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鹞鹰》(43)绑架

原创小说连载,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四十三章:绑架

俄亥俄州,徐峰的新家。位于原先那个家以南,辛辛那提的北面不远。

屋外,自动喷水系统正在欢快的吐出水光,从紧密的小管,快速的变化成扁平的水面,再变成一个个弹珠似的水粒,洒落在青青的草头。突然之间,他徐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行,差点忘记了。是外面按时自动启动的草坪喷水系统洒水的水声提醒了他:女儿今天有小提琴课,老师提前了,差点忘记了告诉你。这时候接近早上六点半。

“不是在下午两点吗?”“她下午有事,让提前到早上七点。我也答应了。还有三十几分钟。你起来准备,我去叫醒闺女。只好上完小提琴课之后,再一起去教堂了。”他所说的闺女就是她和宋耀祖的孩子小妞。孩子不仅聪明、可爱,还和他特别有缘,每次在一起都像粘住一样,让她这个做妈妈的都羡慕和嫉妒。在结婚之后,他们全家一起成为基督徒,他们相信,只有拥有信仰,生活过的才会更为丰富多彩。

正因为如此,她才主动的让自己带着孩子去上小提琴课,而不是他。她内心深处有那么点小小的私心,徐峰看的清清楚楚,有时候还为此笑她小心眼。孩子对小提琴情有独钟,他们就为她在附近的大学找了一位造诣不错的老师。对于孩子在音乐上的造诣,他们不太想太过于鼓励,不想让孩子成为职业的音乐家。

“那行,回来再补。乖!”每一次这时候,他就变成为她的“小乖乖”。

这里属于丘陵地带,一片小平原之外,就是长满树木的小山包,即使是平原,多数时候也是被密密麻麻的森林覆盖的严严实实。沿着几个山包夹持着的一块平原公路向西开行约二十分钟,就是上课的地点。

那里是一个大学校园的外围,大学校园远离大城市,自己独立成为一个小城。它是一所小型的私立学院,那种四年制的,比社区学院相比,有深刻一点的学术气氛。社区学院基本上只是培训为主,谈不上真实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和训练。

车子停在一个还算雅致的小独立屋门前,这里是老师的家。

课程是四十五分钟。孩子还小,学的也只是基本功。但是,这家伙好像对音乐有特别好的天赋,一学就会,深受老师喜爱。每次看着她的小手拉出的越来越美妙的乐曲,做妈妈的梁娇嫣从心底冒出的就是哗啦啦的开心,无法掩盖。想当年,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条件,现在或许已经是一个不错的钢琴家呢。有时候,她喜欢让思绪奔跑。人活在开心的环境下,就显得年轻和性感。在他眼里,她也确实是变的更加漂亮和美丽、性感。

上完课,驱车回家,就在车子进入车库,刚刚停稳的时候,来了一个短信:他在我的手里,带上欠我的东西来交换。按指示,不得报警,只有你一个人,否则后果自负。马上就去最近的加油站等待。

她有点慌,意识到情况不妙。她匆匆忙忙进屋,手里紧紧的拉着女儿的手。她高叫了几声,没有回应,他不在家。很明显,家里已经被人翻乱过,地上都是物件。她明白了一切,已经两年了,还是躲不过。该来的最后还是会来。只是,带上什么,又欠了他什么,她自己心里真实的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她确信作怪的一定还是他,宋耀祖。

“是到了该完全了断的时候了。”上一次他们就想将他消灭,可是不知道到底在哪里出了差错,最终还是让他跑了。毕竟,在现场没有发现尸体。没有伤亡,也找不到纵火者,查了一阵之后也就没人深入追究,最终不了了之。

后来,国内开始反腐,和他相关的不少人已经被双规,这一切,她估计,都被他算在徐峰和自己身上。宋耀祖认定,是他们使的坏,对于他,目的就是报复。

宋耀祖应该是没有死。两个人的猜测是:宋耀祖被及时的救走了,或者,他自己被大火烧醒之后自己逃走了。此时,她也顾不了这许多,救人要紧。

今天临走前,他奇诡地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让她在发生突发事件又找不到他的时候,给这个电话号码发短信。于是,她发了一个:他出事了!

