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肝移植(八:插放胃管)

打印 (被阅读 次)

门开了,进来一位帅哥。白人,看上去20几岁,1米八几的个头,宽松的白大褂掩不住健美匀称的身材。棱角分明,凹凸有致的脸,象雕塑家精心雕刻出来的,我脑里即刻浮现出众多希腊雕象,尤其是那座充满动感侧身曲腿掷铁饼的运动员的雕象。他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护士。他身后跟着2位女护士,手里提着几袋营养液。她们放下了营养液,便离开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护士,I studied him furtively, trying to fathom the secret of his appeal, anyway, 我被摄住了。在这所医院里,我见到的第一个男护士也是白人,中等个,30岁左右,很壮实,没有这种震撼。那是移植前的一天,我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Jenifer, 那位说话嗲声嗲气的姑娘,正准备在我手背上扎IV, 他来了。告诉我,他叫Robert ,今天的护士主管。

问我:你需要翻译吗?

不需要,我回答。

我会给你找个翻译,他仍然坚持。

对话虽短,但仍能感觉出他语气中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as Jenifer looked up meltingly at him, hanging on his words, giggling like a schoolgirl。

他然后对Jenifer说:我来示范你如何扎。

接过她手上的针,貌似熟炼地扎在我手背上。不巧,这一针扎偏了,我的手背马上肿了。他又迅速换了个地方扎。小伙子嘛,喜欢在姑娘面前逞能。后来接触多了,相处得很好,他再也不提找翻译。我移植前,他特地来到我床前,说他要去休假,祝我移植成功。人在初次见面前时,往往带有对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人群的一般看法。就如概率统计中贝叶斯原理里的先验分布。通过一次次接触,相当于一次次观察,收集数据,重新估计模型中的末知参数,从最初的先验分布或先验知识到后验分布,逐步形成客观的认识。贝叶斯原理在许多领域都有应用,尤其是机器学习,人工智能。

眼前的这位男护士又会怎样行为呢?

他告诉我:他叫Scott.负责给我插胃管这事。我身体太弱进食太少,这样下去不行,需要补充营养。医生决定给我插放胃管来输食。

我从来没有被胃管灌食过,便问,怎么安放,容易吗?疼吗?

他回答:胃管安放是把一条细小的管子从嘴里插入,通过喉部,放入胃里。放好后5分钟,拍X光,确定是否到位。他做过很多次。很容易,不疼。

他的语气带有不可抗拒的权威,我同意了。

随后,他出去了。一会儿,带回一位亚裔护士,手里一根半米多长的细管。开始我以为她是帮手,没想到就是她一人放,Scott只是优闲地旁观。她朝我嘴里喷了点液体,让嘴麻木,然后把管子从嘴里放进去。安放过程中,没有内窥镜帮助,全凭经验和感觉。很难受,想吐,好在她很快地放进了。5分钟后,X光机被推进来,照了片。半个钟头后,Scott进来,告诉我:X片结果出来了,没有到位,需要把管子立即取出来,等一段时间再放。取管子的感觉跟插管一样,噁心得想吐。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Scott和那位女护士离开病房,下班回家。我松了一口气,心想今天的折腾总算结束了。谁知,到了晚上八点过,一位黑人护士进来了。

她说:她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Scott让她过来给我安放胃管。

我说:不好放,上次就没有成功。

她说:容易,她放过几十次,没有一次失败。

好吧,我想,来了位百发百中的高手,又是从重症监护室请过来的。

她插管要比前面那位亚裔姑娘慢一点,也顺利地放进去了。又是X光机,照片,这次该没有问题了吧。半小时后,她进来了,告诉我:结果出来了,又没有插对。她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失败,

说:你的胃长得怪,转了弯。

接下来,又是一次痛苦的取管经历。

第二天早上,营养师先来了,说:尽管昨天没有成功,但是外科主任还是坚持要插放。在这件事上,他很坚决 very adamant. 

稍后,Scott来了。

我平静地问他:还安放胃管吗?

他停顿了一下,底气不足地说:还做,不过这次由专门干这类活的人做。他们有图形辅助工具。

我说:你不是说很容易?昨天放了二次都没有成功。二次一插一取,来回就是4次。

他有点不知怎么回答。就说医生坚持我需要胃管进食。这次轮到我坚持我的看法,我说:我吃不进饭,可能因为吃的是西餐。换成中餐可能就能进食了。能不能给我一天时间,就一天,让我试试。如果不行,再放置胃管。

他还在犹豫,我又补充:我太太很会做菜。

他看我态度诚恳而又坚决,于是说:好吧,我去问问医生。

过了一会,他回来了,说:医生同意了让我试一天中餐。

通过这件事,Scott对我的态度开始朝好的方向变化。我临出院前,他要去滑雪度假,专门来我床前告别,并告诉我他还计划读硕士。后来我出院了然后又回来住院,恰好又是他照顾,他还记得我,告诉我:我是他遇到的最好的病人。

我的争取终于成功了。太太马上从医院开车回家,准备用碎肉和碎菜熬粥。熬好了,再带回医院。熬粥不难,难的是我能喝下吗……

夕阳影里一归舟 发表评论于
身体生病精神也往往跟着生病,所以病人多不好对付。你这么乐观、克制、有礼节,医生很欣喜乐见。祝早日康复。
常如 发表评论于
祝福早日康复!
居隐 发表评论于
很感动并替您担心,祝您健康!平安!
syh 发表评论于
非常敬佩!并感谢提供了大量详细的医疗信息,这很不容易。祝您全家健康幸福!
长岛阿美 发表评论于
写的真好,祝你健康平安!
恩安康 发表评论于
楼主对待生命和疾病的态度太让人佩服了。祝福你和你的家人。
xingyi 发表评论于
不仅仅是佩服,更多的敬畏!好人强者珍重!
bybybaby 发表评论于
如此生死历练,lz仍然妙笔生花,赞记忆,赞文笔!距第二次肝移植已经三年半了,楼主现在身体怎样!望更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