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四十七)母爱动天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所有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
打印 (被阅读 次)

深夜一点多钟,明皓、静仪的卧室里。一天旅途劳累的明皓鼾声如雷,紧挨着明皓的静仪也发出均匀的鼾声。小别后的夫妻在恩爱缠绵之后,放松满足地进入了梦乡。窗外,皓月当空,深蓝色的天空中群星璀璨,如同镶嵌在宝石蓝锦缎上的钻石一样闪闪发光。这宁静安逸的夜景让人入迷,让人心醉。

 

紧靠着双人床邻近静仪这边的是一张童床。突然,童床上的小毛(正瑛)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这哭声在静寂的夜里显得更加刺耳,更加让人惊心。

 

出于母亲的本能,熟睡中的静仪一个警醒,翻身探手摸了摸小毛。就像是有灵性一样,在妈妈温柔的抚摸下,小姑娘立即停止了哭泣,好像知道妈妈就在自己的身边,一切危险都将被妈妈拒之门外,一切病痛都将烟消云散,一切不适都将随风而去。

 

在小毛额头上,静仪的手像被烫到一样,半睡半醒的静仪被彻底地惊醒了。看着身旁熟睡的明皓,静仪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随手打开床头灯,披上一件披风后,在五斗柜的抽屉里找出温度计。

三分钟后,就着温和的床头灯,静仪看到温度计的水银柱停在摄氏四十一度的刻度上。

 

有点紧张的静仪一边轻轻地唤着眀皓,一边用打湿的毛巾给小毛擦拭着,想以此降个低身体温度。

 

睡梦中惊醒的明皓看着站在童床边上的静仪,知道一定是小姑娘病了,连忙下床要帮忙。

 

相比之下,静仪倒显得稳重沉稳、遇事不惊。她用手势止住了明皓说:你穿好衣服,别受凉了。然后去巷口找辆三轮车来。我给她擦一擦后就换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去市立医院看急诊。四十一度,最重要的是要把体温降下来,不能把脑子烧坏了。

 

十五分钟后,夫妻俩带着女儿小毛坐着三轮车直奔市立医院。途中明皓问道:小毛怎么突然就生病了呢?静仪叹了口气说:你大多在外,家里的事不太在你心上。你忘啦,她这小毛的小名是怎么来了吗?不就是因为她体弱多病,爸爸说起个小猫小狗的小名图个吉利,希望像小猫小狗一样地好带。她这隔三差五地生病已经有一阵子了,好像这名字起得也没什么作用,弄得我整天提心吊胆。她这一生病我就整夜睡不好,生怕她出个差错……”听着太太这样说,明皓心里不是滋味,一种歉意油然而起。对不起,静仪!我这在外奔波,家里的事情让你受累了……”明皓握着静仪的手说。你在外奔波也是为着这个家,我在家里照顾爸爸和女儿是我份内的事。我说这些不是抱怨,只是让你知道小毛一直身体不好这件事。只要你别怪我没把女儿照顾好就好。你也知道的,我怀她时因为镇反受了些惊吓,早产了些。用老人的说法就是先天不足,这次我来问问医生有什么建议。静仪平和地回答道,既没有感动,也没有抱怨,平静得像是谈论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到了医院急诊室,原以为深更半夜不会有太多病人,谁知道最近流感盛行,急诊室里人满为患。

排队挂号、候诊,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才见到医生的面。医生检查了一番后说:感冒、发烧,有一点点肺炎的症状;因为高烧的原因有些中度脱水。我这就用安乃静退烧,再给她开些青霉素消炎。挂一瓶盐水,这些药就随静脉滴注。一个小时后就应该退烧了。余下的青霉素就肌肉注射,你们每天带她到门诊注射室去打针就好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小两口子不知道是不是该为不是大病而庆幸呢,还是为女儿又要挂水,还要天天打针而难过。想到小毛经常这样,明皓有点开始体会到静仪在家照顾女儿的辛苦。静仪抱着女儿向医生前倾了一下,我们这女儿早产一个多月,出生后一直体弱多病,我们有什么办法呢?你刚才说血压和血色素都偏低,有些贫血。我可不可以给她输些血?这样既解决脱水的问题,又解决贫血的问题,可能还可以增加她的抵抗力呢,不是说血浓于水吗……”静仪期期地看着医生建议道。

 

这个吗……”医生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后继续说道:像你女儿这样,输母血是肯定有好处的。但一般我们做医生的不这样建议。孩子生病了需要父母照顾,如果妈妈再病倒那不是更糟糕了吗?

 

我身体好着呢,抽点血没问题。如果对她身体有好处,我愿意!静仪坚决地说。

 

明皓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了,连忙抢先说:要输血输我的,我是O型血!

 

静仪静静地回答道: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老小都指望你挣钱养家,过两天你又要出远门了。你要是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就事大了。我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不了大事,也出不了大事,这输血的事让我来吧再说了母女连心,母女的血本是相连的,用我的血最安全!

 

年轻的医生听着这对夫妻争着为怀里的病儿输血,也有点为他们表现的父母之爱而感动,连忙劝道:两位先不要争了,让我先把孩子的病历给儿科主任看看,再把你们要为女儿输血的意向与他说说,听听他的意见。你说这样好不好?

 

 

 

上午九点,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病房、照在两张病床之间的小柜。洁白柜面上,一束向日葵在满天星的簇拥下静静地沐浴在温柔的阳光里,向世界的早晨宣示着自己欣欣向上的生命力。花瓶里,他们的根茎吸取着培养液里的营养。正是这花瓶里的水和营养支持着这鲜花的美丽、芳香和生命。

 

靠近门口的病床上躺着脸色苍白的静仪。静仪的膀子上还贴着拔掉静脉抽血针头后贴上的胶布。靠近窗户是一张专为儿童设计的病床。在两侧的护栏的保护下,小毛(正瑛)躺在中间。一支静脉滴注针头插在小姑娘的左手臂上,沿着滴注塑料管向上看去,只见一个五百毫升的输血包挂在输液架上。通过输液观察孔,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滴一滴的鲜血缓缓地落下、流入小姑娘的血管里,进入她的心肺中,传入她身体所有毛细血管能达到的部位。

 

慢慢地,小姑娘的脸色从苍白转而有些红润,随着同时注入的降烧药和抗生素,小姑娘的体温已经接近正常了。

 

看到女儿已经好转,没有大碍了,静仪轻轻地对明皓说:你照看她一会。我有些头晕,休息一会儿。说完疲惫地闭上眼睛……

 

阳光下,花瓶里的向日葵更加灿烂,更加鲜艳,充满活力。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