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他爹,让我欢喜让我忧

他乡好是好,故园忘不了。说着异乡话,想着爹妈家。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住的小城虽不大,但是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园,遍布在小城各个角落里。而且,大多数的公园里面,除了自行车车道,偶尔只有几条公园长椅。公园里边的各种树木,花草,自生自灭没人管。因此,我的丈夫岳汉,有空经常带领家里的三个孩子,骑着自行车在这些公园里边乱窜。

话说今年五月份的一个周末,天气非常好,阳光灿烂。岳汉和已上大学的大儿子岳书亚,上中学的女儿岳喜,以及八岁的小儿子岳瑟夫,又要骑着自行车去公园玩。都没带手机,声称用不着。只在一个背包里放些水果和零食,各人又都在自己的自行车架上放有水瓶,便沿着熟悉的自行车车道,穿城而过。

小城处丘陵地带,上下坡多。公园里也不例外。岳汉心情很好,一时高兴,在下坡时,乘着春风,也不刹车,冲到大儿子的前面。不料前面小路是急转弯,岳汉顿时有点心慌,千不该万不该紧急刹车。近二百磅重的高大身躯,由于惯性,失去平衡。自行车摔倒在下坡处小沟边,车轮还在疯转。岳汉侧身撞倒在小路水泥地上,头盔也滚落在路边草丛里。岳书亚随后赶到,见父亲婴儿似趴在地上。他还以为爹爹又在开玩笑。左脚尖撑在地上,翻身下车。走近前,吃惊地发现爹爹右边脸上淌着很多血,右手臂下有条约三寸长,一寸宽的伤口,还在不停往外流血。当时,岳汉神智清醒,只是一时三刻还爬不起来。眼见大儿子来了,要面子,痛得不敢大声叫,又惭愧得抬不起头。嘴里只是哼哼唧唧地,全身发抖。

岳书亚吓得心头乱撞,立即跪下来为爹爹采取急救措施。并叫躺在地上的父亲两手不要停止用力捏成拳头,松开。(岳书亚是救生员,他后来告诉我们,如果病人有一只手不能握拳,说明此人脑子有问题,或中风,或脑溢血。如果左手不能握拳,那么右脑有问题,身体应右侧,防止右脑里的血流向左脑,反之。此时应赶快叫救护车。)闲话少说,这时,岳喜和岳瑟夫也骑着自行车赶来了。岳喜见了爹爹的惨样,吓得哭起来,岳瑟夫心慌慌地趴在父亲的身边。岳书亚见父亲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将背包垫在父亲的脑后,嘱咐妹妹和弟弟:他先骑自行车回家,然后开车过来。如果父亲有一只手不能握拳,即刻去路边人家借电话报警。

岳喜和岳瑟夫从没见过父亲流这么多的血,也没见过大哥的口气这么吓人。姐弟俩一左一右跪在父亲的身边。岳喜流着眼泪,双手轻轻地托着爹爹右手腕,父亲的右手肘以下手臂上都是血。小岳瑟夫将自己的一只沾着泥巴的小手,小心地捂在爹爹的鼻子上探气息,并小声问:"爹爹,你还活着吗?""是的,我还活着。"岳汉闭着眼睛低声回答,想笑。

却说岳书亚,骑着自行车飞奔回家。叫上我一起,将车一直开到出事点最近的公路边,打上紧急红灯,吩咐我下车在路边等,转身跑进公园里。一会儿,岳书亚肩膀上搭着父亲的手臂,扶着父亲走过来,我迊上去。脸色苍白的丈夫见到我,还裂着大嘴巴冲着我笑起来。岳汉的右脸上右臂上和右膝盖上的伤口,血肉模糊。我见了又惊又怕,帮着老大扶着岳汉坐在副驾驶座上,岳书亚又将坐椅放低,好让爹爹半躺着。我埋怨老大,为什么不将伤口先包扎一下?岳书亚回答我:"妈咪,你没见爹的伤口上有泥巴和草屑?伤口不干净,现在流的血也不多。再说流出少量的血,可以冲掉伤口里的脏东西。"又说父亲骑的自行车没摔坏,他骑爹的车送弟妹回家,嘱咐我将车开到家门口等他们。

去医院的路必须经过我家,等我将车开到家,三个孩子己抄近路在家门口等。岳喜留在家照顾弟弟,由岳书亚开车,直奔医院急症室门前。岳书亚急忙下车,找来轮椅,我和老大扶着岳汉坐在轮椅上,岳书亚嘴巴咬着父亲的医疗卡,推着轮椅进去,我则去停车。

走进在急症室用布帘隔断的小间,医生站在岳汉面前,询问病情,岳书亚站在父亲的身边。医生伸出双手叫岳汉双手分别抓紧医生的手后用力拉。然后又检查岳汉的前胸后背,又用一根细棍子在岳汉的两个脚掌心划拉一下。折腾了半天,医生认为岳汉只是皮肉擦伤严重,心肺没问题,头撞在地上,幸亏戴着头盔,沒有中风或脑溢血。护士又给岳汉打了一针破伤风针,嘱咐我们,回家后,如果出现异样,即刻送到医院。又给了几张特大号止血贴,吩咐岳汉回家后洗净伤口再贴上。

坐在轮椅上的岳汉,伤口上基本不流血,左半边身体也多处擦破皮,全身上下血迹斑斑,看着挺吓人。趁着医生不在眼前,岳汉又恢复本性,开玩笑地埋怨老大:"都怪你,要不是你在后边赶得急,我能摔成这样?"岳书亚拍着父亲的肩膀,赔着笑脸道:"对不起,下次不敢了。"后来我得知,父子俩在公园里互换自行车。岳书亚骑他爹重型自行车,他爹骑岳书亚的山地自行车一一此山地车,岳书亚换了特大号车轮,速度快,用力少,车身又轻,好骑。他爹第一次骑儿子的山地车,不大熟练,又一时逞能,以至受此皮肉之苦。

岳汉见我苦着脸站在身边,趁着医生转身离开之际,学我的样子,一会愁眉苦脸,一会装着痛苦不堪的样子。岳书亚转过脸偷笑。我是又心疼他,又怨他有时比我那三个孩子还要叫我操心,又要忍着不笑,示意丈夫别开玩笑,不听,想偷偷掐他一下,看他全身伤痕累累,又不忍心下手,又不想饶他,到底在他后腰处用指头不轻不重掐两下。

医生捏着病历进来,对我们宣布病人可以回家了。岳汉早就坐不住,闻言站起来抬脚就走。岳书亚将父亲強按在轮椅上坐着,他担心野性不改的爹爹在医院走廊上,万一又磕着碰着哪里。

回家的半路上,我发觉粗心的岳书亚,将放在医院轮椅的后背口袋里的止血贴忘了拿。于是我们又拐到附近的药店买止血贴。直到晩上九点多才到家,我也暂时松口气。

父亲节快乐,岳汉。

 

 

mayflower9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神迷' 的评论 : 谢谢。也祝你们全家幸福快乐。
神迷 发表评论于
幸福的一家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