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之死轻于女人一声嗲

打印 (被阅读 次)

美国东部时间周五晚11点,刘晓波离开我们37小时余,城头飘过悼念的博文约30篇,平均点击不足3千,总关注率9万上下。

 

同一个时刻,“周热点”精选的14篇文章中,无一与晓波相关,倒是上海地铁里无名美女无声的一笑,让整个城头倾倒,有4篇嗲文高挂,每篇阅读数都在3万+,加起来12万余。上海女人的跟风文章远不止4篇。但,这点零头,已经重过晓波之死。

 

于是,我愤慨了。古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今对:华男无视故国愁,跨洋还忆沪上嗲。 

 

愤慨之后,我又冷静了。或许,晓波就是轻,远没有女人重?

 

晓波是一瓣微火。那次事件是很多人青春期的燃烧,如同美加的老式暖气炉,熊熊之后嘎然而停,只剩小火在昏暗的地下室默默地烧,罩在铁箱里。如今,这束火也灭了,暖气炉报废。

 

女人是电炉子。每天烧饭都要用,一拧就有。有她才有饭吃,才有觉睡。当然要小心,不在安全操作时,会烫着手。可即使烫,也要用。

 

那看不见的微火,能比得过这炉子吗!

 

这还是在言论自由的海外。而国内,晓波都搅不起一丝风。年轻者不知他为何人,年长者更看重自己儿孙的平安,不轻不长者不关注不评论,要让他们开口,谈谈钱,说说吃,再让校花露露脸。

 

28年过去了,晓波成了一件古董,不合时宜,不招人待见。他所崇尚的自由,是古典追求,现代人太聪明,不在虚的名词上着力。而他所践行的殉道,是悲剧演绎,而这个时代不再崇拜英雄。

 

也许,晓波没找对调子。人是情境动物,需要社会化生存,可大社会大国家正从内在本质上解体,美国有种族撕裂,中国有阶层划分。他为大中国找方子,病人却如一个大花瓶摔裂了,靠着粘合剂勉强支撑,以前的药方治不了这病。

 

从大社会里退出,我们都活在小圈子里。城里的悼念文,留言的是同一批人,不管哪个角度的回忆文。这些人里面北京女人不少。(坊间有说:谈政治要找北京女人,搞生活要从上海女人。)晓波是TA们的知音,TA们的英雄,但只在这个小圈子里。

 

那可不可以去大圈子扬名呢?有,先把自己无脑化。从李宇春到小鲜肉,都是小时代的小嫩豆,但就是有各种花草缠绕。真要有一点不一样的人生,去找自己的小圈子吧。

 

