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故事连载-圣那泽尔袭击4

打印 (被阅读 次)
 登陆
坎贝尔镇号撞港后,舰上的第三中队突击队员开始上岸行动:2 个冲锋队和5个爆破队,在后卫和一台迫击炮的掩护下登陆。该队的爆破目标为港口水泵房和地下油库。冲锋队队长、穿短裙的罗伊(Donald Roy)上尉是苏格兰人,外号“高地领主”,和他的军士长一起用云梯和手榴弹解决了水泵房顶上的两个炮台,然后带领队员正面攻击,占领了唯一的吊球,形成桥头阵地,为爆破组提供撤退路线,过程中4名冲锋队员阵亡。与此同时,5个爆破小组按计划如期完成爆破任务,但第5 小组伤亡惨重,半数队员阵亡。
 
第一中队和第二中队的登岸行动却没有这么顺利。从01:28暴露身份后,几乎所有英军炮艇都被击中,第一中队只有炮艇ML457 成功登陆;而第二中队只有炮艇ML177上的突击队员成功到达内港老闸门位置,并成功炸毁停靠在内港的两艘德军拖船。除此以外,只有M160和ML269两艘炮艇突破了岸上的炮火到达老码头的上游,但无法登陆,ML160在上游作战,而ML269 则完全失去了控制,在河面上转圈。
被击毁冒烟的英军炮艇
 
作为袭击总指挥,指挥艇上的纽曼中校原本并不需要亲自登陆,但他却是首先在老码头登陆的人员之一。纽曼中校上岸后立即命令迫击炮袭击潜艇坞顶上给突击队员造成重大伤亡的炮台;然后下令机枪射击一艘武装拖船,迫使其向上游撤退。在他的指挥下,突击队员成功挡住德军增援,直到爆破组完成爆破任务。
 
突击队员、步兵军士长托马斯·杜伦特和他的队友在第一中队的ML306号炮艇上,托马斯负责艇上路易斯机枪的发射。受到岸上猛烈炮火狙击,ML306 无法登陆,不得不调转方向撤退,但却与追击坎贝尔镇号的德军驱逐舰迎头碰上,两者之间距离不到60米,ML306 被岸上和驱逐舰上的探照灯暴露无遗,托马斯没有任何掩护,交火过程中,头部、双臂、双腿、胸部和腹部多处中弹,全身鲜血淋漓,但他奋力站了起来,向着德军驱逐舰的剑桥连续射击。这时托马斯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已经成为数架德军机枪的近距离目标,连接中弹,已无法站立,但他趴在机枪的枪座上继续射击,直到失血过多而昏倒。
 
值得一提的是,与英军突击队相比,可以说德军驻守部队的作战经验相对比较缺乏;加之措手不及,所以才让英军突击队贵在神速而获得成功,但随着时间的推进,突击队终因兵力与装备相差悬殊而被击退。
 
撤退
袭击行动海军指挥官莱德舰长和突击队总指挥同在指挥艇上,登陆后,莱德立即前去查看坎贝尔镇号的位置,确认她的舰艏已牢牢插入干船坞。半夜两点左右,莱德意识到超过半数的炮艇已经被击毁,剩下的炮艇很快也会玩完。再不撤退,就真的走不了了。这时候,从坎贝尔镇号上下来的水手已经转移到了指挥艇和鱼雷艇,02:30,莱德返回指挥艇,他下令鱼雷艇发射鱼雷击毁内港的老闸门,然后下令鱼雷艇向入海口撤离。在入海口处,鱼雷艇遇到一艘正在下沉的英军炮艇,在营救过程中,鱼雷艇自身也被击中。
 
而指挥艇在从老码头退到河中央时被德军炮火困住,莱德舰长这时注意到岸上的炮火声音渐渐减弱,指挥艇周围只有七、八艘冒烟的炮艇,起初他以为岸上的突击队员已经控制了德军火力,但很快意识到老码头和内港的老闸门都已经被德军收复,自己无法营救困在岸上的英军,便下令指挥舰迅速撤离,沿途继续遭受德军炮火的袭击。半途中遇到炮艇ML270,莱德命令ML270尾随,两艘舰艇在硝烟和指挥艇最前方机枪的掩护下继续向入海口突围,并成功到达入海口,但是在离海岸线6公里处,一枚德军海防炮落在两艘舰艇中间,位于指挥艇舰艏的机枪手萨维奇(W. A. Savage)阵亡。
 
凌晨两点以后, 位于老码头的突击队总指挥纽曼中校也意识到水上撤退线路已经被切断,岸上的三个中队加起来大约有100名幸存队员,纽曼将他们集合,对他们下达了3条命令:

