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的寻人启事(二)

害怕会忘记,为了不能忘记,
打印 (被阅读 次)

一天室友电话告诉我:“月,泰德走了,我送的他,还有其他没离开学校的男生都到了泰德的住处。~~~月,我恨不得立刻飞到美国去”我知道室友一直准备托福,GRE,我也知道室友喜欢泰德。

室友走了,去了北京工作,宿舍就我一人。其实我早就工作过了,去了深圳华为,我是又折回来了而已。跟爸妈呆着不自由,就是说,如果我不想吃饭,他俩就不开心,我一天都呆在房间,有时妈妈敲敲门,进我的屋子,好像故意找个什么东西,哪有她的什么东西,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我的,我因为新的灵感---去美国读个学位而中断了工作,也烦的不得了,我不想把我的烦传递给他俩,我何必让他俩不开心呢,回宿舍吧,反正宿舍可以住到暑期

回宿舍的当天,门卫阿姨叫住我:“这是你的美国同学给你留下的美国电话号码,说如果给他打的话,就在这个日期内”。我一看,已经过了日期,我明白了泰德去美国之前来宿舍找过我,而我和同学们给泰德饯行后就回家了。这个泰德,哎!我问过他我可以送他的啊,他拒绝我了啊。

我知道我在泰德心中的位置,用当时没发明的话,就是他的女神,所以我就使劲的任性的消费。有一回,一位美国学者来南开大学,住在了谊园,自然泰德和他就熟了。一天泰德请那位学者吃饭,让我陪着,还特意嘱咐我的穿着,“那你说我穿什么去见你们伟大国家的人”我有些说不出的情绪。“穿旗袍”泰德说。

那年过春节,我肯定得回家啊。大半夜的我的BB机响了,我打电话过去:“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泰德说:“她们(指呼叫台)24小时服务,对?”

“她们24小时服务,我可不是24小时服务”我不舒服的说完,又立刻为自己说的话不舒服,狠狠地把电话摔在了床上。

看见寻人启事后,我跟室友联系上了,然后我去了北京,室友在北京站接了我,当晚我住在了室友公司的宿舍。

第二天,我让室友联系泰德,没想到,答复:一天都忙。第三天,在让室友联系,答复:一天都忙。

我生气了,真想立刻走掉。平静了一下,我让室友给泰德发了个e-mail,说我们今天就过去,过了一个小时,没有回复,我俩就出发了,我在路上买了两大袋吃食。

终于到了,又见泰德。

刚见面很是热情,延续往常的习惯,见面先对我的穿着简单的评论:好漂亮!

不哈韩的我那天穿了韩式时装:紧瘦高领的暗红色为主打的混色小毛衣,外套有肩带的松垮的长度到脚踝的毛呢裙,脚蹬一双和衣服颜色接近的小靴子。

吃了饭,就是我买的那些,室友有事走了,说好办完事来接我。

房间就泰德和我了,这是他的办公室兼卧室,面积比较大。

一个想我想的都登了寻人启事了,我终于来北京了,却不急着见我,终于见面了,却什么话都不说,整个见面过程我只记住了三个字:好漂亮,就是夸我的衣服时说的。弄的我好心烦,便在他的房间里溜达了一下下,在一间卧室里的床上,我看见了一个叠得整整齐齐的咖啡色薄型防寒坎肩,这个坎肩我太熟悉了,是室友的。

 

 

恩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dwb' 的评论 : 冤家
cdw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你们这个爱情生物链还挺长的。。。。
恩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dwb' 的评论 : 鬼知道。

10几年后,也就是我第一次和泰得的通话,当他由关心我,依然爱我(从不明着说),转而变成愤怒的男版天使,我没有理由可反驳的的,只能听他愤怒,突然,看见了坎肩。。。
我看到了给自己减罪的那个坎肩,立刻说道:“我以为你和***”

“没有”泰得大声说
cdwb 发表评论于
你室友和泰德咋了?
恩朵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谢菲儿来访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恩朵有很多故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