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天长地久(四)

有你,真好,无需回眸,垂目间,春暖花开。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个人的天长地久(四)
oncealways



徐子萧被林辰的一句“晚安”逼下了线,看了一下时间,居然已过半夜。一边洗簌一边想着她那一个人天长地久的谬论,心里直叹气。她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走火入魔了,整天想些什么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事。看来那些动不动就爱呻吟几句的所谓文化人脑子都有些问题。

躺到床上,才记起刚刚定下的星星之约,被她这一打岔,差点把这最重要的事给忘了,心里开始莫名地激动起来。刚才忙着查时间订餐馆没想太多,现在静下心来才发现这将是他和林辰自高中认识以来的第一次单独晚餐,以往的寥寥几次见面都是在同学会上。

这一发现让他自己都无法相信,他开始在脑海里拼命搜索他和林辰之间的点点滴滴,悲哀地发现他们面对面的接触实在是少得可怜。仅有的一次比较长的单独相处还是在大学里,那是他记忆深处一直无法碰触的一个夜晚,这些年他的记忆已经被程序化了,每次倒到那个点就自动卡机。

其实高中第一眼看见林辰的时候,徐子萧心里挺不屑的。报到那天她穿了件娃娃袖的淡蓝色超短连衣裙,一个马尾巴几乎翘到了天花板上,整一个小学生的模样,混在一群刚入学穿得规规矩矩的高中生里显得格格不入。他当时还想这样的女生来这里,真是走错了校门,等着到时哭鼻子吧。

直到后来一次数学考试,初中时一向以数学王子自居的他居然得了第二名,而让他蒙羞的居然是那个小女生!当时的屈辱他一直忘不了,上课时盯着右前方那束马尾巴,牙都咬得咯咯响。这件事后来还被他初中的数学老师嘲笑了很久。

徐子萧从不觉得他那时除了想跟她一比高低以外还有其它任何想法。且不说他在感情上开窍晚,单就林辰那副小学生模样也不会让任何男生心动。不过他记得还是有过一次心乱,那是高二时的一次晚自习。他突然发现那根整天晃在他眼前的马尾巴不见了,心生疑虑,不由往她的座位多看了几眼,才发现她原来把头发放了下来,长长地披在肩上。徐子萧看着看着就走了神,那样安静乖巧的背影,是他从没见过的。那一晚他至少漏看了好几页书。下课时发现他们班好多男生都偷偷地在看她,估计大家都习惯了她的马尾巴,一下子变成披肩长发,都觉得新鲜。

不知道是不是林辰感觉到了那晚大家异样的目光,后来又把马尾巴翘上了,再也没披头散发过。在徐子萧的眼里,林辰一直跟班里的同学隔着点距离,尤其跟男生。那时候班上好几个女生和男生课间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但徐子萧从未见过林辰靠近她们一步。说起来,身为校学生会主席的他,因为工作的关系还跟她讲过那么几次话。

想到这里,徐子萧的眼前又晃起了那束马尾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他索性爬了起来,把窗帘拉开。窗外的灯火一如他发给她的那张图,璀璨夺目。他让自己陷入沙发里,重又打开了手机,把他和林辰的微信通话又读了一遍。突然就想,到底是什么时候他毫无防备的心被她轻易占据,任由自己经历了那么一段苦涩又执迷不悟的青春岁月?

如果说他曾走错一步,那就是他在大学里给她写的第一封信。不是情书,而是一封讨伐信。那一次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他们一帮男生上大学后一直都是好哥们,互通有无,然而不知哪一天开始,大家互相猜疑,说起话来也都含沙射影的。他后来听说全都是因为林辰,说她跟谁谁谁通信了,可那个谁谁谁又说不是,是另外的同学,然后又有人说她同时跟好多男生通着信。

他这才知道他们都偷偷给林辰写了信,其实他知道男生们喜欢她,但以为他们就是说说而已。他自己从来没觉得对林辰有什么男女之念,他一直觉得她冷傲得幼稚。当然另一个原因是,他和她一个大学,近水楼台,要找她易如反掌,还需要写信干嘛。

现在知道了他们一帮哥们因她而生疑,心里的火一下子窜了上去。没想到她看着一副无辜样,暗地里挑拨离间。结果一下子失去了理智的他,当晚就提笔给林辰写了封信,想都没想扔她信箱里去了。

他当时自以为是曾经的学生会主席,有义务为兄弟们两肋插刀。信上先恭维了她几句,无非就是你很聪明大家都很佩服你。然后语气一转,以大哥哥加学生领导的身份劝她不要逗得班上的男同学团团转,同时跟好几个人通信,害得他的兄弟们反友为敌,真要喜欢谁就明说。

第二天傍晚他就收到了林辰的回信,看着信封上自己的名字被写得龙飞凤舞,吃了一惊,以为她的字会是清清秀秀的那种。他有点不安地打开信,发现口都没封。短短几句话,刷刷几秒钟读完后,他的鼻子都气歪了。

信上说:徐子萧同学,在你写这封信前应该先问清楚你的弟兄们,有谁收到过我林辰的一字半言。如果说这封信也算的话,那恭喜你,你是第一个!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谢谢猫mm默默的支持,此时无声胜有声。:) TGIF
傻猫儿 发表评论于
我不出声,但每天都着迷跟读你写的所有呢。特别是那几滴泪,妙笔生花。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mm好记忆。他们的相见要等一等,好多背景要交代,你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个徐子萧在《语无声处》里出现过,但那时我没给他任何戏份。:)这篇让他当主角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这个马尾巴写得好形象,好幽默。这篇有点让我想起《一鸣惊久久》,林辰的个性,那封信几句话,非常鲜明。等着他们相见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