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他的狗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打印 (被阅读 次)

好久没看见父亲了,睡梦中隐约听见屋下面马路上汽车停下的马达声,不久看见父亲高大的身影拄着一根木棍,一头发白的长发,衣衫褴褛,脸上血肉模糊。“爸,你去哪里了?”我泪水滚滚往下流。

又梦见了父亲,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巾。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八年了,因为没有见到他的最后一面,待我回去老家时已经盖棺了,所以在我的潜意识里父亲只是去云游了,总有一天他会回来,于是我反反复复地梦见他回来的情景。

父亲的突然离去,不但我们全家人都伤心,陪伴了父亲多年的狗“沙煲”更是伤心得不吃不喝寸步不移地守在灵前,我抚摸它安慰它,伤心着它的伤心,痛哭着它的痛哭。后来它真的随主人而去了。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养过两条狗,第一条名叫“噗噜”,在我还小的时候就有它了,每天晩上给它喂食的时候,即使它不在家,在门口大声叫它的名字,它很快就摇着尾巴回来了。后来因为熬不过无情的岁月,它老死了,父亲把它埋葬了。在我家乡,父亲是第一个善待自家狗的人。

后来父亲又养了这条叫“沙煲”的狗,它善于察言观色,深得主人喜欢。它从来没见过我们,但它似乎知道凡是父亲出门迎接的都是自家人,它都会对你摇尾巴跟你亲热。听老娘说,每次父亲出门狗都跟随着,有时父亲要出远门,狗把父亲送到屋下面的公路上,父亲吼它两声叫它回去,它便乖乖地回去。有一天,父亲在睡午觉,沙煲走到床前不断地蹭父亲,父亲也注意到了这几天狗的变化,于是起床跟着它来到了小山丘,发现了刚出生的两条小狗,父亲把小狗抱回家给它们安了窝,沙煲就安心呆家里了。

父亲的离去太突然,兄弟俩去出生地转一圈回来,吃了一个刚刚蒸好的萝卜糯米糕,坐在房间的藤椅上突然就停止了心跳。我们只知道父亲有腰椎盘突出症和高血压,之前带他到大医院去做手术,医生说完术后要卧床静养需要人照顾,父亲决定回家不做手术。父亲的房间里有各种不同的药,他自己看医药书甚至《本草纲目》,有疑难问题就去请教老中医和镇上的赤脚医生。父亲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应该是了解的,他离世前已经把他的保险箱打开了,还发现了这些年他悄悄地在资助几个贫困学生。

大家都安慰我们家人,说好人好去,但做儿女的总是心怀愧疚,对老人关心太少。

可能是阅读了父亲的诗作,于是梦见了他。

 

相关文章:父亲,您是我心中永远的偶像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你父亲这张相,有孙文风范。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谢谢!我相信的。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冬日懂得!他的朋友是这样赞他的:
不趋闹市恋山缘 志壮青春振晚年
正气轻铜而妒恶 平心重徳又彰贤
亲疏贵贱皆兄弟 朝野公私敢直言
他日水墩编郡誌 仁人无愧占篇前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你父亲待狗好,心善,去了善人才能去的地方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你父亲一定是一位重情重义的人, 愿他在天堂安息!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lmonte' 的评论 : 谢谢!
elmonte 发表评论于
亲人的离去,那是种伤心伤肝的痛,任何时候想起都会泪水涟涟。我经历了。楼主保重。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渔.鹭' 的评论 : 谢谢,我会的。祝安好!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谢谢!祝好!
渔.鹭 发表评论于
理解你的深情,多保重。
鲁钝 发表评论于
读了你的文字,感到了你拳拳孝子心。的确,游子在外,心系家中亲人,我们大家何尝不是如此呢?望节哀,保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