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闯进了我的镜头(60)—— 我在等一个还没有完成的故事

人生是一段非常美丽的路程,要享受所有最美的当下,如果每一个当下你都把它当做是最美的,你就不会有遗憾
打印 (被阅读 次)

 

这带着浓厚灰霾色彩的一天,姗然不知道怎样把这惴惴不安的一天打发掉的,自己在公司就像个机器人似的,虽然身在公司里,脑子却留给了中国的地震,留给了让自己魂牵梦绕的那个人。

她想起小时候等待她回家的妈妈,时常因为自己疏忽了时间,回家晚了,等待中的妈妈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个沾上了亲字的人,是最害人的东西,本来是一件没事的事,却让人总是一头钻进了出事的牛角尖出不来,比干坏事的这人还紧张!现在想起来这些话来,仿佛都在对自己说:不禁苦言道,到现在自己才真正体会到妈妈这话的含义,这一天自己不就像是在地狱里游荡吗!那地狱里只有一条路,只出现了一种景象;霓晖被压在预制的水泥板下,腿脚都已经动弹不得,脑袋上的鲜血已经结枷,口干舌燥的嘴巴再也讲不出一口句话了,奄奄一息地等待着救援人员…… 

更糟糕的是早晨起来出门的时候,自己像掉了魂似的把手机遗忘在了家里。使她这一天像灵魂出窍般的游荡在公司以外什么地方,飘来飘去的……就是不知道怎样把心安放到原位。

自己眼下所担的这一百二十分的心不是都是为了一个人吗!她这才惚然,也许现在应该重新定位霓晖在自己心里的地位了,糟糕的是自己发现得太晚了,到现在才知道他已经潜移默化地在自己的心里生根 发芽,慢慢地长成了像自己的父母一样的亲人了,她真有些后悔自己醒悟得太晚,也许这种事只有当危事降临之时,才会知道那个人的份量,才会体会得那样的刻骨铭心,可是这个该死的悟道却是这样的姗姗来迟!

只是他现在己经到了人生的最后一步了,她才知晓自己欠他太多太多了,自己竟没有给过他一个好脸,尖酸刮舌的话说了一大堆,刻薄无情的行动也做了快装满一车皮了,就像人家该自己欠自己多少似的,把自己那点该死的小性子都使到了淋漓尽致。由着自己的乖戾的性子像个没有长熟的小孩子。

拿起了水杯的她又一想,这一想又疼到了自己,如果老天爷偏让自己今生还不上这份债,让它永远欠在心里呢,自己这下半生该怎么活,如何才能够消受得了呢!

想到这里她又是一阵子的黯然神伤……又是一阵子的吊心抽打般的疼痛难忍……  

她连忙出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对着那片自己可以看得到的天空,闲着眼晴双手合十地默念祈祷道:上帝!求求您!千万不要这样子带走他!要是有什么事真的发生,也得让我与他再见上一面,那怕就是一面,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我下半生的所有幸福去交换……

由于没有心情工作,所以她特意放了自己的假,让自己早下班了几个钟头,

天色随着北回归线的回归,太阳变得越来越勤快了,虽然已近黄昏,但是阳光还是不知疲倦地不愿离去,连走在路上的身影都变得就像仲夏已经降临似的短小相随,完全是一派夏初的“晚霞映晖爱晴柔”的景色,姗然突然有了一种闹心的感觉,不是这天不好,是这天好得与自己的心情太不相宜了。

下了有轨电车的她,本来想在街上溜达溜达以转移一下自己这糟糕的心情,可是下了车的她,又偏偏没有了心情,脚底像长了磁铁似的,直奔家的方向而去,仿佛现在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家才能安慰一下子自己此时这走空的心情。

快到家的时候,她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门钥匙,竞没有找到,她停下了脚步,开始在自己的包包中和身上胡乱地摸索着,一边浑身搜索着,一边小声地责怪着自己:怎么出门时这么的不经心,脑袋就好像安错了位置,像长在了别人身上似的。

女士 您好!我想打扰一下!您是不是姗女士,

是的,姗然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脸,便似神经反射般的随口答道,这才抬眼打量起面前的女孩来。

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姑娘笑盈盈地冲着自己,那一脸的灿烂笑容,就像今晚上这夏意阑珊的天气。

那姑娘得到了她要得到的认可之后,并没有收敛起自己的笑容,相反笑得更加的由心和自然,像天使一样的一张笑脸映衬在晚霞的余晖中。

这是给您的东西,又说了声,再见!便一溜烟地把她那纤细的身姿消灭在了晚霞的暮霭之中……

望着那姑娘渐行渐远的身影,姗然这才想起手里拿到的东西,低下头来细看,是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条,她一脸茫然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纸条,只见上面是一片空白,临到纸的底端,才映入眼睛一行书写得工整细致的中文小字,

然…… 我正在等一个人、如果可以的话,还想等一个没有完成的故事……

这声音怎么那么的熟悉,这字体好像也带有一种不再陌生的体温,她的手开始抖动了起来,眼睛像不够使似的,又慌忙地把那张纸翻过来倒过去地翻看着,终于她如愿以偿了,在这张纸的后面又有一行清晰整齐的同样字眼落入她的眼帘:

我把思念都给了你,却不幸把寂寞永远地留给了自己…… 我是你遗失在峨媚山的那只风筝,那根牵在你手中的线,却让我找了那么久……等了那么长……

N.H

看到这里女人已是抑制不住般的热泪盈眶了起来,这行签名她再也不能陌生了,那峨嵋山的金顶自己曾经笑耍着摘下他的压舌帽,那帽沿边上也是这样两个字母,当时自己还曾笑言道:连名字都印在了帽子上啦!是不是生怕别人走错了道,错把你运往广大人民群众的饭桌上,

是他!就是他!不要再犹豫了,此时此刻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怦然加快的心跳声,这加速的心跳更带着一种久违的兴奋,还有一种荷尔蒙快速升腾起来的羞涩……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