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给菲德尔卡斯特罗的诀别信 (翻译)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打印 (被阅读 次)
菲德尔:

在这一刻让我想起了很多的事情:当我在迈阿密的时候,在安东尼娅家里遇到您;后来您准我一起战斗;以及在做最后准备的那一刻所感受到的紧张和压力。记得一天有人问,如果在战斗中死掉了应该通知谁呢?当时这个问题确实难住了我们,因为谁都没有对此做更多的考虑。可是后来我们认识到在革命中,胜利与牺牲,两种结局都是现实的。很多的同志就倒在了通向胜利的路上。

现在这种跌宕起伏的事情都不再是那样频繁的出现了,因为我们都变得成熟了。 可是我们经历过的事仍然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反复发生。我感到我应该再次履行责任,而这种责任感就是让我参与到古巴革命的原始动力。因此我同您告别,和我的同志们,和您的人民,也是我的人民,告别。

我正式向您辞去在党内的领导职位,辞去我的部长职务,辞去古巴革命军司令员的职务,同时我也正式放弃我的古巴公民身份。至此我与古巴之间再无任何法律上的关联。我与古巴已经演变成另一种性质的融合,牢不可破也无法拣选。

回顾我以往的人生,我坚信曾努力用忠诚与奉献来实现革命的胜利。我唯一严重的失误就是没能在山区里与您初次相遇的时候就给你完全的信任,也没有能够尽快的理解您做为革命家和领导人的优秀品质。

我曾经历过那些陪在您身边的辉煌的日子。在加勒比导弹危机事件中,在那些灿烂又悲伤的日子里,我为从属于古巴人民而感到骄傲。在那些日子里从没有任何一个政治家像您一样光彩夺目。我为自己能够坚定不移的追随您而骄傲,我为自己在思考问题面对困难时能够与您的思想保持一致而感到骄傲。

现在世界上其他的一些国家需要我施以援手以尽绵薄之力。当此之时,我愿以我一己之力勉力承担此责任,因为古巴人民需要您的领导。而今天就是与您分别之日。

我希望您能了解我此刻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我把作为建造者最纯粹的初心以及我的最爱留在这里。我将告别那些待我如子的人民。这样的告别伤及我的灵魂。我将带着您传授给我信念去新的战场,同时带着的还有古巴人民的革命热情,以及履行使命的神圣感。我将与世界上任何角落里帝国主义去战斗。这就是我的力量源泉,用以治愈我内心最深的伤痛。

我再次声明,我已切断与古巴的所有关联,除了古巴带给我的榜样力量。如果我死在异国的土地上,请相信我的灵魂与思念都将给与古巴人民,特别是您。我非常感激您对我的教诲以及给与我的榜样力量,我将永远忠诚直至我生命的最终。

我一直遵循着我们革命的外交政策,并会一直保持下去。无论将来我身在何处,我都将保守我作为古巴革命者的责任,并时刻约束自己。我并不遗憾未能给我的孩子和妻子留下任何财产,实际上我也很高兴并没有为他们留有什么财产。我不会为他们争取什么东西,因为我相信国家会满足他们生活和教育的需要。

我还有很多话想要对您说,对您的人民说,但这一刻我觉得没有必要了。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我的心意,因此就无需赘言了。

1965年4月1日于哈瓦那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是啊,切在决定离开古巴的时候已做好必死的准备,所以这封信的结尾也有托孤的表达。决定牺牲的时候,孩子是心里最大的痛。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老切,
不肯做誉公。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周回陶钧' 的评论 : +1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黄鱼' 的评论 : 黄鱼一条,竟然无人识货,也算奇葩!

谢谢你的评论
大黄鱼 发表评论于
赤匪一个。居然有人崇拜,不可理喻!
md2013 发表评论于
I took a long way than memory。 With me, is the pilgrims of loneliness。 With a smile on my face, and his heart was filled with bitterness。
md2013 发表评论于
Let us face the reality, let us loyal to the ideal.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d2013' 的评论 : Thank you
md2013 发表评论于
How could I turned away in front of other people's suffering。
md2013 发表评论于
If we are romantic, is hopelessly idealistic molecule, we want to is impossible, so,we will be one thousand and one times the answered and said to him, yes, we are such a person.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刷碗工' 的评论 : 一个请愿牺牲自我的“土匪”吗?

谢谢你的评论。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i91856'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评论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渊渊' 的评论 : 请允许我用切的“语录”来回答你:如果说我们是浪漫主义者,是不可救药的理想分子,我们想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我们将一千零一次地回答说,是的,我们就是这样的人

谢谢你的评论。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评论,让我在这文字的世界里不再孤独。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 的评论 : 但保持“理想”应该并不是难事
周回陶钧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三步两桥' 的评论 : 我也是在一点点的阅读这段历史,但是我相信切的革命热情与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
刷碗工 发表评论于
说得好听点是输出革命,本质上就是土匪行经。
qi91856 发表评论于
人类追求美好的理想和愿望是不可阻挡的!

渊渊 发表评论于
精神分裂和奇形的理念才是现代一些无知者崇拜的他的理由。说明人类在堕落。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切是个热情澎湃的革命理想主义者,他牺牲50年后,全世界到处都有他的崇拜者尤其在美洲大陆
bl 发表评论于
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是不容易做到的
三步两桥 发表评论于
切离开古巴的原因一直有多种说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