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脚母亲(45)--我眼中的母亲很严厉

打印 (被阅读 次)

姥姥去世后的第二年, 我该上学了。
记得有一天晚上吃完饭,母亲问了我几个问题。 其中一个问题是: ‘如果有人问你
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 你怎么回答啊?’ 我小时候很聪明, 学什么都快。但好
像遇事反应比较迟钝,或者说有点死心眼。 可能跟平常不太爱说话, 缺乏锻炼有
关吧。听母亲这样一问,我以为, 只能说喜欢一个人。两选一,这个问题有点难。
当时就有点不知所措, 甚至有点紧张。


不知何故, 自打懂事以后,母亲在我眼里就有一种威严感。 其实在那时的记忆里
母亲从没打过我, 也没有骂过我。 但她身上可能有一点不怒自威的气质,让我有
时会对她有点惧怕。就像小姨后来说的, 他们姊妹多年里也都对母亲多有敬畏。


我就在心里不停地嘀咕: 说喜欢爸爸呢, 那妈妈肯定会生我气的。 可说喜欢妈妈
呢,就把爸爸落下了, 也不行。 当时爸爸不在家,当着妈妈的面我自然应该先说
喜欢妈妈了。于是,纠结了半天, 我说, 我喜欢妈妈。


母亲知道我小脑瓜里想什么了,所以听我说完就呵呵笑了。她说:  “这个问题你应
该回答说, 喜欢妈妈, 也喜欢爸爸。”
问题没答对, 但也没挨说, 妈也没生气。 紧张的心这才放下。
后来我才知道, 那天妈妈是在帮我准备小学的入学面试。 


我最初上的小学就在宿舍大院的后边不远处。但凡有点特殊的场合, 母亲总是要把
我打扮起来。 带我去面试时是这样, 第一天送我去上学也是如此。母亲把我穿戴
整齐,打扮漂亮,把学校发的水果图形的小卡片别在我的衣服上,门钥匙挂在脖子
上, 给我背上她手工为我缝制的花书包, 送我去学校。孩子们都还在院子里玩。
上课时间到了,老师们招呼着自己的学生们, 找门上挂着和小卡片上一样水果的教
室。母亲看着我进了教室, 我的座位在最后一排, 母亲正好能从还没关上的门看
见我找好座位坐下,然后就离开了。


因为班里绝大多数孩子都没有进过幼儿园,我比他们明显地懂得的东西多。上课老
师问什么问题我大都知道, 也敢回答。我明显地感觉到老师对我的偏爱, 就像我
在幼儿园时一样。 我这样一个胆小腼腆的孩子,却在学习上有超乎寻常的强大的自
信心,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了,这让我受益终身。


但是中午父母都不能回来, 我一个人回家, 吃饭,他们很不放心。 于是没过几天,
大概是两个星期之后吧,就把我转学到离银行不远的十七中附小就读。 


天津市第十七中学, 原名新学中学,其前身为天津新学书院,始建于1902年,由
英国基督教伦敦会创办,坐落于当时天津法租界的海大道,现在的市中心大沽路和
赤峰道交口处。是外国教会在天津创办的最早的学院。
小学部是什么时候加入到十七中学的无从考证。 小学部设在一进校门的右手边那座
楼里。小时候感觉那校园好大, 每天课间操时, 所有的孩子们都整齐地以班为单
位排成一队, 然后拉开距离, 跟着广播做操。 最前方的高台上有一个孩子领操。
那时好羡慕那个孩子, 那么风光。 


教学楼里都是木制地板, 走在上边会有咚咚的响声, 特别是上下课孩子们一窝风
进出的时候, 老师总是要提醒大家, 不要动静太大。 教室好像也有些昏暗, 整
个楼里都感觉很老旧, 跟母亲上班地方的感觉很不同。 印象最深的是音乐课的教
室, 那是在一进门右手边那个拐角处的一个小楼里, 里边非常的安静, 除了去上
音乐课的学生, 那里平常像是空的, 加之老旧的暗红色木制结构,有点阴森森的
可怕。楼梯似乎有点窄,好像还是转着圈的,一群孩子上楼下楼就感觉很拥挤。 现
在想来, 很像恐怖电影, 或者民国时代影片中的某个场景。 那时候, 每次过去
都或多或少有一点恐怖感, 尽管每次都是音乐老师领着我们走过去。太阳天空照,
花儿对我笑, 。。。 等等的少儿歌曲就是在那样一个小楼里, 随着老师的钢琴声
唱会的。记忆悠长, 回音缭绕, 从来不曾忘却。


