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粉,新泳衣,飞车,奥林匹克。。。菜鸟带你参加Olympic triathlon

出发时还是一个少年,回首时被问路人称叔叔。我们为什么漂洋过海,我们为什么远走他乡?蓝天白云下,让我写几行为我们那代人做证。
打印 (被阅读 次)

菜鸟带你参加Olympic  triathlon -- 婴儿粉,新泳衣,飞车

 

小时候第一次听到奥林匹克这个单词时,就隐约中感到一种神奇的力量。当然,对连参加学校运动会的资格都没有的人,奥运会是下一个轮回的事了。不过,练习一下,参加个奥林匹克距离的三项全能(游泳1英里,骑车27英里,跑步1万米),对于普通人来说仍有可能。短距离三项后,稍一咬牙也就报了个名。这个当然不是去参加奥运会,只是奥运距离的三项运动,国人翻译成标铁,其实离铁人赛的距离相差还很远。

 

当然为了参赛,买了可以游泳骑车跑步一穿不用换的铁三服(裤档有个薄薄的车垫),及湿衣或防寒湿衣。这种游泳用的湿衣是用来在冷水中使用的,类似于冲浪或潜水时穿的那种软胶衣服,穿上很紧,进入衣服与身体之间的薄薄的水层与衣服一起能够有助于保持体温。刚买回来穿上时,觉得后背的拉链一拉上去,就像被人用手抓紧提着后脊梁一样。幸好,呼吸与两臂的活动不觉得受到什么限制。穿时极其费劲,只得买了一罐婴儿粉先打滑皮肤再穿。

 

去公园里骑车,每次总会遇到需要避开的以各种方式占据路面的行人与走狗。还要躲闪雨后比平时更撘拉下来的树枝,小路上小的大的坚果。有一天车骑得挺快,拐弯时车从小马路上拐了下去,再拐上去时突然车速变慢像拉了闸一样,用力蹬也快不起来,再一看是后胎扁了。看了看网上的录像示范,自己动手换了后胎。试着用二氧化碳压缩空气小瓶打气,结果没打起来,只是在气门嘴上结出一层冰霜。也不知从哪里掉下一个小红橡皮圏,顺手扔进了垃圾桶。第二天去修车店问了之后,才知道那个小红橡皮圏是在小高压气瓶与胎芯之间的垫圈。回家后把垃圾桶翻了一遍,居然找到了那个小玩意儿。

 

每天早晨一睁眼,就想今天是星期几?星期二早晨游泳,星期三早上骑车,星期四清晨跑步,还有练习使用湿衣的日子。二个月就这么过去了。等到还有二个星期就快到时,有时会倒数还有多少天是参赛的日子。前一天的下午,取了号码牌,晚上照着脑中的清单把第二天用的东西归在一起:路车,头盔,手套,车上的水瓶装满。三铁服,防塞湿衣,耳塞,婴儿粉,毛巾,计时表,袜子,骑车鞋,跑鞋,糖块和瓶装水等等。

 

那天天还不亮,闹钟没响就起来了,简单地吃了东西,装车上路。二个小时后,已经听过了国歌,穿着防寒湿衣站在华氏60度的水里等着出发号令。脑子中有片刻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传说,说游泳的人被水草缠着或被漩窝拉下去玩完了。看着远方半英里处拐返的绿三角浮标,觉得还是真有点距离。一声令下,与第二波参赛者一起冲向水的深处。自然是被人蹬撞,像是在水里打群架的意思。开始时想要稍微悠着点游,等过了半程的绿色"糖三角"时再发力。虽然有几个人落在靠后,但是看到离前边的越来越远,赶快开始拚力游动。眼看与前边的人距离越来越近,可稍有放松前边的人又拉开了距离。红色的路线浮标相距遥远,很难游直线,往左游一段又往右游一段,多游了一二百米不止。快到沙滩时喝了一口湖水,也很解渴。差几步就上沙滩了,两个小腿肚同时抽筋好几下,哇,是这样的感觉!出水面后前十几步走的感觉似乎不错,就向存车处开跑,过了一小段后居然头重脚轻摔了一跤,两手向前伸去,从粗糙的柏油小路上擦掉了二块掌皮!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上来问是否需要帮忙,不加思索拒绝后站起来快速走向取车的中转地带。

 

戴头盔穿上鞋推着车跑了十几步后上车出发。骑车先是小上坡,上坡之后还是上坡,有一二英里的坡,坡陡的程度平时没有见过,居然后来在坡的右边有个名叫希望岭农场的门牌。下坡时车子速度飞快,呼啸声中能感受车子的前轮左右稍稍晃动,低头速瞄了一眼,车速已达每小时33英里有余,旁边居然还有骑得更快的人超过。骑到半路,总觉得右脚大????指下面隐约疼痛,心想可能有粒沙子吧,脱了鞋一看,尽然有个像大水泡破了的发白的皮块。怪了,什么时候起泡的?其实后来才发现是摔倒时光脚划破的。骑车前忘了戴上手表,也不知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骑了多远,心想游泳落的靠后,就拼命骑吧,一切都不想,只想用力蹬下每一蹬。每到拐弯时有人用小红旗指路,有警察控制汽车,有义工加油,减速拐弯再加速,把许多鼓劲叫好声留在后面。上坡时虽慢但绝大部分都在骑行,把一大把走着推车的人丢在了后面。上山下山二圈后,已是换跑的终点。

 

把车子放在架子上,穿袜子换跑鞋开跑10K。这是一个二圏的线路。刚起跑没多久,左右腿轮换抽筋,每条腿大腿后面与小腿肚同时抽筋以致不得不腿笔直地停下来,再跑动起来时不时有一阵阵的右脚拇指的痛觉传来。看看离正午还有一个多小时,心中有种轻松感。路边的每个拐弯处的工作人员以及义工们断续多了起来,有水也有运动饮料,前后能看到较多跑的人。一阵儿跑在树荫下,一阵儿跑在烈日下的湖边沙滩边,蓝色的湖水让人想到浸入水中一定会清凉舒适。有一个大高个子的大汉一边跑一边打招呼说:已经跑了快一半了,还能有多远?我也如是附合,一问他才知道他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距离的赛事。要了一杯又一杯的水浇在头上,一丝丝凉意透过全身。因为每个人的年龄与参与顶目都是写在小腿肚上的,看到有些跑短程的年轻人超过时,难免偶尔嘴角闪过极浅的一丝冷笑。坚持,再坚持,直到做放松状地快速跑过用彩色汽球搭的终点拱门!音乐声中有服务人员给戴上了一块小铁皮般的兰色奖牌。又是一程!!

 

运动的好处略过不提。流汗流血地训练参赛,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一块奖牌吗?是亦不是。青春之后,放弃之前,只是怀着一颗打铁的心行在路上而已,虽然几块人皮只换了一块小小的鉄皮。

 

---///

谨向一起参赛不慎车失前轮从山坡上摔倒的朋友致敬,参与就是胜利!你很勇敢!

并向打铁已过半程的兄弟祝贺,多谢鼓励,"太棒了!抓紧报名铁人赛吧!"

 

北美大一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尤其开心USA' 的评论 : 继续跑,只要上了起跑线,就是达到目标的第一步
尤其开心USA 发表评论于
哇,厉害!恭喜您,也向勇士致敬~似乎跑马过后许多人都会挑战打铁这一项目
北美大一叔 发表评论于
落花飘零:握手!有一天或许游的像流水一样自然
落花飘零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写得太生动了。我还在游泳这一项里挣扎。祝早日实现铁人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