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两世情(1):你走了,我却不在

岁月如沙从手指间流逝,留住的沙砾都是记忆的点滴
打印 (被阅读 次)

你送给我一双翅膀,

让我在蓝天上自由的飞翔。

带着你的祝福,也带着我的梦想。



我开着车来到熟悉的槐树下,急匆匆跑了过去。用力拍打着厚厚的木门。门开了,院子里静悄悄没有一个人。我大声喊着:姥姥,姥姥,我回来了。风掀起了蓝色的布帘门窗,叶在灰色的屋檐下飘落,却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有原子当中那颗孤零零的枣树依旧挺立在那里。

秋色的夜,泪水悄然滑落。原来又是一个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在我第一次睁开眼睛之前,就习惯了你的存在,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会离开。60岁,60岁,80岁,90岁,岁月的痕迹似乎与你无缘。每次看到你,总可以期盼你安详的笑脸。粗布缝制的衣服一尘不染,黑色的木制家具摆放的整整齐齐,那架老式的纺车在你手中摇动着,炭火上烧开的锅冒着热气。记得你曾经说,我不会让自己倒下,只要我的手还能够端的起这碗饭。

我还记得你藏在兜里的那个鸡蛋。

在那最困难的日子里,你把舅舅孝敬你的鸡蛋煮好,剥了皮,藏在你怀里。趁着没有人的时候,偷偷塞进我的嘴里。我摇着头表示不要,你瞪了我一眼,叫你吃你就老实吃了!后来我工作了,回到家里你还会再给我住一碗鸡蛋,你坐在那里,看着我一个一个吃掉,听我讲着外面的世界,眼中有着浓浓的笑意。在那一刻我明白了:虽然你平生不蹭走出方圆十里,但是用双手为我打造了一双梦想的翅膀。我走过的每一步路,都带着你的梦想和期望。我是你的希望,你的梦想,是生命的延续。

我多么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带着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你还是走的太匆忙。

妈妈曾经问姥姥:如果到了那一天,你要不要他赶回来,妈妈指着我说。姥姥说:不要。我在的时候,他回来陪我住几天。我走了,他就不要回来了。他在外面给别人做事,要忠于人忠于事,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让他安心做事。姥姥又笑着说:我死了,你们谁也别哭我,死了再哭有什么用,做给人看呀?也不用给我办丧事。去,把准备办丧事的钱拿来都给我买了好吃的。

姥姥走的时候,我不在家。没有人告诉我,可是似乎能感觉到。当我再次回家的时候,我没有像以往那样,放下行李就去姥姥家。妈妈没有问我,我也没有问妈妈。

那一年,姥姥94岁。
 

东湖绿道 发表评论于
这份情感非常真挚。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渔.鹭'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支持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谢谢猫猫
doldentate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行漫记' 的评论 : 是的,她是一个特别的女人,我没有见她哭过,也没有见过她发怒,她一生也没有进过医院。
东行漫记 发表评论于
高寿了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写的情深意切,流畅动人!
渔.鹭 发表评论于
槐树与枣树,北方人?写得深情,等下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