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男“精英”的悲剧

打印 (被阅读 次)

1995年初,我在上海,是一名年青老师,从日本传来两件大事,一是神户大地震,一是奥姆真理教的地铁沙林事件。东京地铁的沙林事件导致平民丧亡,整个事件带着邪教的诡异,国内的报道不少。现在手头读到村上春树的杂文集,了解更多。他为此事件写了一本书《地下》,是非虚构作品,在他收集受害方面的证言并采访奥姆真理教的信徒后所写。日本有导演以纪录片拍摄了事后的信徒生活,前后有两部电影,村上春树写了影评,可见,此事件对日本社会产生的巨大影响。

我读的杂文集是村上春树写的,《无比芜杂的心绪》。有他为沙林事件写的随笔三篇(包括影评),关于他写《地下》的前后,他个人的认识。他称此事件是“东京地下的妖术”。事发时他身在美国波士顿郊外大学,上一门日本文学课。作为作家,他决定返回故国,一探根源。他做了第一手的调查,采访六十多位受害者。

“诸行无常”是日本人最爱的话语,是他们受变化无常自然界磨练的结果,但地铁沙林事件的灾难却是战后日本从未有过的使用特殊化学武器计划周密针对日本人的犯罪。五个实施者更另整个社会百思不解,他们是心脏科外科医生和物理学研究生或博士,或人工智能的研究者,“专研理工科学问的精英”。年龄在三十多岁。

村上春树采访过的奥姆真理教的教徒大多出生”正派人家“的中产阶级,成长过程并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和不幸。但“交友关系而言之是狭隘的,几乎没有可以吐露心曲的友人。孤独,往往沉湎于抽象思考,认真地为省死和宇宙的生成苦恼。觉得寻觅异性恋人十分困难,即便找到,也维持不了了正常关系。大学时代专攻理工科的居多。”

村上春树在采访信徒时,问了一个相同的问题:“你在青春期热心地读过小说吗?”回答大体一致,没有。他们几乎对小说没有兴趣,他们对哲学与宗教感兴趣,作家认为他们也许心灵游走于形而上的思考与视觉性的虚构之间。

我想到我们做学生时,读小说常常被认为是荒废时间的,特别是读理工科的只要专业拔尖便高高在上受人尊敬。

村上春树写到讽刺的是,这五个施害者,本该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他们不但退出社会体制,辞去职业,离开研究所,捐掉全部财产,抛弃家小,听从教主麻原彰晃的命令,杀害平民。这些受害者半数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是勤勉工作的普通人。

从村上春树的文章里了解到,奥姆真理教并没有被取缔,它改了名字继续,只是领导者等相关人员被审判,而新的教徒还在加入。今后会不会还出现此类事件呢?

在阅读的过程中,不免想到国内曾经出现过的极端例子,名牌大学的理工男下毒案件及其它案件,比如不久前被害北大女生的施害者嫌疑人是物理学博士。

村上春树文章覆盖的内容更广泛,读到一个作家对社会的深度思考。他对拍摄奥姆真理教教徒纪录片影评的题目是“追求共生的人们,不追求共生的人们”。想来现代社会的发展越来越考验我们,社会到底变得更好还是更恶?每个人有自己的判断。当一件案子发生时,施害者与受害者都是我们思考案件发生的源头。

