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掠影(1)匪兵手札

打印 (被阅读 次)
眼下国泰民安,一派歌舞升平。刀枪生了锈,南山卖马肉。赶上这太平溜溜的日子,哪来的匪兵?还有,匪兵怎么装起斯文,记起手札?
    诸君有所不知,匪兵系朱之谓最近荣膺的又一新职称。对于这个新头衔,若说我蛮喜欢,那叫哄死人不偿命。事实上,我是强行给拉了壮丁。说起来都是泪,前些时搞什么多一些生活,少一点主义的主题活动。闲暇时,到处遛弯,帝王谷、紫藤节、花石行……,一个字:折腾。这还不算,老在微信圈里嘚瑟,秀心情,装品味,落了个闲人+玩人的臭名声。这不,等到人间四月天,我又牵着媳妇,驾着溜溜的云哟,遛回溜溜的故乡。没想到,遛出一个情节:被一枚三次方的老友(老学友×老工友×老驴友)给盯上了。




却说这枚三次方,性别,男;状况,婚。论事业,高大上,这方面我不跟他比,免得伤自尊;家政方面,凄惨戚,基本上被垂了帘。不过还好,摄政的是他家的正宫。这位正宫不简单,这么说吧,娘娘属虎,雷厉风行的性子。她一出手,先把我家媳妇搞掂了。我是明眼人,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把戏。什么把戏呢?她见我俩遛回国,便网罗了一个自驾遛弯团,封我家媳妇当团长,兼书记。说是团长,其实只管记账,倒也是名至实归,书记嘛!记啥好呢?一路上的买路钱、住宿费、就餐买单、游园购票等等,一笔一笔都记下,秋后好算帐。当这团长,原是一件体力活,巴心巴肝。辛苦不说,到头来还被架空了。真正的实权,牢牢地掌控在秘书长的手里。秘书长的人选是谁?
还能是谁?
“本宫放下身段,当一回秘书长。那谁谁,有意见?”那是在问我,我把脸憋得通红,不敢声张。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垂帘听政的秘书长,独自炮制了整个出游的一揽子计划,包括行程路线、遛弯景点、打尖投宿,反正是一手遮天,吃喝拉撒,什么都管。尽管事后证明,所有的安排都很周到得体,却没开听证会。这年头,讲民主,总要搞个过场,总会有人唧唧歪歪,咸吃萝卜淡操心。
      坦率地说,这人事安排上,我是有意见的。一行四人,除了团长、秘书长,剩下的团员都被安排担任匪兵的职务。要说这和谐社会,匪兵也算是溜溜的稀罕物。但是,一碗水要端平不是?秘书长把自家老公评上匪字号甲等兵的职称,简称匪兵甲;却蓄意把我打压成乙等兵,简称匪兵乙。“凭什么?”秘书长和颜悦色地解释,“匪兵乙是从国外遛回来的,不了解民风乡情。况且还是假洋鬼子。”扯吧!这不明摆着,欺负外国人吗?
      闲话休叙,以上作为《徽州掠影》的开场白,交待了此次回国遛弯的时间和人物。至于遛弯的路线和剧情,诸君稍安勿躁,待我得空娓娓道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