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日常(四十)我与鏘鏘三人行

打印 (被阅读 次)

今天打开YouTube“鏘鏘三人行,窦文涛最后一期 发帖盖楼祭奠,没能见证开始却见证结束,这盛世就如他所愿赫然在目,证实了朋友所说,鏘剧停播了,是寿终正寝还是被迫下课,窦文涛在YouTube上的离去令人遐想无限。或许应了他自己选的最后一集的内容,敦刻尔克大撤退,他是完成了使命安全转移回了陆地。但和广大观众一起我还是不由得感慨万千。毕竟在澳洲度过了的二十年有十八年是在听鏘鏘声中中度过的。可以宣告的是我是他又老又忠的粉丝。最早听鏘鏘三人行是和老爸一起。99年我在墨尔本开奶吧,父亲请了假来帮忙带外孙。老人英语不好,看不懂澳洲电视9台和7台,我们就安了个卫星天线,播放中文节目。国内地方台热播的不是吵吵闹闹的综艺节目,就是哭哭啼啼的连续剧老爸他都不爱,就只爱看香港的凤凰卫视。其中鏘鏘三人行即有严肃的话题又可见活泼的诠释,让从大陆过来的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我们每天守着个凤凰卫视能从早班车看到军事节目接连几个小时不间断。我那时困在店里很少读书,遇到梁冬梁某人的开卷八分钟就很喜欢,总想有遭一日定搜来好好读读过把瘾。后来梁冬不做了,由梁文道接手,除了窦文涛我最喜欢的凤凰人就是他,儒雅风流。

 

卖掉奶吧我开始经营7/11,从一家开到两家。在最忙的一段日子里,不能每天都得空,守在电视机前,我会边干着家务边听窦文涛的吧的吧的吧的吧。下班回到家的我人总是紧绷着仍有一脑门子的官司,店里遗留下的事啦,孩子啦,家里做饭做卫生啦,唯一能让人放松的就是窦文涛的贫嘴,他对于时事半真半假的调侃与戏虐常让我跟着咧嘴笑。虽然很讨厌语言低级,哪怕讲的是笑话,但我还是能容忍他的那些不伤大雅的黄段子,这也许是因为窦文涛的文雅闷骚气质吧。除了鏘鏘三人行我还爱看早先的文涛拍案,和后来的圆桌派。可以说鏘鏘是我们许多消息的来源,是我们从海外观察中国社会万象的窗口。窦文涛和嘉宾们的个人观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对国内国际人和事的判断。

 

说到嘉宾,其中尤以梁文道和许子东为嘉。他们两个都是读书人的形象,有品位有幽默感。特别是许子东,三观都很正。年纪和经历使得他很受我身边知性熟女的欢迎,称许子东为师奶杀手要比(称)费玉清更妥帖呢。梁文道是台湾人,他身上有一种沉静和善,佛教徒的馨香,是最不装而最牛X文青。相对他俩,窦文涛显得嘻哈而这种貌似不正经正是推动鏘鏘前行十八年的功力。窦文涛带着文化人敏感的自尊和气魄在有残酷有惊喜的时事面前插科打诨使得整个节目颇有雅俗共赏的感觉。鏘鏘从来没有多犀利尖锐,也没有多深刻高端,它只是开创性地将生活中的朋友闲谈搬上屏幕。对风花雪月点到即止,对时政只是在有限的地方发出几句略有不同的声音,而它对意识形态和社会禁忌的解构意义不言而喻。有时不言更能说明问题,如网友纷纷要求谈论的郭文贵,鏘鏘就一直避免触碰,在窦文涛全身而退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他自己常说的狡狹。反正看了鏘鏘三人行受益匪浅,我们可以用更广阔更宽容的视角看世界看问题。看完节目后人的思维是发散自由和轻松的。

 

窦文涛做锵锵三人行,同一个节目做了十八年。如果按他朋友陈鲁豫的话说,在如今这个时代,八年一直做一件事已经特牛了,十八年一直做一件事简直称得上行为艺术。这场行为艺术在昨天嘎然而止。

 

感谢他,祝福他!

我爱君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angtsz' 的评论 : 同意,就是几个书生,电视荧屏缺乏的角色。
我爱君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飞来寺' 的评论 : 是啊,镪镪一直在河边走,谨小慎微地,如果是北峰实在令人匪夷所思。金星也北峰,袁腾飞也北峰,老两故事会也北峰,这是怎么啦?!
我爱君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xc8585' 的评论 : 握手,准备转到圆桌那儿,只觉更新太慢,不过瘾。




Yangtsz 发表评论于
这也是我下班后放松的节目。窦先生和常客的气质态度是我从小熟悉的父母的大学同事,邻居教授的样子。说几句闲话,不敢逾界,也不失风趣。祝福窦先生。
飞来寺 发表评论于
凤凰卫视说来说去还是官方办的,尺度比大陆放得开些。《锵锵三人行》能走到今天也不容易。还有《世纪大讲堂》,原来也不错,它的变化就预兆了《锵锵三人行》必然会有今天的结果。看来是要走回前三十年的趋势。
wxc8585 发表评论于
节目18年,我一集都没有错过。每天的一大享受没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