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的上海美食失了味

打印 (被阅读 次)

   

      已经六年没有回上海了,今年4月底因爲要去参加两个重要的活动,决定舆先生回去一次。

      飞机上的餐饮可想而知,大家都有切身体会,难吃又吃不饱。下了飞机,侄女来接我们。那天路况还不错,没有怎麽塞车,车速比加州慢多了,这不是坏事,比较安全。我们的旅馆在淮海中路,经过卢浦大桥,即将转入淮海路时,侄女问我“肚子饿伐? 想吃什麽?”,“想吃排骨年糕!”我脱口而出,这是我向往已久的美食。浮现在眼前的是那外皮炸得金黄松脆,内酥汁多的排骨,和糯软弹牙的年糕,在我的记忆里已经几十年了。在洛杉矶我没有找到过这样的餐厅做这玩意儿。以前去上海因爲急匆匆,也没有想到要去吃。

     巧的是雁荡路正好有一个“鲜得来”餐馆,这是做排骨年糕出名的。汽车转进去,泊车的地方比较远,想找一个近的,於是又弯出来,很多单行道,绕了很大一圈,还是回到原来泊车的地方。现在上海人开车规矩多了,据説有很多探头,一出轨,马上有罚单过来,这两年市政府都在抓行车规则,所以制度是多麽的重要。往回走了一条多马路,就到了“鲜得来”,踏进门一看,很简陋的摆设,有几个人在吃着。侄女帮我叫了一份排骨年糕丶双档(百叶结和面筋)和一碗小馄饨,这都是我极爱吃的。不久餐就拿来了,吃到嘴里,滋味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也许排骨早已炸好,外皮已经不脆了,里面的肉也是硬硬的;年糕就更不提了,哪里谈得上有软Q可言;双档中的百叶结还可以,油面筋厚得像油豆腐,却没有油豆腐那样好吃;小馄饨的皮像大馄饨,我真搞不懂了。侄女说,上海所有著名品牌的餐饮店都归了国营企业,这些职工多做少做都一样,都在吃老本,等着退休,没有长进反倒後退,我彻底失望了。因爲没有时间,以後也没有再往别的店家去试试。

       我还想吃的另一美食是“青团”,这外皮的清香是不会忘记的。因爲已经过了清明,我并不抱有极大的希望。那天正好到南京路,弟媳陪我去买东西,走到“沈大成”,一看真有“青团”,买了一个就往嘴里塞,当然比较糯,豆沙也好吃,但是怎麽没有艾草的香味?难道是我的味觉和嗅觉出了问题?心里真是不爽,两样美食都让我倒胃口。

      因爲从小喜欢吃零食,“老大房”隔壁是“三阳”,就买了不少零食带回家,慢慢品尝,看看有没有变了味道。

 

我喜歡吃的南棗核桃糕

 

苔條酥、苔條梗、苔條油占子

云片糕、牛皮糖

 

花生牛軋糖、芝麻酥、花生酥

 

核桃酥、紅豆酥、綠豆酥

 

小核桃

LPF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团圆' 的评论 : 青糰有菠菜和艾草兩種,我是不知道的,很久不回去,我倒變成了鄉下人。
如果我買到的是菠菜的,那就怨枉商家了。謝謝提醒!
chinet 发表评论于
很幸运的是我们还有记忆中的众多美好滋味,下一代将来只有Hotpot的辣了
mickey222 发表评论于
沈大成的虾肉馄饨还算比较正宗的,可以去试试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TUCSON2008 发表评论于 2017-05-19 10:35:28
-------------------------------
哈哈,阿乡要造反了。
TUCSON2008 发表评论于
阿乡? 霸占? 你个上海小瘪三。
每天一讲 发表评论于
我怀念的上海美食失了味
-----------------------------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现在的上海早就给阿乡们霸占了,满目满耳都是阿乡和阿乡话,能保住这些老品牌已经不错了。至于鲜得来排骨年糕,其实九十年代初期就已经一塌糊涂了。你所拍的东西还是挺诱人的,下个月亲们就都要满载而归了,吃食肯定少,就等到回来之时享受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我馋了!:)
团圆 发表评论于
青团有标明是菠菜的和艾草的,要看清再买,王家沙是这样的,沈大成不清楚。
erdong 发表评论于
馋零食呢!山核桃现在价钱好贵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