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脚母亲(67)--乐多生悲,父亲住院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文革结束后, 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社会在变,每个人的命运也在往好的方向转
变。七七年恢复高考, 我多年的大学梦终于得以实现。 这在当时可是一件了不起
的大事。逢人问及, 父母就会对他们讲, 全指挥部七十多人参加考试, 就她一个
考上了。 都是靠闺女她自己,我们没操一点心, 。。。他们以我为骄傲,为荣耀。
 在那一时刻, 一个灰头土脸的石油工人, 顿时成为时代的轿子,社会的宠儿。 
到哪里都是听到赞美的声音。不仅是我,父母也从心地里感到高兴,兴奋。很快地,
 怪话连篇的父亲居然也入了党。也许他的怪话后来证明都说得有道理, 只是不合
时宜。父亲说话太直,工作没少干, 人也没少得罪。 尤其是领导,他从来不想得
罪人的后果,所以之前一直不被看好。母亲也不再为家庭出身而感到低人一头,在
能力得到认可的同时也开始得到单位的重用。 父母先后都提升了职务, 当上了科
长,之后又都获得了经济师职称 。工资也相应提高了。  而我, 大学毕业后又顺
理成章地考上了研究生。 好事似乎一下子都聚涌而来, 挡都挡不住。短短几年,
生活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

有话说, 好事情不能一下子来太多。否则人不嫉妒天也要嫉妒了。 
就在我满心欢喜地开始研究生学习时,父亲感觉身体越来越消瘦, 时常腹部感觉不
适。 他自己老是先入为主地跟医生说他有胃下垂, 是胃口的毛病。 在地区医院多
次检查无果后, 医生建议他到对口医院天津二附属, 即老天津地区附属医院做进
一步检查。 父亲住到医院后,就到学校来找我。 父亲每次出差, 只要路过天津都
要到学校来看我, 给我带些吃的东西, 让我补充营养。 他说学习累脑子, 也
消耗体力精力。 说某某大科学家当年就是靠多吃巧克力提神, 等等。。。父亲这
次是来看病,还是忘不了给我带吃的。

父亲说, 他在等胃镜检查。 他说市医院初步诊断可能是萎缩性胃炎。在等的那些天,
我下了课就去医院陪父亲。 每次父亲都是跟我说萎缩性胃炎方面的得到的新知识,
说严重的话这个病有可能转化为癌症。我知道,父亲开始对自己的病有些担心了。
之前他总是不把自己的胃病当回事的。长年地忙于出差, 下乡, 根本没有时间闲
下来关注,修养一下身体。 那时对癌症也听之甚少,不像现在癌症发病律这么高,
这么普遍。直到这次住院父亲才真正对自己的病上了心。这一上心反到有点紧张了。
我嘴上安慰父亲, 不会这么严重的。 但我心里却非常非常地紧张, 甚至比父亲本
人还紧张。

每次走时, 父亲都送我到医院外边, 在附近的小卖店里给我买几板巧克力带上。做
胃镜那天下午, 我下了课就急忙赶到医院。 来到他的病房门口时, 发现父亲的床
收拾得整整齐齐,但是空的。 顿时一种不祥之兆袭上心头, 我神色紧张地四处张
望, 没有父亲的影子,到厕所看一下也没有人。那时, 正有医生跟另外一床的病
人说话, 我也不方便打断他们, 就心急如焚地站在门边等候。等到他们话说完,
我急忙上前打问,“我爸呢?” 那个病友说,“你爸夜里突然发病做手术了, 现
在转移到另外一个病房去了。” “ 那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毛病做的手术呢。”  我
继续问。“说是肠梗阻。” 我万分紧张的神经此时好像一下子放松下来。啊,是肠
子,不是胃;是梗阻,不是癌。

我快速找到父亲的新病房。 父亲好像一夜间突然又消瘦了许多, 脸色苍白,看样子
非常虚弱,在昏睡。医生说, 是肠梗阻, 切下一节肠子, 拿去做化验去了。 我
当时对此并没上心, 因为对医学常识知之甚少, 完全没有理解做化验的本质, 潜
在涵义是什么。 我只是暗自庆幸, 父亲的病并没有像他之前想象的那么严重。因
为之前知道这一天做胃镜, 我大弟也从家赶来。他比我到医院早,已经跟父亲的主
治医生联系过了,跟我说了更详细的病情。  主刀医生是从部队医院来的, 在该院
做实习。这是他的第一台手术,夜里是他值班, 所以急急忙忙上的手术台.因为父
亲住院是等胃镜检查, 所以当时医生也是以胃病为源开刀手术。 没想到, 打开之
后发现父亲胃部完好无损, 于是又把刀口向下延伸,一截截排查,直到发现梗阻的
那段肠子。这样一来,父亲的刀口从胸口到下腹差不多有一尺长。

跛脚母亲(66)--一份真正有价值的荣誉

跛脚母亲(65)--家里的不和谐之音

跛脚母亲(64)--宠爱孩子终将尝苦果

跛脚母亲(63)--顾家的女儿

跛脚母亲(62)-- 三个孩子多一个

跛脚母亲(61)-- 父母终于团聚了 

跛脚母亲(59)--下干校让孩子独守空房

跛脚母亲(58)--没辱父命, 把弟妹拉扯成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