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脚母亲(71)--厉害妈变成怂婆婆

打印 (被阅读 次)
大弟刚上班时还没有自行车。同院隔一门邻居家有五个闺女,其中的老闺女跟大弟
在一个厂子上班。有时看见他一个人在路上走, 就跟他打招呼说稍他回去。弟弟那
么大个男孩子让一个女孩儿带着哪好意思呢, 一再推脱。 那女孩儿就说, 那你带
我不就行了吗。所以后来一段时间里,俩人就搭伴上下班。 这么招眼的一件事肯定
会引来不少议论,一来二去的,假事真做
两个人就真的好上了。


那年寒假我回家, 母亲拿出一张女孩的照片让我看, 说大弟交女朋友了。因为我
常年不在家, 放假偶而回来竟然从来没有见过,或者没有留心过天天都从门口过的
邻居家的人, 当然也没见过这个女孩儿。我没有表态。 我向来认为婚恋是两个人
的事情。那时还没有电视剧新结婚时代, 我还想不到, 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过日
子那么简单。

父母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过反对, 但并不赞同大弟交这样一个女朋友。主要原因有三。
这院子里人都知道这个闺女有名的厉害,姐姐们都惹不起。用母亲的话说,“这个
老闺女在家太霸道。”大弟那么老实厚道本分,还不知得受多少气呢。父子关系时
有紧张, 但母亲还是非常心疼儿子的。 其二是不门当户对。对方家里虽然不是什
么高级别的高干, 但父母都是抗日干部老八路。其父如果不是因病去世有可能提拔
为市一级的领导。而我们父母只是普通机关职员小干部。尤其是母亲,出身在
地主资本家和三辈官僚之家的大小姐,跟老党员老革命完全不是一路人。母亲看人
家太土气, 人家嫌我家没地位。鉴于这两个原因,母亲怕大弟会在人家低人一等,
还是得受气。母亲不看好这当姻缘还因为命相上的一句老话, 就是鸡狗不到头。
我弟属狗, 那个女孩儿跟我弟同年生但大生日, 属鸡。而且见过照片的所有家里
亲戚都说, 从外相上看那女孩配不上弟弟。尤其我父母, 本来看人的眼就很刁,
再加上自家里有这样一个出众的女儿,一般女孩子的确难入他们的眼。

跟许多当妈的不同, 别人家如果不同意一门亲事会表现出冷淡。但是母亲碍着邻居
的面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而且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跟自家人严厉, 跟外人客气。
没进门那就是外人。所以偶而女孩到家里来, 母亲还是当客人一样热情招待, 不
显露一丝的不满意,或者不愿意
。母亲从来不会给人家难堪,父亲也从来没跟大弟
说过什么意见。或许是怕父子又生争端。这让大弟以为, 家里是很同意, 甚至是
很满意这门亲事的。倒是他自己,当初想早点结婚的最大愿望就是彻底离开这个家。
一直以来他对家里,尤其是对父亲都是有怨的。

那时的婚姻法已经有所松动。 80年底,才二十二岁的大弟开始准备结婚了。
那时的人都简单。城里人经济上都差不多, 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 更绝少有
人是冲着钱财结婚嫁娶的。那个年代结婚也很简单。自己准备几床新被褥,几件新
衣裳。亲戚朋友送些实用的生活用品,一起吃个饭就算挺排场了。 我的同学就更是
简单了, 两个单人床一合,买点糖果,同学凑到一起热闹一番,婚就算结了.


母亲是寒假时告诉我这个消息的,说床上用品她准备。那就是说, 父母还是认可
了这庄婚事的。开学走前我就给大弟留下了五十块钱。后来他去天津置办其它结婚
用品,到学校来看我, 说他们要旅行结婚。我又把手头仅有的四十块钱也塞给他。
那时已挺时兴旅行结婚, 省事,免去了闹洞房的尴尬,还可以玩一圈, 回来给大
家撒点糖就可以了。我觉得这是个挺圆满的安排。


可大弟后来跟我说,因为家里没有给他多少钱,他不能举行婚礼, 所以只能旅行结
婚。他觉得很委屈。直到我母亲去世了, 弟妹还在点数他们刚刚结婚时大弟的寒酸,
话里话外透露着一直挂在口上几十年的不满。可想而知当初更是没少让大弟为难。
我不知是弟弟想要的太多家里给不出,还是母亲的确给的他太少。如果母亲她本来
就不心怡这门婚事, 肯定也不会大操大办。我只是想不明白, 既然不赞同,为什
么不说出来。在儿女的婚恋问题上母亲态度显然不同。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父母后来
在我的婚恋问题上竭力干预我的解释?他们不希望我弟弟的老路?我还不明白,
既然那么嫌弃我们家的客观条件,为什么还要跟我弟结婚。如果是看上了弟弟的人
品外貌, 那又何必那么计较家庭。以至于后来弄得大家和小家,两个家都难得安宁。

 

事实上, 母亲曾经的两个担心一点没有说错。弟弟顶着无数闲言碎语当了这家的上
门女婿,却一直被弟妹老革命出身的优越感压着, 被她的厉害和霸道压着, 日子
过得一点也不轻松, 甚至一度非常紧张。她甚至可以在弟弟跟朋友聚会时, 当着
众人的面对弟弟连骂带踢。而且越是家里出事的时候,越是父母得病需要人手的时
候, 她跟弟弟就闹腾的越凶。从打父亲第一次癌症手术, 到最后母亲去世前,从
无例外。而向来厉害的母亲,为了不让儿子受气,便自己把各种气受了。我这个大
姑子,也和母亲一样,努力地讨好弟妹, 为的也是让弟弟日子好过一些。过去是我
老看着母亲的脸色。 现在变成了母亲看媳妇的脸色。在媳妇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看
不惯的事情也不敢管,好多到嘴边的话不敢说出口,顶多跟我念叨念叨, 好把气顺
过去。当然就更不会支使她做什么事情。几十年下来, 媳妇甚至没有给这个婆婆用
洗衣机洗过一次衣服, 更不要说在生病时持候婆婆。母亲整个活成了一个怂婆婆。
姨舅们有时都不可理解母亲怎么至于把自己委屈成这样。当年对我们的那份厉害劲
儿都哪去了。

 

不过让人可以安心的是, 经过多少年鸡飞狗跳的日子,弟弟弟妹之间关系越来越缓
和.我出国之后, 对他们也没少打点,给大弟多少长了些面子。近些年来,
特别是父亲去世后, 两个人因为经济利益也似乎更同心协力了。这让我更加相信,
其实婚姻不需要别人来帮助维护和维系。只要是能把日子过下去的就都可以算上是
好婚姻。 过不下去自然就会分手。母亲和我多年对大弟的担心,以至于把自己搞

低声下气的也许真的是多余的.

跛脚母亲(70)--因婚恋事起争执

跛脚母亲(69)--从死亡边缘活回来

跛脚母亲(68)--隐瞒病情, 强做欢颜

跛脚母亲(67)--乐多生悲,父亲住院了

跛脚母亲(66)--一份真正有价值的荣誉

跛脚母亲(65)--家里的不和谐之音

跛脚母亲(64)--宠爱孩子终将尝苦果

跛脚母亲(63)--顾家的女儿

跛脚母亲(62)-- 三个孩子多一个

跛脚母亲(61)-- 父母终于团聚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