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我就娶我》16 遭遇婚姻猎头

远方的生活不只是诗歌和童话, 海外的梦想和追求,一样是悲喜交加。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谢谢!
打印 (被阅读 次)

杨玫早上醒来时,神清气爽,虽说是住在堂妹这里,也还是很舒适的。

蔡名莺是个有强迫症的人,这点好像和马恩纳斯一样,都喜欢把家收拾得齐齐整整的,沙发桌上的电视遥控器什么的都要姿态端正的,就是门廊的鞋子都是各就各位的,不越位不重叠的。

杨玫开车在华侨城兜了一圈,在南山欢乐海岸停下了。

这变化也太快了吧?又来个OCT”   杨玫张口结舌表示赞叹不已!

华侨城和南山区这10多年的变化不只是用惊人来形容,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

齐刷刷的建筑都是时尚新款!此时还早,商铺多数也还没开门,倒是有难得的宁静和干净,人气还一般,这看起来还是一个新区,但视觉效果挺不错啊,现代感很强。

回来的路上就开始堵了,让人有点崩溃的堵。深圳的私车这几年也是火箭般的极速发展,可是路况是无法同步升级拓展的,单双号限行到底能取多大的作用?

杨玫的车蜗牛般爬啊,爬啊爬行到了世界之窗的地盘都快10点了!

还是住在人烟稀少的北欧舒畅,因为出门顺畅,塞在路上吃废气的可能性非常地小,灰头灰脸的可能性更小。

那是啊!北欧的好,集结为一点就是人少。” 

杨玫喜欢这样对北欧以外的朋友说。 就是她住在北欧第一大城市斯德哥尔摩,她也从来没有交通拥挤不堪的感觉。路人那么从容,车辆也是那么从容,这就是北欧的慢生活。

北欧的空气质量和地面环保,这是中国任何一个高大上的都市都还无法配套的。难怪她可怜的舅妈随舅舅回中国后,老感觉像有哮喘病。

唉!她这次回来都不想让爸爸知道呢,也就不去惊动舅舅一家了。

回来就是当游客的,假装单身,漫游故乡,这感觉怎么样?

童年时期的深圳味道早已经远去了,还是两年前回来过的,前两个春节她和爸爸他们分别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和泰国苏梅岛团聚的。就两年没回来,还能有什么惊喜变化?

已经过了世界之窗了,她突然想去对面的假日广场蹓跶看看,车子还必须一直开到锦绣中华才能绕回来。

杨玫把车停在假日广场地下停车场,坐电梯上来,在2楼出了电梯。

两年没回来,感觉深圳又更沸腾了。

不只是车多了,人也多了。

10点多,假日广场就是人来人往,和正午的天气一样热闹。

人多,闲人也多啊!

今天,杨玫也是闲人,一枚暂时可以不考虑工作不考虑饭票的局外人,也可以把自己叫做外地游客。

漫无目的地上下楼层穿了一遍,看到星巴克,也感觉口渴了,于是坐下来想喝杯水。

在欧洲生活十几年,但她还是更喜欢喝水,喝茶,淡淡的绿茶,这在欧洲是叫日本茶,而浓浓的红茶,是叫英国茶,很少听到说ChineseTea,奇怪了。

在柜台前,突然改变主意叫了一杯咖啡,拿铁咖啡。咖啡她更喜欢苦一点的,那才叫咖啡。和马恩纳斯不同,他喜欢咖啡伴奶,他喜欢喝卡布奇诺,而每次在深圳他都会说这里的卡布奇诺不正,奶太多。

 

杨玫就那一个咖啡念想,突然意识到,马恩纳斯其实一直在她脑子里,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相识相恋一起生活10多年,哪那么容易分手忘掉呢!

她回娘家不过是暂时不见他,不见却还在心里。

但是一想起他可能欺骗了她,她的下腹就一阵绞痛,十多年波澜不惊的同居日子,其实也就是完美无瑕的日子,她堂妹眼里的北欧爱情童话。

她还没有想过哪天要离开他。10年同居,不是说左手握右手的感觉,日子平淡无奇,北欧的生活更是冷冷清清,10年未婚却感觉是老夫老妻。

老妻?她有那么老吗?奔三是不是有那么点可怕?

10年!一个人不能说变就变的,也许这前期的隐患或者说出轨端倪都被习惯性的理想当然掩盖了。没有谁爱谁是理所当然的。

 

大体上出轨都是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没闲,心理不会出轨。没钱,身体不会出轨。浪漫和童话都是物质的,有钱人的标签。”  羊乐乐说。

你知道恋爱中的婚姻中的女人最怕什么吗?闲,闲得慌,闲得无理取闹,自寻烦恼。”   离婚后的羊乐乐是深有体会的,所以她一直就很忙,她闲的时候也就是工作,旅游度假也可以是她工作的内容。

就是啊,闲,对于现代都市生活的年轻追梦一族来说,那是有点奢侈的。杨玫自从被家里发配海外后,她就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还有闲,没闲哪来的闲情逸致?她就是一个学习机,必须按部就班完成一个个的学业计划,就是小时候很热爱的小提琴,她都很少再触碰,也因为马恩纳斯的某种伤感回忆,同居后他们的乐器很多时候都只是一种收藏品,是表示一段时光的印记。

瑞典医生是高薪一族,但医生也是很没闲情的上班狗,马恩纳斯挚爱他的工作,在她眼里他就是个陀螺,但生活特别有规律有节奏感的人,下班就回家的人。

有钱没闲,没闲就没有旁念没有邪念了吗?

杨玫并不赞成羊乐乐的羊氏理论。

杨玫相信大多数的出轨都是无意识的。

天时地利,此情此景,发生了就发生了,这不同于工作,工作是事先都要有计划有蓝图有格局有预谋。

杨玫去过马恩纳斯的科室多次,每次碰到都会有女同事深情的目光向马恩纳斯点头问好,马恩纳斯也笑颜一一回礼,这很正常。就是她和男性同事之间也是一注目一微笑,如此而已。一种和平共处的同事关系,一种古老的人性本能。

现在看来,男女一起共事,朝夕相处,彼此倾慕暗恋,这不也是一般出轨的模式么?杨玫觉得如果她不是学生时代就恋上了马恩纳斯,她也会爱上一个她的同门师兄或者同事。就是日久生情,这很自然的事。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不就是这个道理么?

初恋的美好,也许是因为最终没在一起,就留了一份美好的记忆和美好的念想。初恋是美好的,对杨玫就是。

杨玫不是马恩纳斯的初恋,但他是她的初恋。

十年,不仅仅是她,对他应该也是非常宝贵青春的十年。他从一个医学博士到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从当他舅舅的高徒到也带自己的得意门生。

小妹!你旁边有人坐吗?

没有。

一位穿戴很得体的中年女子拿着一杯咖啡,笑容可掬地在杨玫的对面坐下,打断了她喝咖啡时的思绪。

妹妹! 你是模特吗?你好高啊!

不是!”   杨玫微微一笑,经常被怀疑是模特,她也就见多不怪了。

打扰一下啊,我是婚姻猎头公司的,这是我名片。

一会儿,这位大姐就热情地打开了她的话匣子了。

>>>>待续

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您的阅读!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