1.      想方设法回到英格兰;
2.      不到弹尽粮绝不投降;
3.      能不投降尽量不投降。
 
在纽曼中校与突击队员副总指挥考伯兰少校的带领下,幸存的突击队员从老码头撤离,冲过一座严密把守的桥梁进入圣那泽尔镇,因为这是从港口突围到附近农村的唯一通路。没死于桥上机关枪扫射的突击队员最终在圣纳泽尔镇狭窄的街道上被德军堵截,只有5人成功逃脱,其余全部被俘。这5名逃脱的突击队员,最后在法国抵抗组织的帮助下靠步行和自行车成功进入名义中立的西班牙,再从直布罗陀乘船回到英格兰。
 
归途
与此同时,位于入海口附近的两艘狩猎级驱逐舰阿瑟斯顿号和泰恩代尔号一直在寻找26日从圣那泽尔港派出的那5艘德军鱼雷艇,一直到28日06:30才发现它们的踪迹。两艘驱逐舰在11公里近距离袭击了这五艘鱼雷艇。此后不久,这两艘驱逐舰发现了成功逃出的指挥舰和两艘炮艇,舰上伤员被转移到阿瑟斯顿号。在确信没有其他逃出炮艇后,这两艘驱逐舰开始返航,并于09:00与布鲁考斯比号和克利夫兰号会合。
 
没过多久,返航舰队被德国空军的水上飞机发现,德军派出多用途战斗机拦截,但有惊无险,被英军战斗机反拦截成功。鉴于海上天气恶劣,阿瑟斯顿的舰长恐怕炮艇跟不上,便将幸存突击队员转移到驱逐舰上,将几艘跟随的炮艇击毁沉海。
 
在16艘出发的袭击炮艇中,ML160、ML307和ML443也成功逃离圣那泽尔,进入海面。他们在驶向驱逐舰预定营救点的途中被一架德军Junkers 88多用途战斗机发现,战斗机俯冲时,这三艘炮艇同时开火,战斗机在尾翼被击中后坠入大海。他们在集合点一直等到28日10:00,害怕德军的再次空袭,他们决定放弃等待,独立进入大西洋,开始返航,两天之后才回到英格兰。
 
坎贝尔镇号爆炸
坎贝尔镇号撞港之后,德军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颗巨型定时炸弹。相反,他们认为这只是英军突击队一次失败的突击行动。
 
坎贝尔镇号的预定爆炸时间是28日04:30。但整个28号上午都毫无动静。一拨又一拨的德军官兵轮流登上坎贝尔镇号上参观,加上众多德军官兵和港口工人在她的周围转来转去。
 
1942年3月28日上午,爆炸之前的坎贝尔镇号,留意舰上毫无防备的德军士兵。
 
28日天亮之后,越来越多的英军官兵被抓获,都被关押在港口的德军总部,比蒂舰长是其中之一。28日中午,比蒂舰长被提讯,负责讯问的德军军官对比蒂舰长说:
 
“坎贝尔镇号造成的这点小破坏,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修好。”
 
他的话刚说完,坎贝尔镇号就发出了惊天巨响。
 
比蒂舰长面带微笑,温文尔雅地答到:
 
“我们还没你想象的那么傻。”
 
根据突击队员、工兵连长蒙哥马利(Robert Montgomery)的推测,延迟爆炸的原因可能是铅笔雷管中的硝酸被部分蒸发。
 
坎贝尔镇号爆炸时,40名德国军官和港口工作人员正在舰上巡察,总共大约360德军被炸死。
 
爆炸的次日(3月29日),纳粹托特组织(Todt Organisation)的工人开始清理现场,30日16:30,英军炮艇上两枚延时引信鱼雷爆炸,再次在港口造成惊慌。在工人逃离爆炸现场时,港口守卫将他们的咔叽工装服误认为英军制服,开枪射击。
 
 
袭击行动海军指挥莱德舰长
 
坎贝尔镇号舰长比蒂舰长
袭击行动总指挥突击队长纽曼中校
 
后记
诺曼底干船坞被炸毁后一直到1948年才修复。希特勒对圣那泽尔袭击十分震怒,德军西线战区总司令希尔珀特(CarlHilpert)被就地撤职,德军加强了亚特兰大和斯堪的纳维亚海防,加固了圣那泽尔港的防御。因缺乏安全港,对盟军大西洋海上运输航线造成巨大威胁的德军战列舰提尔皮兹号(Tirpitz)此后一直被困在挪威海域,未敢进入大西洋,因此而得到“孤独的北方美人”称号。
 
