在我裸露的胳膊上,我怕越是碰它越有可能被蛰,便没动它,等它飞走。我挨过马蜂蛰,特别疼。我当时也腾不出手对付它。可它就是不走。我就继续干活,它就在那舞动翅膀。待一会它就飞走了。我感觉很幸运。我就开始注意马蜂,发现超过10只在我身边飞。有一个落在我头上没毛的地方。我就继续干活。也没事。我下来后就进屋,把门关上,通过玻璃查看外面的马蜂。结果,一个都看不到了。待我一开门出来,很快它们又在我身边飞来飞去。从此,便吸引我开始观察我邻居家的马蜂窝里的马蜂。我家的马蜂想当我的宠物非常明显,邻居家的则躲我远远的。

它们也是担心害怕,跃跃欲试,逐步接近我的。当我两只手都在干活时它才落在我胳臂上的,担心我误解它而杀了它。
建筑游戏 发表评论于
润大师能否推理一下世贸中心是谁炸的
Ausgaro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喜欢您对马蜂的观察这一段,马蜂这么聪明啊。
古龙 发表评论于
回复\'solo1\':对食物的判断能力与智商不同的一种能力,太赞了!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o' 的评论 :

您没看明白我的文章。19大习近平早已实现了组阁制啊。19大常委人选都是他自己挑的。
lio 发表评论于

阎先生,所谓期待是指您认为习近平进一步掌权后会开启“组阁制“。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io' 的评论 :

我期待他什么了?不明觉厉。

我只探索真理,怎么会对任何人有什么期待不期待?我在思考阴阳两届在未来如何实现交流。这是大事。人死了,如何与活着的人交流。对于每天想着利益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去思考这类问题。我这两周花了很多时间在观察马蜂的行为。我发现,凡是住在我家房子上的马蜂,每当我在外面干活,它们就在我身边飞,有时落在我头上或胳臂上,并不蛰我。而我家邻居家的马蜂,从不到我身边,就去邻居家,马蜂也立刻远离我。马蜂有识别人的能力,它们认为我给它们提供了安全感,它们在我房子上繁衍后代而未遭到我的打扰,就想当我的宠物。我在观察研究它们之间的关系。很多人类的行为与动物有极强的关联。闯王、希拉里、普京等等政客,也许有马蜂的某些特征。我在观察研究中。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人种学当然有生物学科学意义。不论你和你父亲的基因差异有多大,比如母亲是另一种族,但科学技术照样能分辨出你与你父亲的血缘关系。这就是亲子鉴定的科学依据。

同类动物的确有血浓于水的感情。这在进化中非常重要,以保持本种群的繁衍。人也一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既有生物学科学原理,也有社会学原理。

当然,社会发展的高速度,把很多原来自以为天然正确的东西给重新审视。比如,对种族歧视的减小研究办法,就引发了对性别歧视、残疾歧视、年龄歧视、职业歧视、贫富歧视、智商歧视等等社会不文明现象的思考。就是在今天,很多人依然趾高气扬地宣传职业歧视(比如高看官员而鄙视妓女),贫富歧视(高看富豪鄙视乞丐),智商歧视(招生时看考分入名校),等等等等,这些不文明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糟粕依然充斥着现代人的头脑。
lio 发表评论于

感觉阎先生对习胖过高期待,习没有那么高的境界。
这一点,我最佩服的是李登辉。可惜中国本土只会培育出“你死我活“的文化。中国只会是恶性循环。


入怀 发表评论于
都是人和人之间的算计,不知唯物唯心的区别在哪?
流云飞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人种只有社会学意义,从科学上讲是个伪概念。因为两个白人之间的基因差异很可能超过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之间的差异。另外留在非洲的黑人之间的基因差异很大。
XYZ3 发表评论于
前南斯拉夫几个国家,从人种上估计也混得差不多了。可是有宗教上的差别,还是可以杀得你死我活。

看看重庆的红卫兵墓地,同一家庭都可以为了保卫同一个领袖杀得死去活来。

只要有人善于挑动群众斗群众, 总能找到一个差异点(收入,肤色,宗教,保皇还是造反等等),然后会有一小撮老百姓就愚蠢地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了。 而大多数人最后就被裹挟其中。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关于地球人种的生物学划分,我早有旧作。在此指明几点给没读过那篇文章的读者一点方便:

1. 美国基本上没有真正的纯种黑人,我的旧作里给出了历史介绍。就目前来说,根据奥巴马是50%白人血统来看,美国黑人平均白人血统超过一半,因为奥巴马比美国黑人平均水平更趋向于非洲黑人。所以,从血统上来说,现在的美国黑人基本上都是白人的孩子,虽然只是有超过一半白人血统而已,但他们的确是白人的儿子和女儿。我的旧作里给出了详细介绍当年美国白人男人把黑人女人当性奴生下的是带有白人血统的孩子。纯的黑人也有,但非常非常少见。基本上都是白人的儿子女儿了,因为基因超过一半是白人的。黑人的最大特征就是:白种人黄种人跟他们混血后的孩子基本上看不出白人和黄种人的特征。在遗传上卷头发黑皮肤都是显性遗传。所以,只要承认现在的美国黑人(个别第一代从非洲来的移民除外)基本上都是白人的儿子女儿,这就不是问题了。唯一的问题是贫富差距如何缩小。