那时候的小学都是半天的课。 如果是下午课, 母亲就带我一同走着去银行。我们
要从东站前边的那个大广场穿过去, 过解放桥。 人小的时候看哪都特别大。 那时
我就非常地紧张, 因为广场上车很多, 好像自己周围各个方向都是车,感觉很危
险, 感觉老也走不到 边似的。 过桥的时候更害怕, 人小, 就觉得那木板间的缝
隙很大, 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地去踩,生怕一不小心就从缝隙掉到海河里去。过了解
放桥, 几乎每天都有一个老头在一座大楼的
门廊下卖五香蚕豆,五分钱一包。母亲那时
管那叫乌豆, 不知是哪个WU字。母亲经常会给我买一包。晚上回来时, 母亲有时
会带我去坐有轨电车。


母亲跟我说, 解放桥是可以打开的。 海河里可以走大船, 船太高时就要把桥打开,
船才能过去。 但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解放桥开桥, 想象不出开桥是怎样一幅情景。

如果是上午的课, 母亲给我找了个伴,我就和他一起走胜利路, 过胜利桥, 然后
沿着海河边走。 这样走路途要长一些,但沿途交通比走东站广场要安全。

从我上幼儿园起, 记忆中父亲的影子渐渐淡了,因为他老在出差。 此我上学时, 
父亲已经调到天津专署财政局工作, 分在企业科。


上学后每天我都跟母亲在一起。除了上学,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银行的大楼里度过。
我跟母亲在银行食堂吃饭, 在她办公室地上铺上报纸午睡, 在她办公桌边写字,
 在她们的休息室里看她跟同事聊天儿打毛衣。我在大楼里找到好多玩趣, 在废纸
箱里翻邮票,看食堂师傅在二楼阳台上晾菜,去图书馆翻书,在一楼的大厅里玩
“滑冰”,在楼梯的扶手上打滑梯, 从顶楼一直滑到地下室, 甚至被告了状之后
还偷偷地滑。


我上学之后母亲总会隔三差五地给我一点小零花钱, 我可以在学校附近的小摊上买
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儿, 鸡毛键子啊, 猴皮筋啊, 或者一些小糖果什么的。家里
的桌子上有个专门放零钱的小铁盒。每次母亲给我零钱就是从这个盒子里拿。 所以
有一次, 我想买一个新的鸡毛键子, 就自己从小盒子里拿了3分钱。下午拿着新键
子在银行大院里玩得满开心的。晚上回家吃完晚饭, 母亲问我,“ 你买键子的钱
是从哪来的。” 不知是母亲发现钱少了, 还是发现我有了一个新玩艺儿。我说,
 就是从小铁盒里拿的啊。母亲非常严厉地跟我说,“我从这个盒子里拿钱给你, 
但你不能自己随便拿钱, 知道吗!”
 这是我的记忆里母亲唯一一次以批评的口气跟我讲话, 让我记住了一辈子。让我
记住了给与拿的区别。

有一天, 班主任让我回家问问家长, 让不让我到少年体校学跳水。是体育老师推荐
我去体校, 因为我柔韧性好。我回家问母亲, 母亲说可以去。 于是, 那个夏天,
 到训练的日子我下午就去体校的游泳池训练,有时天都黑了才回家。 一次, 我到
家大概都有九点了。 母亲说了句, “回来太晚了, 以后别去了。” 因为对母亲
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惧怕,听话的我就真的没再去。


母亲可能没觉得这有什么。 但长大以后的我, 特别特别地后悔当初太听话了, 失
去了培养特长的机会。 现如今, 家长们恐怕都巴不得自己的孩子有这样得机会。
但那时候, 没有几个家长关心孩子的培养, 他们最关心的都是自己的工作。按现
在的标准,那个年代的父母个个都忘我工作,个个都堪称劳动模范。唯独对自己的
子女培养不够。

跛脚母亲(44)--换换风水人能增寿

跛脚母亲(43)--姥姥走了

跛脚母亲(42)--在姥姥家

跛脚母亲(38)--可惜那双手 

跛脚母亲(34)--一家之主 

跛脚母亲(33)--总是要进步的

跛脚母亲(32)--屋漏偏逢连夜雨,与老家的恩怨

跛脚母亲(31)--爱美之心

跛脚母亲(30)--三,五反运动

跛脚母亲(29)--镇反运动

跛脚母亲(28)-- 把一家人带出北京

跛脚母亲(27)--银行清高

跛脚母亲(26)--无法感恩, 可怜的小姨

跛脚母亲(25)--家里的人都爱唱

跛脚母亲(24)---姥爷和戏,小妈

跛脚母亲(23)---姥爷去世

跛脚母亲(22)--乡村女教师

跛脚母亲(21)--十七岁养家

跛脚母亲(20)--老家回不去了

跛脚母亲(19)--生活开始艰难

跛脚母亲(18)--改朝换代

跛脚母亲(17)--靠家吃饭

跛脚母亲(16)---赌气辍学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