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沟通之难

真实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相信有智慧的人会体会其中的意味
打印 (被阅读 次)

沟通之难,难于上青天,此言并不夸张。在一个小家里,与子女沟通不易,与配偶沟通也可能很难。到了社会上,沟通则更需要不少技巧。然后,究其原因倒也不外乎以下:

其一,每个人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

其二,社会的大环境。

其三,个人成长过程的中形成的价值观。

其四,个人的知识结构。

对一件事情,每个人的看法各异应该是不奇怪的,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与人交流,能听进多少对方所言是一方面,能懂多少是另一方面。每个人的脑子里都塞满了数十年所见、所思和所信的东西,能真正倾听对方所言并吸收少许又有多少。就如同文革时报纸上经常说的:带着他花岗岩一样的脑袋见上帝。

今天妻告诉我说,她的一个同事看了电视上的所谓纪录片,将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并列为杀人的恶魔。我妻告之说,毛的画像在中国被不少的司机挂在车上,被视为保护神。西方的媒体的意识形态远比中国的要厉害,所谓政治正确, 在北美尤甚。这种情况,以不辩为解脱。来此居住已十多年了,当地的媒体看的越来越少,涉及到中国的内容不仅肤浅,甚至可笑,基本不看。只是可怜了当地的读者和观众,让这些媒体人的臭嘴喂了那么多嚼过的馒头,脑子也就这样给洗了。

algo 发表评论于
agree!
家慧 发表评论于
斯大林和毛泽东是有可比性的;虽不致于到杀人恶魔的程度,但大跃进、反右、文革中那么多死于政府错误决策造成的饥荒、死于政治运动,连中国共产党自己也确认了这是毛泽东的责任。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赞一个
yfz9465 发表评论于
只有真正的哲学家与真正的政治家才不容易陷入政治正确的陷阱。
政治正确的不正确处,在于将理念的价值绝对化。任何政治理念都有价值。但是在语言的二元对立中,它们都只是矛盾对立的一面而不具有绝对性。真正的哲学家关心理念集合是否完整,而真正的政治家关心理念在什么条件下更公正。通常只有律师才容易将某些理念价值绝对化,以利于占领博弈高度。这使得问题难解决,治理高成本。
ily 发表评论于
我也一样,对西方新闻媒介对中国的报道基本不看
河里的石头1 发表评论于
说得好,顶一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