2. 拉丁裔。拉丁裔基本上是白人与黄种人的混血。当年除了美国外,尤其是西班牙白人进入美洲,并不杀害黄种人的印第安人女人,只把男人杀光。这些所谓的拉丁裔,从血统角度讲,其实就跟现在中国女人外嫁给白人生下的孩子一样。你如果看到过黄种人与白种人的混血,你就会发现他们的孩子跟墨西哥人一模一样。因为印第安人就是黄种人,跟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是同宗的黄种人,也被称为蒙古人种。所以,拉丁裔也是白人的后代,至少是一半白人血统。白人应该认自己的血亲,那就没有黑人与白人、黑人与拉丁裔的种族矛盾了。现在有些白人不认亲。

3. 蒙古人种(包括华人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等)在美国除了外嫁的生下了拉丁裔孩子(从血缘上说白人与黄种人的混血就是拉丁裔基因组),才是与白人毫无血缘关系的,或者说是真正的种族矛盾。外嫁或外娶生下的孩子,应该承认是拉丁裔,这是科学。没有与白种人混血的黄种人,跟白人的距离远超过黑人与白人、拉丁裔与白人的血缘关系十万八千里之遥。考虑到黄种人与拉丁裔有血缘关系差不多一半,黄种人见了拉丁裔应该有亲近感。这只是从生物科学角度谈。

4. 从社会学角度谈,人是复杂的,血缘关系未必那么重要,文化与世界观的通融更重要。第二代华人,可能更不在意种族,反而对党派观点更在意。但从生物学角度,美国也就分为白人血统(高加索人种,其中包括印度人)、一半白人一半黑人血统(现在的黑人群体)或一半白人一半黄种人血统(现在的拉丁裔和华人外嫁生的孩子)、没有白人血统(纯黄种人,蒙古人种)。所以,也就是最后一个群体不是白人的儿子女儿。这个群体很小,只占总人口的5%左右。是真正的少数民族。考虑到这个群体在经济收入上偏高于其他群体,白人也就不把这个群体看成是该照顾的少数群体。

美国的根本问题不是种族,因为只有5%的人不算是白人的孩子,而这5%的黄种人又不穷,也不会闹事。真正的难题是:落后的老宪法与先进的生产力不再适应。重新写宪法才是唯一出路,以解决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不稳定因素。
XYZ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usgaroo' 的评论 : 可以看看House Hunter International 这个Home and Garden 频道的节目。我们华人不知不觉有种高估国内发展的倾向。昨天看一对夫妻在华沙找房子。居住条件比北京强太多。
你如果看GDP估计北京上海深圳的人均比波兰不差,而且说波兰的火车比和谐号差许多。可是你比比生活的方方面面,会发现国内还是不行。衣食住行,各方面去比,中国好像人均GDP是世界70多名。想想中国人智商如此高,干得这么辛苦,结果就这样。至于增长率,那是原来老毛时基础太差。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中国共产党与前苏联共产党只是名字一样,其文化传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邓小平的共产党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共产党,或者说是资产党更合适,或者叫中国特色。你如果按照资产党来推理现在的中国政权,那你才能有逻辑上和文化基础上以及制度上的基础。它披着一件写着共产党的大马褂,里边是资本主义原始阶段的本色。你必须用资产党的走向来预测资产党的未来,而不能有共产党的走向来预测资产党的未来。
XYZ3 发表评论于
俞如果在习劝他留时说要尊重7上八下,就是表明自己听江的话,而且也隐含对习将来不退的反对。
说自己身体不好是一种中立的做法,就是我尊重7上8下,你将来如何做我现在不持立场。
Ausgaroo 发表评论于
请教:最近几十年,中国走新自由主义的经济之路,经济成就大火。读过哈耶克作品的我不禁非常困惑,难道《通往自由之路》这些预言错了?而且共产剧团的演出结果已经早就被苏联证实了。中国未来走向何处?还有,美国黑人,拉丁人种人数大增,美国又将走向何处?特此请教。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olo1' 的评论 :