读小说家的杂文有不少收获,是读第二遍了。就在诊所等候检查的时候,我都喜欢读几页书,在简单的日子里读需要思考的文字。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秋月来访,你的留言值得我思考。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豆腐干,我理解为,读书人,不管是文科或理科,没有人文情怀,文化程度是打折扣的。
觉晓 发表评论于
Riohammer,圣经和佛经的文学性也很强。谢谢来访。
秋月冬雪 发表评论于
我的理解是如果受蛊惑的是普通民众,大家没那么震惊。
但是受蛊惑的人里面,有大量的知识分子,则让大家吃惊加疑惑。
为什么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上当受骗呢?
我们普遍认为如果一个人有文化,代表了有智力去分辨好坏,不容易被带偏。
事实上,很多人有高智力,可是缺乏批评精神。精神空虚,特别容易被精神鸦片麻痹操控。
这个估计是村上想探讨的起因:为什么我们社会上的精英会被邪教侵蚀操控?难道他们不是应该比普通人更懂得分辨好恶吗?
人文修养,是不是能够弥补这个空缺呢?
谢谢博主分享。曾经看过不少村上的书。已经很久没看了。
豆腐干 发表评论于
郁二光 发表评论于 2017-09-14 15:07:50
这个题目非常好。但是讨论的你不够充分。最近有些思考正是这个题目。中国从中央到地方的大部分主政官员都是理工男。而中国因为贪腐下马的官员也基本上是理工男。这是一个偶然现象还是有内在联系值得讨论。我个人认为人文素养在大部分理工男身上的缺失可能是原因之一。理工男相信逻辑,而少有道德约束和文化和历史知识。文化对于像温家宝那样的人是拿来炫耀的,而不是来约束自己行为的原则。这是理工男的本质问题。当然不能否认许多理工男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比如方舟子和老阎。但是这样的理工男视权利如敝屣。
=========
你的想法有点意思, 中国知识分子一直将智力等同权力,强权=真理。理工,文科倒也区别不大,在中国,文是指文章,不是人文。中国的人文概念远在战国就结束了。然后由佛教传入些慈悲的概念。现代人文概念是西方传入的,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接受。
riohammer 发表评论于
读圣经或佛经可能更好一些。这些书是经过千百年来的考验而没有被淘汰的。 圣经和佛经是圣人(君子)教我们怎么去得到最美好的生活与享受, 怎么去做一个正常的人。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飞烟,读喜欢的书像见到朋友。
飞烟 发表评论于
我一个闺蜜特喜欢村上春树的书,跟我推荐过几本。村上是个有良知的作家。
觉晓 发表评论于
郁二光,谢谢。只是记录一下读书感想,对政治不甚了解。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茵茵,我想有机会去读《地下》,层层剥开真相。村上春树写作有意思,在希腊在罗马等地完成长篇小说。
觉晓 发表评论于
猫,希望少一点极端例子,社会安稳。
觉晓 发表评论于
Justness,你想写“哗众取宠”吧。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木愉,不知道如何回答你。不管是谁,在事业上专研,而在人生态度上不要钻入牛角尖,走向偏激就好。
郁二光 发表评论于
这个题目非常好。但是讨论的你不够充分。最近有些思考正是这个题目。中国从中央到地方的大部分主政官员都是理工男。而中国因为贪腐下马的官员也基本上是理工男。这是一个偶然现象还是有内在联系值得讨论。我个人认为人文素养在大部分理工男身上的缺失可能是原因之一。理工男相信逻辑,而少有道德约束和文化和历史知识。文化对于像温家宝那样的人是拿来炫耀的,而不是来约束自己行为的原则。这是理工男的本质问题。当然不能否认许多理工男有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比如方舟子和老阎。但是这样的理工男视权利如敝屣。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华府来访,由你留言,想到北大清华的文革武斗,还有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的残酷批斗。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我也记得事件发生后村上曾做过细致的采访,但书一直没见,多谢觉晓介绍。
在一个宗教小团体里,与外界隔绝时间一长,就容易走火入魔,想入非非,匪夷所思。
没想到青春期热爱文学是一件好事,我觉得至少有一个精神世界平衡物质世界。
穿高跟鞋的猫 发表评论于
此文让我记起来十几年前在美国轰动一时的unabomer案,罪犯是哈佛毕业的数学家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题目哗众取瑽,内容没有逻辑!!!
木愉 发表评论于
陈景润好像也没有什么人文爱好和修养,却也在某个领域里做出卓越贡献。理工男沉醉于他狭小的领域,心无旁骛,成就卓然,也值得尊重。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作为理工男, 至少在我读大学的时候, 同学里稍微“多事”一点的同学, 对人文科学的关心不亚于文科生, 当然没有系统地去接受人文教育, 不过40年前的人文教育”又有多大意思呢?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豆腐干老师,我很惭愧,年轻时读书很浅,现在是比较慢,对小说的要求也是很挑剔,要看了作家背景才入读。我从你在别处的评论里看得出你阅读很深。我没有读过福斯特的书,先把根据他小说改编的电影看了吧。谢谢你提供“线索”。我有同学看了二十四史。
豆腐干 发表评论于
我年轻时爱读小说,历史,老了爱读哲学,历史。小说也读,不过对小说,我的要求是很高的。文字首先要好,要符合中文短而铿锵的特点。情绪,思潮的表达要真挚,不能浅,不能矫。这样一来,能给我读的小说就不多了。我文史哲的文章都写过,小说也写过。个人觉得小说最不容易写。就文字而言,小说是人类思想感情的最高表达。
觉晓看过“小说面面观”这本书吗? Aspects of Novel, by E.M.Forster,是福斯特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英国三一学院的讲演稿,对小说的论述非常精彩。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荔枝,我写时,脑子里想到爱因斯坦和他的小提琴。还有中国的娶了歌唱家妻子的导弹元勋。谢谢留言。
觉晓 发表评论于
一叔大概不清楚事件吧,精英我用了引号,也是村上春树原文的称呼。他们是奥姆真理教的信徒,受教主指派,在地铁上放毒气,导致十二人死亡,受伤更多。因东京地铁内发生,引起民众恐慌。
觉晓 发表评论于
故事会,你讲的我理解为他们需要社交,扩展社交范围,不能局限于某个点。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心已远,你提到了基本的共识。我还想,青年时期,应该不应该让他们爆发一下,释放能量,而不是压抑至三十岁后,变成反社会的人。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子乔,你的留言很精辟啊。记得还在国内时,媒体就有为什么不能出大师级科学家的讨论。村上春树还有从社会形态讨论,限于篇幅,我不再转述。
觉晓 发表评论于
254,武侠小说看多了,会怎么样呢?倒是有些好奇。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友好的质疑一下,前面的澳母真理教和理工精英男有啥关系?不需要精英也可以投毒吧? 因为精英理工男下毒了,从而推理理工精英男悲剧,这面也太广了吧。文科精英男没犯罪的吗?去监狱看看都是罪犯,罪犯是以前是人民群众,能推断出人民群众也是罪犯?
龙湾故事会 发表评论于
好心人应该关心身边那些看上去似乎情感上能自给自足的独行侠,让他们把事业和生活分开,鼓励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带他们听音乐会,看画展,聚会。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比较一下中美两国工程学院大学生的核心课程设置,就可以看出差别巨大。美国顶尖大学工程学院核心课程中有三分之一是人文科学,包括文学、哲学、历史、音乐等。中国顶尖大学理工科系核心课程基本上没有人文学科,我不知道最近几年是不是有所改善。这也可以从一个方面解释为什么中国的民国时期是一个大师辈出的年代,从那以后再无大师。

