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一)

打印 (被阅读 次)

成长(一)
 

序言

 

这个暑假过的不太好,原因是乐乐被诊断为抽动症合并多动症。

虽然在此之前已有心理准备,但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还是有些茫然。茫然过后,开始紧锣密鼓地在网上搜寻有关此症的相关信息,起因,表现,治疗……心情也开始随着不同版本的描述而起起落落,忽高忽低。

儿子的表现时常让我摸不着头脑,如果他是个机器人,我一定会怀疑他的电脑程序设制出了问题。 好在他的智力并不异常,那就且把他当成了个有那么一点不同的小孩吧。但怎么不同呢?我将记忆这本书往回翻。他以后又会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清楚:我是陪伴他最多的人,我的心态和行为将影响他的成长,这是一场我们俩个都无法逃避的战争,我们需要在相互鼓励中共同成长。

 

乐乐的幼儿时光

 

乐乐从小就是个淘气的小男孩儿。他除了在一岁半时,被姥姥和姥爷带回北京的大院生活过一个月外,其它时间他都是和我一起在厦门度过。

听姥姥说,在北京生活的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乐乐带给了大院里其他的一些爷爷奶奶许多快乐。淘气顽皮的小男孩儿,对于老人来说是个宝,他们都争着和乐乐逗趣。

等他从北京回来时,我想他不应该再整天介跟着姥姥和姥爷了,他应该要去幼儿园多和一些小朋友接触,也早一点接受些学前教育。于是从2岁开始乐乐被断断续续地送去幼儿园。

从开始送乐乐上幼儿园开始,我就看出他不是个省油的灯。每家幼儿园都是先经过我的考察,随后再带着他来园里玩,等我觉得他已经被游乐场上的小木马,小滑梯吸引住了,就会和老师使个眼色,然后就想悄悄溜走。但乐乐好像长了蜻蜓般的复眼,随时可以观察360度范围内的事情。几次都是当我认为大功告成,可以开溜时,被他从后面哭喊着追上来。可是我还要上班,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总是在幼儿园里陪他玩了一两个小时后,我又不得不把他送回家交给姥姥,姥爷。

好在那时自已开了一家小型的床上用品加工厂,时间可以自已控制。上幼儿园前,乐乐也常常跟着姥姥,姥爷一起到工厂来玩。乐乐喜欢玩工厂里的空线筒;喜欢在化纤棉堆上打滚;喜欢拿着丁子尺跟着裁床师傅来回在裁床两端跑,看着那整卷的布匹被裁刀轻轻一推就断开。他还喜欢站在缝纫工旁边,看着他们像变魔术一样,把一片片的布变成一个袋子,一件衣服。某一天,他觉得他已经把工人们的秘密都彻底搞清楚了,于是趁他们中午回家吃饭时,他拿着一把小剪刀,把二十几台缝纫机上的线全部从顶部剪断。等工人们回来,接通电源,继续他们的工作时,才发现那上下飞转的针头只在布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整齐的针眼。而我却眼见着躲在一根梁柱后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乐乐,小脸蛋上露出得意的窃笑。

不行,还差一两个月乐乐就三周岁了,一定要把他送到幼儿园接受正规教育了。这次,我狠狠心,接受了老师最专业的建议:把孩子交给老师,转身就走,任凭他怎么哭,就是不能回头。

这招看似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可言的方法,其实上是一种对家长的心理测试。有几次我都差点被乐乐那声撕力竭的哭声拉回来,但都被幼儿园老师挡住了。她们严粛地提醒我:孩子是在哭给你听,你如果今天回去了,他以后就没法上幼儿园了,他会天天哭给你看。

于是,乐乐总算在3岁时真正地上了幼儿园。

乐乐的幼儿园的时光

在我的老师老印象中,幼儿园就是不用担心迟到,想几点去就几点去的一个小朋友聚会的地方。每天乐乐都是磨到9点多才去。去了就是吃点心,听老师讲故事,大家一起唱歌。到了11点半就吃午饭,午饭后小朋友们可以睡到3点。

但乐乐从小就不午睡。以前因为玩的太累了,常常是下午45点钟坐在车上把头枕在我的腿上晃着晃着就睡着了。现在二三十个小朋友一个床铺挨着一个床铺在地上排开,乐乐觉得和同学躺在地上的感觉很好,他左边爬爬,右边爬爬,影响别的小朋友也睡不成。老师没办法,只好把乐乐一个人关在隔壁的一间小黑屋里,希望他在没有人的环境下静静睡着。后来发现这种方法也不管用。最后索性拿些玩具任他在小黑屋里自已玩。

下午在<致爱莉丝>的钢琴曲中,那些午睡的同学被叫醒。这时有的孩子喊“老师,帮我系鞋带”,有的喊“不会系扣子”,还有的是把裤子穿反了,引来一阵哄笑……。看着乱哄哄的一片,乐乐总是站在门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冷眼旁观。

起床后,吃完水果,就开始上课了。小朋友们自已搬椅子,然后一排排坐好,听老师唱儿歌,学数数,学认字。不认真听的同学会被吴老师叫到她跟前坐着。乐乐一开始也被叫到吴老师跟前坐,可对于这项特殊的待遇,他只享受了一个星期,原因是后来班里又来了个男孩儿,别看那个孩子年纪小,能量可不小,那个位子后来一直被他占着了。

到了4点半家长们就可以把孩子接走了。乐乐一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放学后在园中和同学一起玩。那个蹦床是小朋友们的最爱。我也喜欢看着乐乐在上面和其它小朋友一样,比着看谁跳得高,心中期待着他将来可以长得高高的,长成个高大帅气的阳光男孩。每次都是在保安叔叔的清场吆喝下,乐乐才和几个小朋友一起走出那扇黑色的铁门。

 

更多文章请登录www.nvzhuren.net  女主人之微记录和微故事

 

家宴 发表评论于
呵呵,我儿子小时候自己说自己多动症。现在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好医生。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没敢说' 的评论 : 是的
魏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ldCar' 的评论 : 谢谢祝福
oldCar 发表评论于
好妈妈。祝福你们。多动症不可怕。希望你儿子越来越进步
没敢说 发表评论于
有你这位慈母的爱,你们一定是苦中有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