3月28日凌晨,与ML360交换炮火的德军驱逐舰舰长少校保罗(F. K. Paul)登上ML306号炮艇,看到军士长托马斯·杜伦特倒在机枪旁,奄奄一息。托马斯被德军士兵抬到圣那泽尔的德军医院,但终因受伤太重而死亡,和其他阵亡英军一起埋葬在离圣那泽尔11公里的拉博尔埃斯库布拉克(La Baule-Escoublac)战争公墓。
 
一星期后,保罗少校在战俘营见到突击行动指挥官纽曼中校,提及ML306炮艇的顽强反击,建议英军给该炮艇的机枪手颁发最高勋章。1945年6月15日,托马斯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次年国王乔治六世(当今女王的父亲)将勋章颁授与他的母亲。
 
获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另四人分别是坎贝尔镇号舰长比蒂、突击大队长纽曼中校、袭击行动海军指挥莱德舰长、指挥艇机枪手二等水兵萨维奇。参与行动的官兵中,一共89人获得各级军功章。
 
参与袭击行动的622名英军,只有228成功逃离,回到英格兰。169人在袭击中阵亡(105名海军人员、64名突击队员),215人被俘,送往布列坦尼首府雷恩(Rennes)战俘营。
 
坎贝尔镇号上的舰钟在袭击行动钟被队员保存,并在二战结束时献给宾夕法尼亚州的坎贝尔镇(Campbelltown, Pennsylvania)市政厅。1987年,英国皇家海军将一艘护卫舰命名为坎贝尔镇号(HMS Campbeltown),坎贝尔镇居民投票一致通过,将该舰钟安装在新坎贝尔镇号上。2011年,新坎贝尔镇号退役,这个历经战火、见证时间的舰钟被归还给坎贝尔镇市政厅。
 
坎贝尔镇号上幸存的舰钟
 
英军陆军突击队在40年6月组建后,二战中在挪威、英吉利海峡诸岛、地中海国家、法国、荷兰、德国和缅甸等敌后执行袭击任务,希特勒对其非常规作战手段极为恼火,称之为“野蛮的谋杀”。
 
二战期间,整个陆军突击队共获勋章479枚:其中8枚VC(Victoria Cross,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最高勋章)、37枚DSO(Distinguished Service Orders,杰出服役勋章)、162枚MC(Military Cross,军功十字勋章)、32枚DCM (Distuguish Conduct Orders,杰出表现勋章)和218枚MO(Military Orders,军功章)。
 
二战结束时,大部分海军和空军突击队被解散,只留下三只海军突击队,和陆军突击队合并组成英皇家海军陆战队(Royal Marines)。
 
二战期间的第10突击队大队为盟军大队,战后其中的法国队员成为法国海军陆战队(Commandos Marine)的前身;荷兰队员成为皇家荷兰陆军特种兵(Korps Commandotroepen)的前身;比利时队员成为比利时陆军即时响应部队(Immediate Reaction Cell);而美国陆军游骑兵(United States Army Rangers)的第一游骑兵营前身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英皇家陆军突击队的影响。
 
(完)

感谢阅读。敬请继续关注更多二战故事。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很精彩的故事,使我想起了英国电影“海狼”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有一只猫' 的评论 : 感谢鼓励!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19428182' 的评论 : Thanks. More WWII stories are coming, but will take time to write.
19428182 发表评论于
A wonderful historical remembrance about the WWII, I like it very much. Thanks a lots and hopefully can have the chances to read more your works.
我有一只猫 发表评论于
赞赞赞!感谢精彩好文! 期待更多 :)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村' 的评论 : 谢谢!
老村 发表评论于
精彩好文!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风万里' 的评论 :还有一部英国电影叫 Attack on the Iron Coast,1967年拍的,也是基于这个故事,但这两部片子都不出名。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风万里' 的评论 : 有一部美国电音叫 Gift Horse,1952年的,但不出名,而且虚构了故事,撞港的舰只名称改了。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再次感谢阅读!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新'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南涧采萍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raker999' 的评论 : 谢谢指正。一共360人炸死,应该也算阵亡吧?
braker999 发表评论于
"坎贝尔镇号爆炸时,40名德国军官和港口工作人员正在舰上巡察,总共大约360德军被炸死"
第一篇第一段里说此战斗德军“360人阵亡”,意思是360人战死再加360人炸死这么巧?
红新 发表评论于
谢谢好文。
Zucker 发表评论于
确实,这么精彩的战事以前怎么就没听说过?幸亏楼主的好文,谢谢
雪风万里 发表评论于
这么精彩的军事行动居然从没好莱坞排成大片,可惜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