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在美国的兴起、沉寂和复活

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
打印 (被阅读 次)

麻将在美国的兴起、沉寂和复活

木愉

这几天流传着关于麻将在美国如何兴盛的新闻,一时间,微信上网络上四处都是关于麻将的议论。本地大学的亚洲文化中心每周有一次麻将活动时间,由来自中国的麻将大师一边讲授一边陪打,这个活动已经进行了多年,也算传播中华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对麻将没有兴趣,不过对麻将在美国的来龙去脉倒是感兴趣。多年前,我们家里也支起了麻将桌。常客是岳母、另一个中国老太,还有两个美国老太。某一天,其中一个美国太太把她先人留下来的麻将拿来显摆。那副麻将的正面是象牙,反面是竹子。条子、筒子、万字之类都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上面的角上都镌刻有阿拉伯数字。显然,这副麻将是美国版本,是专供西人打的。麻将盒精致复杂,分为四层,除了置放麻将,还有计数用的象牙条,条上刻有点数。还有四个木质支架供每个牌客放置自己一副牌。另外,还有四个方方的小骰子,装在一个小小的木盒子里,看去就像童话里小人国的家具。

我问老太太:“麻将是从中国买来的吗?”她答:“是我父母在波士顿买的。上世纪二十年代,麻将在美国很风行。”说罢,递给我看她带来的麻将手册。那本书蓝色封皮,一看就是久经了历史风霜的。我打开一看,书也是上世纪20年代出版的。作者是亨利·斯尼德(Henry Snyder), 编者是罗伯特·福斯特(Robert Foster)。时间真巧,当时的中国正好经历了五四运动的洗礼,正为西方的德先生和赛先生着迷呢。就在同时,中国来的麻将却也成为了美国上流社会的时尚。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美国历史上是一个开放抒情的年代。爵士乐的婉约旋律在东西两岸、密西西比河上下游低徊,这个时候,麻将进入了娱乐口味大开的美国人的视野。一开始,麻将是犹太女人消磨光阴的游戏。她们的丈夫走南闯北做生意,女人为了消磨时间,就聚在一处玩上了来自遥远中土的游戏。麻将就此从纽约传播开来,成了美国上流社会的新宠。淑女绅士们在这个小巧的东方玩意前兴致勃勃,把它尊称为“千智游戏”。下了舞场,就上牌桌,在Pung(碰),  Chow(吃),Woo(和)的声声吆喝中送走一个一个快乐的夜晚。1923年,《名利场》杂志登载了福斯特的文章。此君以兴奋夸张的口吻说麻将像风暴一样从西海岸吹到了东海岸。
麻将真的就在东海岸风行起来。纽约在公园大道的街节中引入了麻将的节目,并让12个中国人来表演。不幸的是,麻将表演没有如期进行,因为麻将被人高价买走了。麻将一时短缺,价格一路飙升,直达200美元一副。那段时间,对麻将的需求实在太过强盛,连从芝加哥海关进口的大象骨头进口也剧增。
流行歌手开始把麻将四处传唱。一首标题叫《自从老妈开始打上了麻将》的歌中,歌手以戏谑的口吻说老妈迷上了麻将,家中就一团混乱…
麻将当时差点就要席卷全美,成为跟桥牌分庭抗礼的游戏。不料,麻将热潮只是昙花一现,不久就消退到历史深处。不过,经过一个世纪的沉寂,这朵昙花居然又复活过来。
许晓鸣 发表评论于
麻烦你查一下编者是Robert Foster 还是 Robert Frost。后者长期居住在波士顿,是著名诗人,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也主持过一些书籍的编辑。如果是Frost,则说明当时麻将在上流社会中被认同的程度。
恩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在美国打麻将很奢侈,时间赔不起。
=====================
在美国干什么不奢侈?什么都能做的人说出的话真的很刺激残疾人
噢颜颜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谢谢普及这段历史。
俺在大学初期曾学打麻将,学习积极性高,暑期回去川西,热情拉上姐夫姐姐三人练习(姐夫是高手),结束时候发现不对,左看右看,后来知道,姐夫把我的一张牌拿走了,自己全然不知,另外,期间第一次看见自己为了赢牌撒谎(一直脸红),这次结束,对麻将的热情终结。
木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在美国打麻将很奢侈,时间赔不起。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我喜欢打麻将,虽然并不常玩儿。一个美国朋友每次来访都会要求玩儿,女儿也爱上了,每次都是很好都家庭时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