不要责怪商女。她在求生存,做自己的专业,为亡国负责的该是那些被她的歌声抚慰过的看客。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商女,好在无亡国之忧。想唱就唱吧,爱钱爱女人,都可以直奔主题。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他大姑,我现在天天向你学习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谢阎老师指教!
有能力出声的这时不说更待何时.
噢颜颜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哈,你,:)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冰山火海' 的评论 : 虽然曼德拉这句话很鸡汤,但炖汤的那只鸡实实在在。很多时候,光有鸡汤,不见鸡。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主要线索文字内。文字外没啥啊
冰山火海 发表评论于
没看上海女的文章(虽是女人,对婆婆妈妈的事没兴趣)。 看了所有悼念或评论刘的文章和大部分评论。我谨记曼德拉的话:“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热情的人们。 我们可以卑微若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刘晓波求仁得仁, 死得其所。钦佩他。
噢颜颜 发表评论于
。。。
万物以自己的特色和宿命存在于这世上。
这一篇是看题目和你和跟帖者的对答,对这些文字的内外都欣赏。
明日开始在路上。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海1965' 的评论 : 嗲文中不乏风趣幽默的,跳过恶心的部分,还是能享受并快乐着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写上海女的未必是上海女。城里读过最好的,是一个北京女写的上海婆婆系列。
看上海女的也未必是上海女,我这种窥伺猎奇的外地客更多。
所以,你的陈述正确,我的文章也没错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有个角度,政治是春药,晓波是搞政治的,……
大海1965 发表评论于
你说的那片上海女人文章我也看过,老实说,它写的到底是什么,我已经忘记。只记得当时自己被轻轻地恶心了一下。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我是上海女,没有点到你说的上海女嗲,但点击了每一个刘字新闻。
cng 发表评论于
饮食男女,食色性也,刘晓波一条也不沾,怎能和上海女人争高下?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剑吼西风' 的评论 : 纠结三百,你不配提刘晓波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看客678' 的评论 : 多样性才有社会的进步。曾几何时,遍地都是职业革命家,那是有病的年代。到现在,最后一个职业的也去了,同样是病。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ellen123' 的评论 : 女人的嗲以后还会有,刘晓波再也没了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刘三百不提也罢
看客678 发表评论于
其实大家都不那么关心职业革命家和所谓的异议人士的事情, 倒是社会的进步。。
ellen123 发表评论于
关于女人的一声嗲,我都看了,很快忘记。刘晓波的文章也都看了,即使不看,也深深烙印在心。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拿铁咖啡\': 握手。网上会有莫名其妙的人,没法沟通,除了骂他们几句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海尾归\': 现在有话必须说出来。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面包吐司\': 只是感慨晓波受到的关注度不够。回忆去年川普选举时,微信群何等火爆。两项比较,似乎更该去珍惜的反被冷落。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刷子\':晓波有夸大其词说狠话的毛病。但撇去浮华的油沐,他讲出了普通人不常涉及的本质。重要的是,他舍身喂虎了。像我这样的,虎吼一声,就吓跑了。他配得上所有的赞誉。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茵茵梦湖\':你用的形容词品级太高,那不是我
拿铁咖啡 发表评论于
与阎兄同感。
-------------
回复 'twbxw' 的评论 : 洋奴比土奴强。我当洋奴我乐意。
你也来体验下,不比较哪知道好坏啊!村里人总以为翠华最美。
海尾归 发表评论于
LZ说的也是事实,没有留言是一位网上太多自以为是骂街的五毛,不屑为伍。没有更新博客也有这原因。吊念在心里就好了。
面包吐司 发表评论于
刘晓波坚持为民主奋斗的精神可钦可敬!那些嘴里喊着为中国民主抛头颅,洒热血的口号民运分子应该向刘先生学习,应该为争取13亿多人的民主解放继承先烈的奋斗精神献身回国,参与为民主彻底解放的运动中去。走了刘晓波还有王晓波,陈晓波,,,这样民主才有希望。上海女人的嗲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说,不要拿刘晓波的去世来挡住女人们的故事。
刷子 发表评论于
只能说他是不合时宜的人。中国社会在这二十多年突飞猛进,百姓生活状态得到极大改善,更需要小鲜肉们的娱乐,给他的追求毫无感觉。而我这样一个89年的积极参与者,这二十多年在海外看厌的学运人士的嘴脸,对于刘的某些言论,诸如中国需要300年的殖民,北大毕业生95%(数字不准确)都是废物,很不以为然。看他倒是有现今标题党的特性,所谓语不惊人誓不休。本人碰巧是北大毕业的,自认为对社会的贡献还是有的,离废物还有距离。看他倒像是个逆潮流而动的人,于人于己于社会都是浪费资源。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看博主的答复比文章还有趣、还精彩。
所以我说玲珑心肝、剔透文字,你却误当反讽。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ugeriver' 的评论 : 人就是这样子的啊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隐' 的评论 : 不急,大声的叫喊没用。
民主的好处也许下一辈人已经知道,在潜移默化的网上。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文取心' 的评论 : 独寻柳下溪,偏遇有心人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因言获罪,以此为甚。
common sense的人都会愤慨,这才是忍无可忍之处。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am大树' 的评论 : 如果谈一谈就送进监狱,这国已在谷底,没什么可误的了。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香水雨' 的评论 : 微不足道,不需敬
rougeriver 发表评论于
好一个洞世明达的标题!
大隐 发表评论于
上周刚找来 Hannah arendt 的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这个定义平庸之恶的犹太女人差点没被在美国的犹太人唾沫星子淹死,就因为跟踪报道审判屠杀犹太人的头号战犯,发现他长得不像恶魔,很平庸,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一如吃人血馒头,菜市口的围观者,文革中打死老师的中学生,还有向晓波吐口水的五毛五分 oever you are out there。
7/13是我女儿生日,心情却是冰点。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了什么。读遍城里所有纪念贴跟贴,在朋友圈贴了不指名道姓的纪念贴,国内无人点赞-不知所云,99%人不知晓波何许人,1%也许认为此举跟搅屎棍无异,脑子进水,撑的,永远的粪青。能够愚民到大多数都认为是“士大夫误国”,只能仰天长叹了。
我唯一能做的是每年7/13为女儿点上生日蜡烛时,为晓波点上一根心烛。
to 楼主:潜水的还是大有人在的。老公看我唉声叹气,问怎么不追剧啦,哪有心情。可是看完所有评论,restless,无以渲泄 泄,还是看了两集我的前半生。第二天挑一套黑裙去上班。Life goes on.
文取心 发表评论于
高阁客竟去 小园花乱飞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承认对刘晓波了解的并不多,但对他所受到的不公正表示悲愤,他的灵魂现在自由了,以他为代表的一群人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做出了努力,非常敬佩!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提得出解决方案才有用。
空谈误国
香水雨 发表评论于
你不但关注还写了一篇 敬佩!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wbxw' 的评论 : 洋奴比土奴强。我当洋奴我乐意。
你也来体验下,不比较哪知道好坏啊!村里人总以为翠华最美。
twbxw 发表评论于
自己当一洋奴还不够,非要拉着其他人一起当洋奴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这个,哈哈,有可能是某种教育的结果,动辄就要从南书房高屋建瓴。
有个小例子,在文章里,习惯用“我们”,而不是“我”。“我们”有时是一波人,有时就是所有中国人,这个“们”可大可小。
搞孪生素数研究的张益唐在接受老美采访时,也是用复数自称。老美记者敏锐地感觉到这种用词方式的不同,明明是他一个人的研究,哪有什么“们”。一个集体主义高于个人的国度里,语言是可以被异化的。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既然一叔谈到人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就该想到人的多面性和精神分裂。
色情小说和战斗檄文不矛盾。
一叔没出江湖的时候,我也为川普写过时事评论的,用分裂的方式写,装得有模有样,象个严肃的学者,没见着笑场的。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陶是香港一枝健笔,肥佬黎的生果报是那里唯一敢同党国叫板的媒体。这边的媒体也好,平头百姓也好,眼睛都是盯着公权力,哪有谁会死咬住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不放,可咱国人就不一样,即使远渡重洋换了身份,依然把自己当成体制的组成部分,入戏深的,写起批判檄文,仿佛是南书房行走。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strologer07' 的评论 : 中国人的国民性比较模糊,因为中庸,因为混杂。
相对应的,日本人很清晰。“菊与刀”里说,日本有“羞耻感”但无“罪恶感”。
中日相近。依我看,中国人有中度的羞耻感,轻度的罪恶感,对大恶大罪没有辨别力,对大善大美也没有欣赏力。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阎立华' 的评论 : 一看阎兄open mind我就愿意继续吵。其实我们都是同一个背景文化,都有一种条件反射式的情绪,换个角度其实没那么愤怒,首先要承认人性。
还有就是,你非得让一个写色情小说的去写苦大仇深檄文,你不怕笑场?
Astrologer07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 的评论 : +1。再加一条,还有传播的恶。