所以,希拉里就能成功地把你这类人都骗得晕乎乎的。
solo1 发表评论于
你的S曲线那样的文章推理比较有说服力些。但关于克林顿夫妇的故事,后续的变量太多,都不在希拉里的可控或可预见的范围之内。克林顿与其他女人的行为希拉里一直是容忍的,从小石城开始就是这样。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你没读我旧作当然不理解为何只有俞正声合格。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人,习近平好不容易等他们滚蛋了,怎么可能留着他们?俞正声则不同,我有旧作专门论及。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这件事早晚会被曝光出来。历史是遮掩不住的。未来我们一定知道,习近平在王岐山无法连任后找了俞正声,而俞正声考虑到俞家名声,又害怕习近平想借此打破任期制,便以身体为借口拒绝了。到了他这个年龄,总能从医生那里找到点病。如果未来的曝光表明习近平没有劝说过俞正声留任以从形式上打破“不守政治规矩”的潜规则---七上八下,那润涛阎的名字倒着写”
---这个是你的推测吧? 那你说说习近平为了打破七上八下,为什么不找其他几个常委?
为什么俞正声不用七上八下为借口,而用身体为借口?未来曝光的未来是什么时候?100年以后,还是? 把润涛阎倒着写就成了阎涛润, 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哈哈。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胡锦涛)说话不算数 和 哑口无言 都是在你评论中出现。
----是不是有两个老闫,在写/回答评论?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see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08:58:32 里面 (我引用那里面你说的话--是你说的, 不能说过就忘)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感觉温加宝后悔死啦, 替习把薄打倒, 最后使孙夭折。 要是薄在台上, 孙恐怕不会是现在的结局.
老阎同意吗?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你害我重新读文章,里边没有找到哑口无言。记得评论里有这句。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胡锦涛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他在视察海军时差点被炸死他都不能调查事件。他说话就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他被郭伯雄徐才厚架空是中央承认的。"
--- 说话不算数 和 哑口无言 是两回事呀,老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胡锦涛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他在视察海军时差点被炸死他都不能调查事件。他说话就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他被郭伯雄徐才厚架空是中央承认的。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根据18大惯例,没直辖市炼励的不能当总书记。就这一条,胡锦涛哑口无言。孙政才没有接班,是因为19大话语权被习近平从江泽民曾庆红手中夺过来了。”

---- 18大只是一次会议,因为是一次,说不上“惯例”, 一次可以说是特例。胡锦涛说,“我就没有再直辖市历练过,也能当总书记呀”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孙政才换的是即将入常的张德江。18大常委里,习近平张德江张高丽俞正声王岐山都在直辖市历练过。只有李克强刘云山没有直辖市的经历,所以李克强没能争得过习近平。刘云山在18大前已经是中宣部部长、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了。其他在直辖市历练过的政治局委员里没有管过宣传口和书记处书记的经历。18大时安排孙政才去直辖市,胡春华去省,江泽民曾庆红的用意非常明显。人们以为“隔代指定”胡锦涛该指定习近平的接班人了,那他就会让胡春华当总书记。这是误判。所谓的隔代指定并不是铁律,是随时都变化的,在江泽民曾庆红眼里,可以随便来个“七上八下”根据李瑞环的年龄量身定做的。如果习近平没能拿到19大话语权,还是江泽民曾庆红说了算的话,轮不到胡春华当总书记,而是孙政才,理由非常充分:根据18大惯例,没直辖市炼励的不能当总书记。就这一条,胡锦涛哑口无言。孙政才没有接班,是因为19大话语权被习近平从江泽民曾庆红手中夺过来了。
solo1 发表评论于
”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而多数情况下只掌握在一个人手中。”说得太对了。期待你的下一篇。
我对事的判断能力还行。对事物的判断能力是与智商不同的一种能力。我大学的同学论智商应该大多数在1%之内,但据我观察基本上其他人都没有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

举个例子,2000年我就判断IT的发展要靠手机平台。我这个搞材料的要指导IT,开始都被当作笑话。有少数人听懂了,至少有两个CEO被我害得被fire了。Steve Jobs看懂了并做成了iPhone,确实是一个商业奇才。这是Jobs自传中没有指出创意来源的产品。

2005年我在城市交通上有一个重大发明,我觉得对在城市化过程中的中国太有意义了,但上至总理温家宝下至各大城市市长没有一个人能看懂。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老闫有错,胡春华的省是恶过重庆多多,孙在重庆时间也不长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曹操承认杨修的大脑比曹操快30里。杨修的智商的确在诸葛、司马之上,但如果杨修有润涛阎一个脚趾头的判断能力,他的结局就完全不同。
格拉斯哥流浪者 发表评论于
lllwww 发表评论于 2017-11-13 04:51:48
觉得润涛阎很像三国里的杨修。

精准:)
lllwww 发表评论于
觉得润涛阎很像三国里的杨修。
liuwenxue 发表评论于
推理似乎成立,预测大多精准。但不知历史是否会给出象老邓先给刘少奇平反再扳倒华国锋一样的明确的印证,来说明希拉里确实做了口交门的导演及习近平确实曾经劝说俞正声留任。我们只好试目以待了!
小徐徐 发表评论于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利益是永远的。经典!
IntoTheWild 发表评论于
读老闫的文章是种难得的享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