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08, 2017 马蹄铁道赏白雪金秋--Tent ridge hike

是一种可以在上面写上字的叶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Oct. 08, 2017. Tent ridge hike。加拿大感恩节的这一天,我们选择了这全程10公里的登山道。这条路形如马蹄铁Horseshoe,位于Canmore镇约60公里之外。当车子沿着742号碎石路朝着水花湖(Spray lake)方向蜿蜒而去时,但见峻峰愈奇而积雪愈深。被白雪与金针松装点的群山如同千千万万幅变幻莫测的绝美图画扑面而来,令人目不暇给。“看啊!这些大山现在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了!因为有雪,还有金针松。”我忍不住一边不停地用手机拍照,一边指着延绵不绝的雪峰向天骏惊叹着。乱云飞渡下的雄峰天山相接,层林尽染,在皓雪,金松,翠柏和蓝天白云的点缀下美不胜收。

去爬一条崭新的登山道最困难的第一步,是如何找到登山入口处(trailhead).我们颇费了一番周折,走错了几个停车入口,又咨询了好几个路人之后,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入口旁没有任何标志的停车场。当我们沿着顺时针的山径进入马蹄铁道,只见满目尽是皑皑白雪,将密集的丛林银装素裹。澄蓝的水花湖在松林之间乍隐乍现。一路上不时地碰到迎面归来的登山客,大家友好地相互问候。有几个人鼓励我们说:你们选择了难走的顺时针方向,最陡峭的路段就是现在这一截,走过去就容易了。后来我们发现,说这个话的人要么是根本没有登顶,要么是存心哄我们开心。因为到了马蹄铁顶部接近登顶的部分,有一拨更比一拨高耸险峻的巨大岩石等着我们。悬崖石缝间布满冰雪,徒手攀岩非常危险。束手无策的我们只能在第一道岩石下裹足不前。好在即使没有登顶,已经能概观水花湖如玉带环绕的全貌。站在疾风呼啸的危岩之下已颇有一览众山小之威势,环绕四周的雪峰非常壮观。

特别值得一记的是,在铺满冰雪的悬崖上,当我在狂风飞雪中拄着雪杖艰难地往上攀登时,突然有一个勇士徒手飞奔而下,在他的脚下扬起了漫漫飞雪,令我目瞪口呆之余惊叹不已。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当我们望崖生畏,不得不半途而废时,那个情景特别让我沮丧。但是即使是最失望的时刻,天骏依然总是把目光和摄影镜头对准了我,他的深情关注终于将我从不甘心的情绪中拉了回来,再次专注地欣赏目所能及的美景。

“太阳,风雨,夏天,冬天,——大自然以其不可描述的纯洁和恩惠,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康健,这么多的欢乐!大自然对我们人类这样地同情,如果有人为了正当的原因而悲痛,她也会受到感动。太阳黯淡了,风像活人一样悲叹,云端落下泪雨,树木脱下叶子,披上寒衣。难道我不是与大地息息相通吗?我自己不也是一部分的绿叶与青菜上的泥土吗?” ---(《瓦尔登湖》)

像上面那段在床头上读过的文字,在浴雪的山川间漫游时重新回想起来是更加动心的。被俗务缠身的日常中遗忘了的诗意和启示,在经过清新的大自然重新洗涤之后,就会鲜明地涌现心头。那时我又想起最近读过的一句话:“大山的气息,是生命的气息”。说那句话的人曾经因为癌症被医生判了死刑,那之后他立志让自己剩余的生命融合于西雅图四周的山山水水中。这句话是他在神秘莫测的深山不停地遨游了五年,焕发新生之后写出的感悟。我想,大自然真的是有无以伦比的纯洁和恩惠啊!我愿走近大山一点,再走近一点,去汲取这清新而延绵不绝的生命元气!

在感恩节的这一天,我是应该深深地感恩能执子之手,与子共游的幸福啊!

金松绕翠柏,白雪饰岱岩。

层林染霜絮,关山渡暗云。

风起玉龙舞,雾散碧环清。

乍阴还乍晴,任意翻波澜。

素手与君握,何惧冰雪寒。

愿得长相伴,笑遨山湖间。

====

一路看层林尽染霜雪:

水花湖如玉带环绕雪峰:

冰雪覆盖的悬崖挡住了我们登顶的路:

当我拄着雪仗颤巍巍地往上爬时,有勇士从冰雪悬崖上飞奔而下:

虽然未能登顶,依然能欣赏到无限风光: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