阎老师,我尊称您为老师。我的观点是国人传统观念与宗教教义的大杂烩:中国人缺乏羞耻感,明明是罪,却只说恶。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2017-07-16 07:02:10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说句丧气的话。
除了这些悼念的文字,我什么也不能做。
--------------
特别理解您,阎兄。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难怪,现在边姐八卦起来头头是道。旅游文还一本正经,星座文神神叨叨,男女文莺莺燕燕。姐,长进了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现在男人占不到一半,四六开,男四女六。
刘晓波的嗲是一种策略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籽姐,你懂美国,不大懂中国。
中国人爱正话反说。他说他没有敌人,分明是他感到了太多的敌人。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教训得是。
小声自辨:这里写文章的人都有对此事发声的能力和动力。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ppertown' 的评论 : 都是形式。有了这个心意,就到了。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这么一大篇的读后感是,中国人种的智商21世纪与1世纪没区别。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不能拿你们老师的话当真。
他是失望之后的逃避。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八音涧' 的评论 : 刘晓波这种做法改变不了中国大众。应该考虑换个方法。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getstarted' 的评论 : 西方民主再烂,总比专制强。
有人天生奴隶命,一个字,贱!两个字,很贱!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刘晓波的言论经常被断章取义地拿出来。大多数人从这些只言片语里了解他。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纪念“是个廉价的词,有时只是”为了忘却“。
夹杂京沪,是私货,我的个人毛病。写写批评得对。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扛着锅盖回:上海女人比非上海女人更有中国式的实际。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说句丧气的话。
除了这些悼念的文字,我什么也不能做。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dy' 的评论 : 一呼万应是无脑。呼了上百年,应者仍渺渺,是麻木。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姐' 的评论 : 我看的是点击率。
晓波文的留言率算高的。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tapler123' 的评论 : 你说到了一个轮回。悲哀的是,轮回之后没长进。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声嘶力竭123' 的评论 : 这些人特征明显,可以绕着走,视若无物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 的评论 : 平庸之恶,旁观之恶,是中国人自带的属性。既然人人有,也许不算恶。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西风-西风' 的评论 : 堕落,言重了。中国人的生活,大多数生不由己。
女权社会也谈钱和女人。城里的女人们就爱聊自己展示自己,不带男人玩。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八卦从来都是比政治更吸眼球,经历过六四和学运的人才会对刘晓波的去世有感慨,何况他的主张和他这个人已经“成了一件古董,不合时宜”,没被热度关注人之常情。这是个不再讲理想,“不再崇拜英雄”的时代。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总要找杆秤啊,不准咱再调!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还是您老有见识,刘晓波君的没有敌人就是另一类的嗲,是一厢情愿的嗲。姜还是老得辣,佩服。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送你个横批 男女各占半边天
-------------------------------------
古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今对:华男无视故国愁,跨洋还忆沪上嗲。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举手提问.
那位先生说没有敌人,就没有仇恨.
那嗲声所显示的爱怜,和他说的并不矛盾?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既然阎哥点名我也回应一下,前提是俺尊重你的想法但不代表同意你。
首先,政治这东西不像男女之事人人爱好人人无师自通,苛求人人表态人人关注就不切实际,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不懂的事非得写一篇表态的文章有多大意义?
其次,不能期望人人作英雄,人生来就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海外说话没风险,怎能拿这个标准要求国人,只要一个人不助纣为虐我认为就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我特别反感这时候写反思或者批评逝者的文章,不是观点本身,是不懂事,好比911刚炸死3000人有头脑者马上说咎由自取,该炸,这种人再聪明再有知识在人性上也是个p,因为没有cs。
时政帖本身就跟帖少,没啥奇怪的,如果老兄还咽不下这口气,裸奔一下肯定关注的人就多了。
另外,不吱声有可能在偷偷关注,不帮助恶就是善,放松。
coppertown 发表评论于
7/12 日下午都在Oslo 城中,徒步来到 Nobel Peace Center 时己是下午六点多了,center closed.
很遗憾未能瞻仰一下那把特别的椅子。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15/20089750