荔枝100 发表评论于
以前的科学家都是全才,集人文情怀和科学知识于一身,不少科学专家都关注哲学、艺术,20世纪后教育专业化,大洋那边更是如此。没有受过一定人文教育或平时不读人文书籍的人,不免思路狭窄,眼光短浅,如子乔所说:格局小。
心已远 发表评论于
理工科长知识,商科长见识,文科和艺术能培养气质和人文关怀。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觉晓\': 可不是嘛,我刚才在留言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受人文教育少的人,往往思想比较狭隘,格局很小。
cys254 发表评论于
俺知道的理工男青少年时期都是武侠小说迷。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对了,子乔,你不觉得这篇是对你书单这篇的某种呼应?我写的时候有想到。但是我不喜欢下结论定义什么,有开放的格局才好。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子乔,理工男的精英是社会进步的精英,找上门来是好事。再说,我也没有乱下结论。我岂敢?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写写,虽然没有读他的小说,二十年前买了一本居然没有读完。但是真的喜欢一个认真的作家。他翻译了不少美国的小说,也是翻译家。我读了之后还有一些其它方面的感悟,或许再可以写一篇。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觉晓现在开始写一些有争议性内容的文章,太好了。虽然会有一点风险被人骂,可是“听拉拉蛄叫,还不种地了吗?”\n\n小心会有理工男“精英”找上门来。\n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读书读小说的确会提高人的同理心,从而促进人们“追求共生”,也就是所谓的人文关怀吧。现在这边大学里的理工专业都开始越来越强调人文教育了。同时也敬佩村上春树的行动力。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木愉。写得很仓促,算是读书笔记。
木愉 发表评论于
这个标题好!接下来看各种议论,会很精彩。人文修养对于人类是必须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