徐峰应该是早已经意识到会有这样的时刻。有些事情,徐峰以“是美国的国家秘密”为由,不和她分享,她也很明白的没有强求。“都已经辞职了,为什么还依然是神秘兮兮的,还和国家秘密沾边?”她不是很明白,也没有时间问。

她快速的将孩子送到那个教她小提琴的老师家里,托付她照看,说是自己有紧急事务需要处理,刚来这里不久,也不认识很多人,值得信任的自然就更少了。老师是个来自俄国的犹太移民,音乐世家,还是一个喜欢唱歌的主。她和她在音乐上有很多的共同点。而且,她们还可以在一起用俄语聊天和唱歌,这是她更为喜欢的。在这里,能够听懂她俄语的人太少,而她的英文还是没有其俄语来的地道,毕竟是在俄国长大。

在他们住地的附近,只有一个加油站。她将车子开到加油站,走下来。就在她左顾右盼的时候,加油站小店里面工作的一位年轻女士走出来,递给她一杯咖啡,说是有个男士刚才为她买的,让给她。在这种地方,亚洲面孔的人不多,所以,比较容易识别。

“男士?亚裔?”“对。说你知道的,他没有时间等,就走了。”

拿起咖啡杯,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在底部看到了一行中文字,指示他:旁边有辆紫色的奔驰车在等你,你坐上去。

纸条上的字体写的非常工整,不像是她们这样的从大陆来的华裔,流行的书写习惯——寥寥草草的缺乏规矩和章法。但是,当时,她没有太在意,满脑子的就是他宋耀祖在作孽,一定要找到他,惩罚他。

那是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汽车驾驶员座位上坐着一个假人。汽车应该就是谷歌公司的试验品,估计是被他们租来或者偷来的。

走到汽车跟前,她向假人递上自己手里的咖啡杯:“麻烦,请帮忙拿一下,我的鞋带松了。”

“自己处理。”假人一副不屑的口气,身子没有动。她只好将杯子放在汽车顶棚上,自己在副驾驶那边蹲下来系好自己的鞋带,随后,打开门,自己坐上副驾驶坐,再系好安全带。“可以走了。去哪里?”“到了就知道。”到底是机器人,丝毫没有人情味,冷冰冰的。

她一直在仔细的观察假人的动作和行为,虽然她知道,这辆车子应该是被人遥控驾驶,但是,仔细的观察,他觉得这个假人不是一般的“假人”,而应该是一个高智慧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她觉得不应该是谷歌的产品。那么,在这个世界上,目前,谁制造机器人的水平最高?

“日本人?!难道,日本人参与了这次行动?难道,他又和日本人搭上了?倒是很神通广大的。那个亚裔,难道也是日本人?”此时,她才意识到字体的问题,再拿出来仔细的看了看,在心里合计着应对的办法。

车子里有好几个明显安置的摄像头,她有意识避开摄像头,摸出自己的手机,想发一个短信,同时也想考察一下机器人的反应。结果,发现没有无线信号。

“对了,忘记告诉你,车子里面的信号已经被完全屏蔽,手机没有信号。”她原本以为机器人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哪知道,一切都在人家的视野范围之内,监控之中。看来,车子里面很可能还有隐藏的摄像头,同时,或许这个机器人还对无线信号有特殊的敏感。如果是这样,麻烦就大了。

“你挺轻松的。”机器人在和她聊天。“你也是。”她觉得,机器人还能感觉到她的心跳频率,并且在借此察言观色,不然,怎么会知道她是“挺轻松”的?

“嗯。我一直就是。”机器人很自信。听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对呀,人家只是机器人!在这里,她有意识的让对手觉得自己在犯错误——因为面对的是机器人,会让自己本能地产生一种自大和低估对手的意识。她也就来个将计就计,表现出很轻松不在乎的样子和机器人聊了起来,像是一对老朋友。她倒是想看看,对方到底能够玩出什么把戏来。她在想,在抓到自己之前,徐峰的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

这么一折腾,很快就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间,她告诉机器人,自己肚子饿了,可不可以吃完午饭再上路。车子在向北方的方向开行,已经在路上开出了一个多小时。她想在到达哥伦布之前,在一个小镇上吃点,目的是拖,让那些能够救自己的人多点准备的时间。她觉得,信息应该是已经送到了,徐峰的安排不会有误算。机器人似乎很不在乎,或许是,因为他对自己所设计和策划的计划非常的自信。她找借口折腾,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机器人倒是很有耐心,在那里等着,也不在乎她在餐馆里面做什么。出来时已经快四点。车子又上路,向前开了不到几十分钟。

“老兄,不行呀,我得去一号!”她开始和机器人攀哥们。“行。”机器人下了高速路,停在一家麦当劳快餐店门口的停车场。就在这时候,她快速的将机器人给熄火了,同时,切断了遥控系统。

机器人不知道,最近两年,她的工作就是为机器人搞测试,对于机器人的构造已经非常的熟悉。此时的梁娇嫣倒是有点迷糊:一直非常精明的宋耀祖,这一次怎么做的这么弱智:是有意为之还是另有企图?他不会不明白,这是在美国,他对付的可是美国政府的特工部门。

在美国,特别是像这样的乡间,路上跑的车子不少,可是很少看见一辆出租车。她明白,机器人故障会很快被对方察觉,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她必须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身在美国的她,在没有徐峰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异常的孤单和无助。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求助于谁?