zt 三級劉曉波 陶杰

紀念劉曉波先生,須了解劉曉波思想三階段。
第一階段是一九八九年之前的「中國人種缺陷論」:「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的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這可能與人種有關。」這是十九世紀的人類學觀。
第二階段就是「零八憲章」,吸收了英國大憲章和西方自由主義(Liberalism)的智慧,這是二十世紀的西方文明觀。
第三階段是劉曉波被捕前後,聲稱「我沒有敵人」、「即使變成骨灰,我也會擁抱你」──這是以基督教為基礎的二十一世紀的左翼大愛觀。
此三階段,橫跨三世紀的西方文明思想。第一階段最現實,第二階段最合理,第三階段則虛妄而有點肉麻──猶太人被納粹送入焚化爐之後,會以他們的骨灰擁抱希特拉和希姆萊?不要開玩笑,你去問問一個以色列人好了。
即使如此,劉曉波思想的光譜廣濶,不同的人,可以各取所需。然而三階段之中,以第一階段的人種論最現實。劉曉波自己如果在第一階段有深入的研究,其二十年後的死事可免。
為什麼?因為戊戌變法,早有一個譚嗣同,以「仁學」一書,成為最早的「零八憲章」。但譚嗣同書生氣,認定凡變法革命,沒有不流血的,中國也須有,所以「請自嗣同始」。
但譚嗣同沒有研究人種學,他太高估了其本國民族的品格和智商,以為十九世紀英國和歐洲的自由人權風氣可以移植中國。但他的判斷錯了。劉曉波明明有所警覺,但他或覺得可以賭一賭。他以為世界進入網絡時代,民智會比清末大開,但低估了中國的法家秦始皇和蘇俄列寧兩大病毒結合的殺傷力,也高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人種的智商。
為何值得犧牲?這個感性的問題不必爭論,但見諸劉死,大量親中愛國的人大罵其死得好,更多的中國人則冷漠而沉默,幾可謂與譚嗣同押送菜市口殺頭時,看熱鬧的市民向這個一心拯救他們的殉道者身上扔爛菜頭爛果,並無二致。
三級劉曉波,我最欣賞的還是第一階段,正如看畢卡索,我最喜歡早年受西班牙風情影響的藍色時期。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阎老师终于出山了,还以为恁不关心呢,原来在一旁默默关注、统计和分析。。
当年那场风波过后,我们老师曾说: 你们要做的就是远离恶土,投奔自由。
八音涧 发表评论于
看到刘晓波的遭遇,还有几个人会对改变那样的社会那样的大众有半点信心?
getstarted 发表评论于
阿拉伯国家的茉莉花革命以及欧美等国这几年的困境反衬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不得不让人们对西方民主进行反思。
田野maomao 发表评论于
没写不等于不想。不过也有好多人不够了解,尤其是他的思想和主张。
为写而写 发表评论于
知道你一定会为刘晓波写点什么。今天等来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不写文不留言的不等于无感。我们会永远记着刘晓波,但肯定不会时时把他挂在嘴边。还有,何苦扯什么京沪?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我是两种博文都看,也都有留言。刘是基督那样的圣人,比时代可能超前,如果中国有一天大多数人像上海女人那样理性,刘期盼的政治制度一定会到来。中国人一向实际,现在总算有了一个圣人引路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这样的唏嘘,古来有之:“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不过,我绝不会对文学城里的嗲声发一声的唏嘘,因为我们作为华人,正在海外践行刘晓波毕生追求的理想。

