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聊斋 | 夫子叹

微信公众号「有聊斋」,致力于原创最适合手机阅读的小故事。欢迎关注。
打印 (被阅读 次)

沂州滕生,性诚朴。一年,游于胶东,夜宿山林。

 

夜半,忽闻帐外笃笃有声。滕生出帐视之,老翁也。

 

老翁年逾古稀,须发皆白,而衣冠古朴,不似今人。坐树下乱石之上,以杖叩石,喟然不已。

 

滕生奇之,问曰:“老者何人?何故深夜至此?”

 

老翁曰:“老夫孔丘,值夜班方回。”

 

滕生大惊,问:“莫非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

 

老翁面有惭色,曰:“正是。”

 

滕生整衣敛容,长揖曰:“学生滕某,见过孔圣人。”

 

孔子惶忙还揖,曰:“不敢,丘不闻此号久矣。”

 

滕生奇,问曰:“圣人何出此言?”

 

孔子曰:“原来神仙地位,全赖人间香火,香火盛,则地位尊荣,香火稀,则地位卑微。百余年来,礼崩乐坏,世风日下,丘香火日淡,于神仙界地位式微,不做圣人久矣。垂财神怜悯,聘丘作府中典簿,方得容身之地。”

 

滕生大惊,叹曰:“不意圣人竟潦倒若此!”

 

孔子强颜笑曰:“丘知足矣。丘之境遇,胜关公、岳武穆多矣!君不见英明神武若关、岳者,当日香火鼎盛,一时无两,而今为财神左右护卫,日乾夕惕,如履薄冰,岂不悲哉?”

 

滕生闻言,扼腕叹息,方欲再问,忽闻山里鸡鸣,孔子转瞬不见,唯余乱石峥嵘。

 

滕生大奇之。天明,寻近处人家问之,曰,乱石处,古孔庙也,惜五十年前,毁于乱世矣。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