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楼情人第24章片段:少女的梦想为何在校园里破碎?

友风子雨,明月入怀。



















打印 (被阅读 次)

土楼情人第24章:田园校园(片段)

大家边做边聊天,云娘要文徇讲讲学校的故事。文徇就边说边干活聊了起来 。

        云江中学座落在云江大队,是云岭西南部的一个群山环抱的村落。云江村有一条云江溪,溪水清澈透亮,云江中学就建立在云江溪畔,是五十年代中期由云江村华侨投资创办的中学,总面积有上万平方米,可容学生上六百余人,有相应配套的办公楼、教室、宿舍、大礼堂和运动场。小溪在前,青山为背,整座建筑布局错落有致,甚为壮观。

        69年秋季王文徇第一次到云江村的时候,立即陶醉在云江溪畔美丽的景色中。清澈的溪水从峡谷中潺潺而出,将山峦、溪边几十座形态各异的土楼民居串成一条美丽的珠链,在阳光下闪耀着炫目的光芒。沿溪岸铺设着河卵石通道,两旁有高低错落的石阶通向各家各户的土楼。溪面之上,每隔百米左右便架设一座石孔桥,把两岸村子联为一体。土楼人家在小桥流水、层层稻田、片片果园、茶园的环绕下,俨然一个闽南周庄。

        岭下大队只有她和另一个下乡居民户的女孩读云江中学,所以,她们每周周日都是和同村的男同学们一起徒步上学,周五回家,在家里呆上一夜,星期天下午又要到学校。

       农村生活非常艰苦,同学们都非常节俭。很多学生家庭一年做到头还是“欠社户”,家里没钱让孩子买学校里的菜,土楼自家种的芥菜萝卜干就成了他们天天吃的主菜。几乎每人每次上学都要带上一钵炖菜干到学校去,炖菜干里放一块鸡蛋大的猪肉,每餐在学校食堂的大炊床里炖热,每顿饭配一点菜,再用汤钥刮一小片肉吃,留下的肉和菜下 一餐再炖,让菜干里永远有肉味。

       文徇家因为有点海外“油水”,除了带菜干之外,总是带些鱼干和肉干和同学们一起分享。一包肉干打开,她就放在食堂的菜桌上,每人夹上一小块,她自己却没吃上一口。同学们对她说,你自己怎么不吃啊?她笑道,我在家经常吃,你们不要客气。

        她最喜欢静静地看同学们像自家的兄弟一样,开开心心地吃她的东西。她长得漂亮,就像美丽的天使,她就是校园里的青春少女偶像,默默地留在少男们的心中。她到哪里,哪里的男同学马上活跃起来。她没有兄弟,在家里,永峰就是她的兄长;在学校里,同学们就是她的兄弟姐妹。她的善良天性,应该说主要是来自于良好的家教。

       学校里男同学都很喜欢文徇,尤其是岭下村的十几个男同学,个个都是她的保护神,她走山路来往学校家里,行李都是男同学为她提携。偏辟山路经常有小虫害和野兽骚扰。她最怕蜘蛛网,你走在前面,蜘蛛网就忽然挂在你的鼻尖和眼睛,脸上顿时奇痒,又不能用力瘙痒,女孩子脸皮薄,一下子就红肿起来。至于大蛇挡路也是常见,走在前面的男同学们心明眼亮,别说蛇想咬人,人是决不放跑一条蛇的,抽一鞭蛇就倒下,还可以享受一顿蛇肉汤。

       虽然是在阶级斗争的年代里,文徇还是感受到浓浓的情爱,那种情爱是来自土楼大地民居的淳朴深情,那种深情是不会被任何年代的政治色彩绑架的人间大爱。当然,文徇在学校里也有不愉快的时候,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她不能加入共青团。

     那是她到云江中学读书后的不久,她把入团申请书交给学校团支部书记。这个书记叫张红霞,是仅仅比文徇大几岁的女教师,她看了文徇的申请表格,不屑地说:“你的家庭成分是职员,那是文革前的成分,你父亲有新的历史问题,你为什么没有说明?”

       文徇紧张地说:“我父亲的问题还没有定论,所以我没有填写。”

        张红霞说:“没有定论不等于没有问题,如果定论了你就是黑五类子女,说好听一点就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张红霞的语气很刻薄,几乎是在侮辱文徇。

        文徇心里很气愤,但是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她说的话只是难听一点,还没有把爸爸坐牢的事情亮出来,否则她更难堪。张红霞绝对是故意的,面对自己的出身问题和对方处心积虑的政治压制,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挺直腰杆和她争论。她知道这个团委书记是一个公社干部子女,因为长着一张难看的大饼脸,在漂亮的女同学和女同事面前感到自卑,只有用权利来羞辱她们,张红霞喜欢看她们在自己的淫威下乖乖地顺服,觉得那是为自己外表的丑扳回一个面子。平常走路她看见职位比她高的老师,总是见人笑咪咪的,遇到同学却是爱理不理。文徇遇到她总是对她点头微笑,她总是扭过头去,好像长得漂亮是对她示威似的。

        文徇真的很可怜她,就不跟她计较了。她只能在各个方面都谨小慎微,循规蹈矩,只想通过加倍的表现或读书的成绩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正派做人,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去实现自己人生的社会价值。

        在风光旖旎的校园里,她也看到了人性残忍的一面。有一位东南亚归侨的男教师 ,归国前对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充满激情,因不满政府的专制统治,参加了左派学生运动而被捕,释放后毅然选择回国定居较学。但他回国后大失所望。他生性活跃,个性秉直,追求真理,写日记直指某领导独裁残忍、样板戏是江青为她女皇梦树碑等等,还匿名写了一些大字报批评文化大革命,贴在学校的礼堂和云江村的土楼墙上,很快被查出来。正是一打三反(打击现行反革命活动、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浪头,他马上被判处死刑,立刻执行。当她和全校同学一起参加在云江中学大操场上举办的公审大会上,这个22岁男教师苍白的脸和高高的亡命牌象噩梦一样,成了她永远的记忆。

        生活是美好绚丽的,又是多灾多难、坎坷不平的,少女的梦想,在校园里破碎,只有回到土楼田园,她的心灵才能得到片刻的宁静。

后一篇:

风雨如磐

另一篇本章的片段:

田园校园

电视剧《爱在苍茫大地》的失真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