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山偶遇 (10/10)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随便聊聊
打印 (被阅读 次)

出租车在街道上奔驰,随意和史提夫在车内各自想着心思。史提夫还是蛮好奇想知道随意是否单身,看她成熟干练的样子,她应该是有丰富的生活和工作经验的,但她也时不时表现出拘谨小心和自我保护的一面,不知她在感情方面是不是曾经受过伤。随意坐在史提夫身边不知为什么有少许紧张和不自然,这完全不像她的风格,因为随意在她老公的眼里是个非常会交际的女人。每次公司或朋友聚会,她老公总要带她一起去,因为随意总会和不管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打成一片。

“你在香港会待多久?”终于史提夫打破了沉默。

“我后天就回美国了。”随意有些失落地回道。随意的外公已差不多九十高龄,这次回来随意觉得外公的健康比三年前差多了。她有些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多回来几次探望老人家。

“那你明天还有一天可以好好玩玩,陪陪家人。”史提夫安慰道。

“是的,每次回来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不够用。甜品还没吃够,就又要走了。”随意语带惋惜地答道。两人正聊着,不知不觉中出租车已经放慢了速度并停在了路边。司机按随意的要求把车停在位于九龙酒店和直通车车站的中间的街道上。这次随意没等史提夫掏出钱包,就抢先把准备好的港币递给了司机。史提夫看着不禁微笑地摇了摇头,然后开了车门下了车。随意拿回找钱后也跟着落车。

如果在美国,随意肯定会很自然地上前给对方一个拥抱,然后说再见。但是随意不知是等史提夫先道别,还是她自己不愿意说再见,她就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史提夫,心中带着某种莫名的期待。

“如果你不是赶着回酒店的话,我不介意再陪你去吃甜品的。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一家是很有名的。”史提夫试探地问道。随意听到这,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漪涟,似乎这正是她所期待的但又不想听到的,因为这让她很难拿不定主意。答应的话,她觉得有违自己一直遵守的原则,拒绝的话,她又觉得有点失落。正当她犹豫不决时,手机响了。随意一看,原来是四姨来电。

“四姨你好!”随意也不顾史提夫还站在那儿等她的答复,按了键接听四姨的电话。

“下午和朋友玩得好吗?有没有淋湿?你如果感冒了我可不好向你妈交代。”四姨在电话里关切地问道。四姨的问话就像学生时代的上课铃声把随意的思绪从犹如在课间休息时的游离拉回到了课堂中的现实中。

“我没事,我快要到酒店了,正要和朋友道别呢。”随意突然觉得四姨的电话会不会是有预谋的,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就恰恰在她犹豫不决时打给她呢?虽然她自己都对有这样的想法感到好笑,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电话是及时的。随意又和四姨稍微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今天甜品已经吃了不少了,我也要回酒店等我先生的电话,很巧他也叫史提夫。”随意说完这些骤然觉得浑身的轻松,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往上扬,露出她那招牌的带着阳光的笑容。

“怎么这么巧?看来叫史提夫的都蛮幸运的。真的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带我游了山顶!”史提夫语气里有一丝不容易察觉的失望。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谢谢请我吃甜品!希望你明天的客户会议顺利”随意一边说,一边伸出了手和史提夫握了握。

“也祝你旅途安全。再见!”

“再见!”随意和史提夫道别后各自向相反方向走去。他们两个都有些后悔没有向对方留下联系方式,但是随意觉得这样更好。随意向着酒店走去,左手伸入了裤袋把结婚钻戒掏出来后戴回了无名指上,然后从手袋里翻出手机快速发了个短信给自己的史提夫:”I’m back to the hotel. Call me whenever you have time.  Luv you so much!”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