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校友会所想到的

打印 (被阅读 次)

2017/7/15

前年校友会选举,惹出一场风波。

校友会成立已20多年了,会长换来又换去;后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会长任期两年。

其实,没人愿意当会长。年轻的没时间也没兴趣,年老的真正有能力的也不多。只有一位德高望重且很有能力的一位中老年校友成为会长的最佳人选。

有一次一位在位的会长出事,原会长临危受命兼任会长。后面没人愿当会长,在选举的结果下原会长就又高票得选继续当了下去。

这一下就引起了一场纠纷;校友会立刻分成两派。

一是老会长派,占绝大多数;一是“西方民主自由派”,就几个老人。

西方民主自由派严重抨击老会长,抨击他在民主自由国家,却沿袭中国封建社会一套,破坏自由民主的风气;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两派斗争的激烈,堪比文革,或美国选举。

最后,几十年的校友会差点分崩离析,如果不是前会长深明大义;如果不是大会选了一个挂名会长,而还是由原会长主持业务的话。

在西方民主自由的旗帜下,前苏联解体了;如果刘晓波理论主导中国,中国也就不存在了。

寡头政治,三人联治,二人分制,等等等等,古罗马一直想寻找个好的政治体制。有数据显示:西方民主并不比东方专制政体对社会的破坏更小。

其实适合就是最好了,专制政体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它有它生成和存在的社会基础。舍本逐末,本末倒置,用西方民主来代替中国专制政体,纯属是政治嫩青的青春萌芽,一派胡言。

在六四时,西方支持中国政变,香港是主要搅和者;六四结束第二天,在广州学校的香港澳门学生全跑得一干二净。

时至今日,看到香港大学的六四纪念,看到港人所谓的蜡烛晚会, 看到所谓的西方民主被胡乱叫嚣,就觉得恶心得想吐。

去你的,别给我装了。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