我们在海外,生活安定,言论自由,不必为争取人的基本权利而奋斗甚至献身,更不需要做个政治人。我们想谈点什么就谈点什么,想读点啥就读点啥,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厌恶谁就厌恶谁,想发个声明写个请愿就发个声明写个请愿,想组个党团就组个党团,没人会因此治我们的罪。而这些正是刘晓波为全中国民众为之鼓与呼的毕生追求。
jdy 发表评论于
一呼,万民必应,只有毛文革和德国纳粹时代。
小知们总以为自己代表正义,别人庸俗。不喜欢50分,也不喜欢被小知的浅薄正义绑架。
jdy 发表评论于
你纪念谁,别人也要跟着纪念谁,独裁思维,是精神绑架。
各自做各自感兴趣的事,生活在自己所在的时代,而且能够这样,这是进步,是自由。刘是追求自由的………。
老姐 发表评论于
不能用留言率来衡量。刘晓波一事太沉重,岂是三言两语道得清的?
stapler123 发表评论于
我们现在的政体与鲁迅时代实际上是一样的。当时共产党对于国民党的政府的表达与晓波一模一样。 所以历史会像大海一样,去证明晓波的清白和历史价值。 到那时,我们这些说三道四的人,会感觉,我们给晓波提鞋都不配。
任何时候,为了信仰,敢于面对死亡的人,都值得人们尊敬。不管他是朋友还是敌人。
声嘶力竭123 发表评论于
现在很少看评论。看到的都是所谓的无毛和五分掐架。这个城已经被某党占领了……就好像以前跑去outlet购物,但现在看见太多旅行团只能打住了……
bl 发表评论于
不必太苛求城里的商女,大家不是天天都在城里逛荡吗?平庸之恶,旁观之恶,我们都是其中一份子。
西风-西风 发表评论于
觉晓说的好!
堕落 的中国人不配悼念刘晓波。

把钱和女人摆在一起,是中国这个男权社会的价值和追求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到底是文人,文人秤轻重的秤就是不同,你这个秤不错,还算挺准。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点击率是真金白银,公司市值评估都以此为指标
阎立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在文学城混,不需要逻辑的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1 plus timing,这两天的点击率不足以纪实:)
觉晓 发表评论于
前面码字笔误,有一处,写错刘晓波。
觉晓 发表评论于
1989年是个分界线。1989年后读大学的人,能有几个在国内知道刘晓波。知道京城的王小波已经是紧跟时代了。不知博主统计时,是否考虑此“逻辑”。
出国后,很少知道刘晓博,因为城里写他的太少。只有现在。。。。。。。
一个1989年高中毕业生留言。不留言不等于不在心里悼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