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景

打印 (被阅读 次)

公司位于市区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中最密集的一块。高楼间狭窄的街道犹如森林中的小径。工作之余常常站在窗前,看看外面的街道,瞅瞅对面大楼里工作的人,或者45度角仰望天空。街道上没有太多的行人,来来去去,基本上都是在附近上班的人。有时候向对面大楼里的人挥挥手,不过从来没有得到响应。

上周末开始连绵秋雨下了几天。今天终于天气放晴,阳光灿烂,温度宜人。在严冬到来之前,上帝正努力给这个城市最后一点温暖。楼下开来一辆车。先从副驾上下来一位年轻人,身穿一身笔挺的西装,拎着一个黑色的小公文包。从驾驶座上下来一位中年大叔,头微秃,身微胖,身穿便装。二人走到大楼门前。中年大叔似乎一直给年轻人说着什么,年轻人只是点头。二人在门前紧紧拥抱。然后年轻人迈步上了台阶走进大门。中年大叔站在后面一直看着。估计是一直等着年轻人消失在电梯中,才转过身来。站了几秒,又回头看了一眼,才走向汽车拉开车门,又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才开车离去。

二人很可能是父子关系,不知道二人正在经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从年轻人稚嫩的脸庞看上去很可能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不知道是来参加工作面试,还是第一天上班。也许这个工作对他十分重要。也许是费尽周折才拿到这份工作。也许是家在外地,父亲送儿子第一次上班。

想起朱自清的散文"背影"里的一段: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直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楼下那位父亲在儿子耳边啰嗦的时候,不知道这个“聪明”的儿子会不会也在心里暗笑,"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

不管刚才一幕是什么情况,祝福他们,祝年青人一帆风顺,祝那位中年大叔身体健康。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