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带孩子吧(11)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们老三,正是对一切懂又不懂的年纪,有一次特别感慨地跟我叹气,每次Lina跟爸爸一起玩,Lina都觉得爸爸实在是太可爱了,真的很想跟爸爸结婚啊!

我忍着笑,行,妈妈跟爸爸说一声。

可是妈妈已经跟爸爸结婚了!

是啊,那怎么办呢?

今天Lina在kindergarten跟Jacob跳猫猫舞,Jacob是男,Lina 是女——突然话题拐弯,我早习惯了。

哦,Lina是想跟Jacob结婚吗?

笑,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害羞。我追击,那如果Jacob不想怎么办呢?

那Lina就走好了!——比你妈妈我想的清楚多了,服!

曾经在一个微信群里聊起关于同性婚姻的话题,当时正是美国同婚合法的风波,似乎到处都在谈论。做妈妈的一向有杞人忧天的通病。

哎呀,不好了,如果这样下去影响到孩子的世界观人生观,将来变同性恋怎么办?然后大家纷纷表示或恨或怕。

我自己,倒是很坦然。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同性恋是先天还是后天,如果真的是先天,我是能接受同婚合法的,就象有生理缺陷一样,那些人应该有生存的权利。不过我并不担心我自己的孩子——她们应该没有这个基因嘛!——如果真的有意外,的确先天有缺失,那我更应该能接受。我是孩子的妈妈,如果我不接受她们——我还指望别人接受她们吗?如果是后天的——这倒是让我松一口气,好歹孩子们在18岁成年以前没有这个后天的环境。至于再往后她们自己进入病毒四溢的社会,如果自己本身够健康,就算有小小感冒,也应该会很快痊愈吧。我承认人生从某个角度看又长又悲,随时有火车出轨的可能,人力有限,天命难违——那,今天担心不担心其实意义也不大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自己觉得这句话不是因果关系,是陈述一个状态。解读一下就是,你要不就得为这事担心,要不就得为那事担心,用在带孩子身上,的确再合适不过。就象我们要不担心孩子将来会不会变同性恋,要不焦虑今天为什么眼看又磨蹭着过点了还没上床。

恕我短视一点,我对孩子们,永远是近忧第一。或者,我并不担心她们将来的事。基本上我相信只要她们身体健康,平平安安上学毕业,在这种相对公平的社会机制下,找一份能养得起自己的工作,应该没问题。我知道很多工作的辛苦程度和付出跟它的直接回报——就是金钱啦——并不成正比,那又怎么样呢。我比较相信一点,如果一个人想做大一点的事,名垂千古造福社会,是需要有很多钱的,但是如果只想活得happy,有一份固定收入基本就能保证了。

同孩子爸爸比起来,我是比较没有耐心的那个,吼孩子也是我多。万幸的是,孩子们还是跟我更亲近一点。比如我们三儿这几天,经常说睡着了睡着了突然吱扭一声蹑手蹑脚悄无声无息又咯咯笑着爬到我跟她爸爸的大床中间横着,说只有妈妈领着手才能睡着——她爸爸亲一下都会赶紧用手擦一下被亲过的地方。不知道跟谁学的,最近经常搂着我脖子说,爸爸妈妈in love!弄得我想跟她们爸爸黑脸都不好意思。我想,给孩子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应该更重要吧,起码对于我,是更享受眼前事的。

让上帝管我们的明天好了。

红河入海流 发表评论于
其实每个孩子对世界的认识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会越来越全面。比如说,我儿子初中后立志不要女朋友,将来不结婚生子。开始有些差异,只是淡淡问一句“为什么。”他说因为他崇拜“钢铁侠”。我就不担心了,谁知道日后他又要崇拜什么呢?家长的影响很重要,就像你们做的,让孩子知道父母很恩爱,也很爱他们,就是最好的教育了吧。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有些同性恋是后天因素产生的。一个合乎逻辑的支持事实是,很多人是双性恋,为什么。再一个是过去宗教神职人员,例如和尚,旧式的军队里同性恋要多得多。

如果孩子认为同性结婚是很正常的事,那么模仿是非常可能的。潜移默化有可能改变孩子的潜意识。就如同有些宗教不吃猪肉,有些人食素一样。后来看到猪肉会很恶心,从心理到生理的改变发生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