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白露夜已寒,远方娇儿衣尚单。相隔乾坤无微信,可望北斗保平安。

打印 (被阅读 次)

暗中时滴思亲泪, 只恐思儿泪更多!

 

这是清代女诗人倪瑞璿的两句诗,请问何人读之不动情?

 

倪瑞璿(1702——1731),浙江宿迁人。她七岁始学古文,八岁能诗,十二岁便通晓经史百家诸书。长大后,凡先秦两汉、魏晋六朝、唐宋大家论著、诗文无不精通。博览群书,体察社会,使她对历史有深刻的认识,对现实有冷静的思考,形成了愤世嫉俗的批判精神。

面对血雨腥风的社会现实,十七岁的她愤然写下了《过兴隆寺有感》。诗中借评论朱元璋开创明朝以讽当朝:

自从秦与汉,几经王与帝。功业杂霸多,岂果关仁义?

作者怀着无比的激愤,无情地揭露了几千年来的封建帝王专制残暴、不施仁义的罪恶本质。从秦始皇到明朝历代皇帝,没有一个是真正靠仁义来统治天下的。一个十七岁的闺阁少女,竟有如此的胆识和文采,真是令人叹服。这首诗,使倪瑞璿初露锋芒便不同凡响,于是她一发不可收,写下了许多怀古讽今,抨击时政,针砭奸邪的诗篇。

倪瑞璿的《忆母》:

广河难航莫我过,未知安否近如何?暗中时滴思亲泪,只恐思儿泪更多。

因忆母而转出母之忆女足见母女感情殊深。她与丈夫徐起泰论诗谈文,恩爱和谐,多有唱和。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爱憎分明,关注民生,粪土王侯的女诗人,却天不假年,三十岁时,英年病逝。

她一生清贫寂寞,坎坷飘零,无所寄托,只是把高洁的志趣、郁愤的情怀寄托在诗篇之中,但在临终前,趁丈夫不在时,却将毕生所作古诗文六卷付之一炬。之后还悲痛地对丈夫说:“妾一生谨慎,计犯天地忌在此耳,曷用留之,以重余罪!”足见她离世前用心之良苦,同时也反映了清代文字狱之残酷,连这样一位独立特行的自由知识分子在临终前还后虑重重。

倪瑞璿的诗歌,笔力矫健,题材广泛,风格高雅。抨击时政切中要害;关注民生情深意厚,充满悲悯情怀;堪称一位极有见识,忧国忧民的现实主义诗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