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交响曲(七)塔尔基特纳小镇

如果人生是来到世间的一次旅行, 那么人生中的旅行又何尝不是跨越时空的一次短暂的人生错位。路上的一些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作为北美最高峰,迪纳利每年有重多登山爱好者会前赴后继地来这里挑站自我的。 当然, 这样的挑战绝非易事, 在登山过程中殉难也并非罕见。一个朋友很严肃地说:“除非我死了, 否则决不让我的孩子挑战这里!” 我虽然心理暗笑,但她的担忧却不是毫无道理。

身为游客的我们是很难将阳光下的雪山美景和登山爱好者们在冰天雪地里的艰苦攀爬联系到一起的。 不过,凡是登山爱好者青睐的险峰,我就莫名的有好感,再加上这里山脚海拔不高,氧气充足,和我在五千米海拔缺氧遥眺珠峰时的兴奋相比,这儿更多了些触手可及的感觉。而这种感觉随着我们自驾入园的临别小游,变得亲切起来。虽然我们无法深入公园,但无论是路边的彩虹,还是雨后初晴后的山涧,都让那段有限的风光在阴晴不定中,倍显妖娆。迪纳利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公园之一,但它是却是令人回味的。

从迪纳利国家公园,我们一路向南抵达了小有名气的塔尔基特纳(Talkeetna)小镇。小镇的酒巴里聚集着年轻人,喧喧嚷嚷,很热闹。 这在地广人稀的阿拉斯加,是不多见的。难怪整日在“人与自然”里游荡的年轻人喜欢在这里小住几日, 从平静的生活中寻找激情。既然是年轻人青睐的地方, 不用说, 你也猜得出这里营地的紧俏度了吧。 无奈, 我们只好开到一二十里之外的营地住下。 所幸, 这个营地跟镇上的相比, 开阔许多, 我们可以一览无余夜晚的星空, 而老板也是相当友善。

阿拉斯加交响曲(五)追赶极光的日子里,准备继续等待极光而晚我们一天离开Fairbanks 的朋友们也赶到了塔尔基特纳小镇。 大家在镇上约了塔尔基特纳河的漂流, 一起下了水。因为这里的景致并不出奇, 人文也相对单薄些, 再加上水域平缓,烈日暴晒,众人不禁有些无聊。所幸, 我们的年轻导游是一对情侣, 时不时搞些怪,活跃活跃气氛, 这两个小时的漂流倒也不那么乏味了。

如果说烈日下的塔尔基特纳河域并未让我惊叹, 但夕阳河畔, 确是让人终生难忘的。从迪纳利一路开过来, 我们多次在路边再见迪纳利雪山的风貌, 但塔尔基特纳夕阳河畔再现的雪山确是妙不可言的。与其说是我惊诧那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美景, 不如说是我无法相信这梦幻般的奇景竟如此真切。朋友说:在迪纳利,大家鼓着劲地希望能有缘看到雪山, 但就那里容颜难现。 倒是出了公园, 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过, 当地人说, 我们是幸运地赶上了好天气。 前几日, 这里一直阴雨连绵, 哪里见得到这样的美景。

当然, 也正是这多日的阴雨, 让所有的人都渴望着阳光明媚的日子, 而夕阳下的河畔边, 更不乏在当地小住的过客们。他(她)们有的在河边自弹自唱,有的在岸边做着瑜伽, 更有的索性躺进吊床里小憩。安逸的人们和夕阳下粉色的雪山,将塔尔基特纳小镇衬托得迷人而温馨。这画一般的场景更是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至今都难以忘怀。

待续...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