困惑了几分钟之后,她又想起徐峰告诉她的那个号码,那个在无助时可以发短信求助的号码。她快速的又向那个号码发了一则短信。就在这时,突然冒出一辆出租车,慢慢的似乎是无意的巧合,停在她的身旁:去哪里?对方是一个看上去还挺标志的年轻欧洲女人。

似乎是本能,或者是在国内习惯了的意识作怪,她没有多想就上了出租车。车门关好之后不久,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很快她就不省人事。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空旷的像一个被遗弃的厂房内的一张床上。她的双手被人用铁链锁了起来,躺在床上。三个蒙面男子站在她的面前。一个个子稍矮的男子,用手轻轻的拍打了她的左脸,让她清醒过来。随即,那个男子重重的给了她一个耳光,将她打的暂时性耳聋,一阵昏眩她又昏迷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下半身赤裸着。站在她面前的三个男人也赤裸着下身在那里淫笑。她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此时,自己明显的怀有身孕,这帮人还如此的对待一个孕妇,看来不是一般的拥有人性的家伙。

“鹞鹰,为什么不飞?”那个矮个子男人带着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问道,带着一丝丝日本口音。这种口音上的差异是如此之小,普通人根本就区别不出来,但是她能够。她随口向他吐出一口唾沫,原本想吐在他的眼睛上,由于虚弱,吐到他的脖颈。他向后退了退,再用手抹掉唾沫,这时候,她看到了对方脖子和手上的纹身图案。

“我们完全可以舒服一点?!”她像是建议,又像是指令。对方既然知道她的代号,应该说是已经过时的代号,那么,就应该和国内的某些人有关联才对。

“喔?明白了?”那个刚才被她吐了唾沫的男子,好像并没有就此生气,他用一对小眼盯着她。这对小眼颇有特色,有神却又缺乏点什么,像是充满迷惑,亦或是缺乏智慧?她认真的看了几眼,牢牢的记住了。

“你们误解我了。我是在寻找最佳的时机,现在看来被你们搅黄了。你们吃得起,可兜得起吗?”她强忍着,表现出异常的冷静和平静。她的表现让面前的三位男人一时丢了主意。

“想玩,咱就好好的玩,不就是3P、4P吗,太小气了。”她一阵淫笑之后是带有挑逗性的语气。

“你想要什么?”“和老娘好好玩玩,看看你们有几分本事,玩好之后好好干事。”

“喔?”一个人在说,另外的人在看。

“放开我的手,让我也舒服点,享受,享受。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机会,何必浪费。”她说。大家相互看了看,都没有做声。几分钟的沉默之后,那个矮个子的男子上前,先松开了她的一个手。她舒展了一下手上的筋骨,微笑了一下,用眼神看着那个男人,意思是:还有一只呢?

男人犹豫了一会,看见她没有太冒进的动作和意思,就上前将另一只手也放开了。又等了几分钟,让她活动了筋骨,觉得该是开始玩的时候了,意欲上前。

“别急,能不能来点水喝喝,被你们这么折腾,口干舌燥的。”

矮个男子向另外的两个人看了看,其中一个心领神会的走开。

“来吧,可以开始了。正面还是背面?”“哼”,矮个男子的语气,她当然能够听出其中的不屑。可是,她丝毫没有被这种奚落影响自己的兴致和情绪。

矮个男子走上前,那个物件已经是硬挺挺的,明显着,他在做着美梦。

就在这一刹那,她飞起一脚踢向那个硬挺挺的物件,将矮个子踢出好几步远,带着嗷嗷的鬼叫。随即,她一个鹞子翻身,飞向不远处站着了另外一位来了个空中飞腿,正踢在对方的脑门上。对方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站稳脚跟,将手向腰间摸去。到底是高手,她眼里看着,一转身将对手来了个旧地打转圈,与此同时,她将对手腰里的枪拿到自己的手里。

这时候,去取水的那位已经拿着枪走了过来,正在犹豫着寻找射击的目标。就在这时候,她的枪响了,那个家伙第一个倒地。随即,刚才失去枪支的家伙也跟着被击中倒地。她在转身寻找那个矮个子男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不见了踪迹。她所处的位置是厂房里面的阁楼,她走到阁楼边沿,也没有看见如何人的影子。她站在那里静静地听了一会,也没有听见任何声响。她再走回到刚才的那个床的位置,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再查看了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确信已经死亡,拿下对方的面具,再翻看了对方的身上,看看有没有特别的纹身图案,用手机拍下了照片,并且及时将这些图片传给了徐峰给的那个神秘的电话号码。随后,她就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阁楼和厂房,以防可能的埋伏。她有一枪致命的本事,但是,检查一下还是为了确信,也为了看看到底是谁干的。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再在附近找了水源洗了洗自己的脸。她用手机给附近一家出租车点打电话,租了一辆小车。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送来了,她开车将对方送回然后开着车回家。在路上,她收到了来自徐峰给的那个电话号码发回的短信。

(原创,版权所有)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